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庶可嫡国 > 第五十九章 同情
    丹叶自有一套办法能找到丹宏才,他们常年行走江湖,总有些紧急联络的暗号。

    绍芷秋叮嘱丹叶,先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绍芷秋答应见一见丹宏才,丹叶已经十分高兴了,自然没有异议。

    绍芷秋带着丹叶出了门,让丹叶去找丹宏才,自己则先到茶楼里等候。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丹叶带着丹宏才到了茶楼的雅间。

    丹叶的眼睛红红的,而丹宏才的身上明显带着伤。

    看来他们的仇家并没有放过他们。

    丹宏才见到绍芷秋,连忙行了礼。

    虽然他已经听丹叶说了这位主家的年纪,可亲眼见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在想到自己的生路竟然在一个孩子的手上,丹宏才更觉得不可思议。

    但此时的丹宏才已经无路可走了,跟着他一起逃出来的兄弟和仆从,已经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丹大叔坐下说话吧。”绍芷秋指了指边上的凳子说道。

    “不敢!不敢!”丹宏才见绍芷秋人虽小,气势却不俗,连忙推让道。

    “丹大叔可否与我说说,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丹宏才沉思了一下,一咬牙说道。

    “原本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可是被追杀的这段日子,我们想着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就反身回去追查他们的装备以及习惯,发现……发现追杀我们的,好像是军中之人。”

    “军中?”绍芷秋十分差异。

    “是!”

    “你们到底押的什么镖?怎么会引来军中的人?”

    “是一批兵器!”丹宏才道。

    “我们押的是暗镖,起初我们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刚上路的时候还比较平静,可等走了一半,就开始不停的有势力前来刺探,最后一次派了一队人,拼杀中被砸开一个箱子,才露出了兵器来,都不是寻常人能用的!”

    竟然是兵器!私运兵器那是要掉脑袋的!如今大周歌舞升平,并无大的战事,所有兵器铺都备录在案,民间可以使用的武器有限!特别是军用兵器!那么这些兵器,是给谁预备的呢!

    谁又敢用镖行来走私兵器。。。

    “这批兵器,送到哪了?”绍芷秋忙问。

    “我们只负责在特定的时间送到特定的地点,并没有见到人,也不知道具体送到了哪里,可是我们也留了个心眼,派人暗中跟了几日,确定最后流入了京城没错。”

    兵器。。。私下交易。。。军方。。。

    “我们被迫卷入了这样的事情,确实不幸!如今叶儿能得姑娘庇护,实在感激不尽,我也知道这事干系重大,不敢多求!”

    绍芷秋看了看丹宏才。

    能让军方出手,却还没有将他们收拾掉,那说明这个丹宏才确实有些本事。

    而且他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朝中大员深陷其中!所以不能让他们真的被灭了口。将他们留在手里,说不准将来会派上大用场。

    “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是同情毕竟不能当饭吃。”绍芷秋慢慢的说道。

    “那是自然。”丹宏才连忙说道。

    “那么你说说,如果我将你救了出来,于我,有什么样的好处吗?”

    “若是姑娘真能将我等救出来,那我这条命将来就是姑娘的!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绍芷秋听后不置可否,继续道。

    “你们现在住在何处?”

    “城郊的一处破庙之中。”

    “和你一同逃出来的,还有多少人?”

    “还有十几个人。”

    十几个人,若是自己能救出来,将他们并入到拨乱公子的名下,那就有人和孙旺等人相互制衡制约,而且若真的能将他们背后的事查出来那绝对是件好事!绍芷秋直觉告诉自己这事定与宫中息息相关。

    问题是这么大的事,自己该怎么解决呢?

    绍芷秋问了他们现在的落脚点,丹宏才说万一再被发现可能还会换地方,只不过一定不会离开京城,若是找他就让丹叶去找定能找到。

    没有再说什么,绍芷秋就带着丹叶回了国公府。

    “姑娘。”回了秋院,眼看着绍芷秋就要回了屋子,丹叶略有些迟疑的叫到。

    “嗯?”绍芷秋正在想着该怎么办,被她一叫才回了神儿。

    “我。。。我爹爹他们。。。”丹叶说这眼睛就红了,紧接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求求姑娘救救我爹爹吧!您不知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我赵大叔和段大叔他们都已经伤的就剩一口气了!若是再这么下去恐怕就来不及了!”丹叶一边说一遍眼泪刷刷的就掉了下来。

    “你跟我进屋说。”绍芷秋略微皱眉,环顾了一下,已经有小丫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丹叶见绍芷秋不悦,连忙擦了眼泪站起身,跟着绍芷秋进了屋。

    “你爹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虽说他查到了军中,可是具体是谁,为了什么,我们一无所知,我就是要救,也要将事情了解清楚才好!”

    “是!丹叶明白!丹叶只求姑娘能施以援手,丹叶这条命就是姑娘的!有丹叶在绝不让姑娘死在丹叶前面!”

    “你去吧。让我想想该怎么办。”绍芷秋看着丹叶一步三回头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由心生同情,她们其实都一样,都在为前途未卜的亲人谋求生路。

    这事若是想成,是绝不能绕开国公府的,单说若是丹宏才所言是真的,那这事的背后就不知道牵扯着谁,事关军中,有国公府出面也许事半功倍!

    可这事应该找谁呢?找祖父或是父亲,丹宏才这些人就过了明路,自己原本的打算就不成了,绍芷秋不能让朱真等人同国公府有所牵连,至少在她能控制大局之前不能。

    若是只找大哥,不论事情能不能办成,都不合适,毕竟大哥马上就要大婚了,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找他!

    绍芷秋一阵头疼,想来想去又换了身衣服,偷偷溜出府去。

    绍芷秋没有直接去粮油铺,她先悄悄的去了丹宏才说的落脚点,那是一处荒宅,里面住着很多乞丐,丹宏才等人目前就跟这些乞丐混在一起混淆视听。

    没敢靠的太近,丹宏才一行人十分谨慎,绍芷秋看到一个乞丐打扮的人拿着破碗,趴在那宅院外面,四处张望,明显是在放哨的。

    镖行通着黑白两路,能吃得开这个行当的都是有些本事的,若不是他们这次得罪的是朝堂中人,怕是不会有如此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