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明明如姝 > 第三十七章 松子
    陌上新桑几回青绿,燕子离巢向南。

    三年后秋。

    屏风后传来几声咳嗽,明姝赶紧放下手里的笔。只是放得急,没搁到笔山上,反倒落在才写过的字上了。

    明姝顾不得管,赶紧端了小几上的药汤,“祖母,快把药喝了。”

    老夫人咳得没说不出来话。

    明姝给老人拍了怕背,道:“蜜饯我准备好了,又好几种呢,有甜的有酸的。”

    不过是三年的光阴,老人的头发已经由花白转为全白了。

    “甜津津的,谁爱吃。”

    明姝抿着嘴偷笑,可不就是您爱吃。

    老夫人瞧得见明姝眼里清亮的笑意,有点尴尬地清咳一声,道:“吃颗酸酸的杨梅子吧。”

    人老了,总像个小孩。

    菱花格的红木窗外,大把大把的桐叶打着旋飘下来。

    天气越发的冷了。

    明姝靠在老夫人身边,想了会,才道:“祖母,我打算再开几间米面铺子。”

    老人靠着引枕喝蜂蜜枣花水,听到这里,放下手里的杯子,“你自己都做得了主,不用与我说。”

    明姝就再送过去一颗梅子,嗔道:“那我与谁说去。”哼唧了声,“别人问我我还不说呢。”

    “你开那么多米面铺子做什么?”老夫人觑了眼明姝,其实她不关心这些,年纪大了,就不爱费心思。

    “屯粮。”

    老夫人哼了声,“圣人总不会再发个粮引。”

    明姝笑了笑,一面给老人揉肩膀,一面道:“人人都是要吃饭的,我又亏不着。”

    老夫人没说话。

    明姝也去收拾去了,今日家里有客人。是翰林沈家的人,来和家里三娘子顾明初议亲。

    明姝出了孝,也没多打扮。

    灰蓝色提花长褙子,烟紫色抹胸,底下雪色千褶裙。色调素净,也不戴什么珠宝,只在鸦黑的双髻上插了一对东珠小钗。

    收拾得清爽了,就往园子里去了。

    林氏正在和沈家大太太说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笑得十分热闹,旁边的小娘子们也掩口笑着。

    一见到明姝,林氏就亲热地扯着她给沈家大太太介绍,“这是我家七娘子明姝,可怜年纪小小就没了父母,我养在身边,恨不得花了十二分的疼爱给她呢!”

    沈家大太太也瞧着明姝微笑,道:“是个齐整孩子。”

    “可不是么!我时常想着,是老天爷嫉妒,才令她没了父母!唉……”

    沈家大太太只好劝她,“好在这孩子有你疼呢。”

    林氏又欢欢喜喜笑起来,眼角一睃明姝,目光又回到沈家大太太脸上了。

    明姝走到旁边去了,才松一口气。

    今日的三娘子顾明初十分端庄,只坐在一旁,一面喝茶,一面小声与姊妹们说话。

    看见了明姝,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道:“令令今日很好看。”

    “三姐姐才是真美人。”

    顾明初又忍不住笑了。

    她今日是真的好看。

    穿着朱红色花罗褙心,内里粉色蜀锦长褙子,牙色抹胸,下面纤纤袅袅的雪色银丝皱百迭裙。

    坐在一众小娘子里,别人一眼就能瞧见她。

    林氏不知怎的,又聊到一众女郎身上,道:“我们家的女孩儿,不是我夸,个个都是好看的。”

    沈家大太太朝顾明初看去。

    顾明初有点羞涩,垂着眼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可没留心之下,茶杯只搁在了桌沿上,啪地落下来。

    她身子挡着,沈家大太太看不见是怎么回事。

    但无论如何不能在沈家人面前失礼。

    顾明初下意识冲着别人叫道:“谁扫落了杯子!”

    没有人留意一个茶杯,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扫落的。

    顾明初雪白的裙被茶水染得斑驳,十分难看。她看着自己的裙摆,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火。

    “谁扫落的茶杯?”她压着火气,语调又温柔又委屈道:“我的裙子都弄脏了。”

    自然没有人扫落杯子,也没人道歉。

    顾明初只好瘪瘪嘴,继续又温柔又委屈,“算了,四娘,陪我去换裙子。”

    四娘子顾明月眉眼温顺地走过来,扶起了顾明初。但是她咬咬唇,面色犹豫。

    “三……三姐,好像是七娘扫落的。”

    顾明初有一瞬间没说话。

    明姝下意识的,猛地抬起脸来,看向顾明月。而顾明月瑟缩了一下,压着脖子,退到顾明初身后去了。

    “四姐怎么看到的?”明姝笑了。

    气的。

    顾明月涨红着脸说不出来话。

    “别争了。”顾明初冷着一张明艳的脸,看向明姝,“七娘,有错便认。只是姊妹之间,不许为这点小事争执。”

    明姝想闭嘴,但是闭不了。

    她看向沈家大太太,笑盈盈道:“伯母,您坐在这,看我做什么看得清清楚楚的。我看见那杯子自己跌下去,您大约也看到,我正在剥松子罢?”

    这都要客人来作证了,顾明初被明姝气得脸都红了。

    虽说沈家大太太只说来探望林氏,可谁不知道,这就是来相看顾明初的。

    沈氏觉得这小姑娘性子鲁直得坦然,有点好玩。何况也不能不给面子,就笑道:“我就想着这小娘子倒是爱吃,一径儿专心剥松子榛子呢。”

    站在明姝身后的小姑娘们都忍不住偷笑。

    得了,令令爱吃的名头,往后还得从府里传到外头去了。

    明姝也弯着眉眼笑,“那我和三姐姐去换裙子了,伯母多玩会。”

    顾明初端庄地领着明姝往外走,走前不忘拉了一把顾明月,于是三人赶紧离开了。

    到底是小姑娘,脸皮薄。

    顾明初已经要被气死了,偏生刚刚还得憋着,看明姝三两下把自己剥干净了。

    “你不用跟我去了。”顾明初冷冷对明姝道。

    “哦,好。”她巴不得呢。

    顾明初一声冷哼,“你今日尖牙利嘴的,倒是推得干净,倒是我们没事找事了!”

    明姝垂着眼剥松子,杯子是她自己弄掉的,看得清楚明白。

    “总不能由着四姐姐诬赖吧。”明姝也勾了唇冷笑,瞧向顾明初,“三姐,杯子是怎么掉的,你不清楚?”

    “你!”

    明姝唇边的笑意淡下去,“若是没有人诬赖我,我今日也断然不会下三姐的面子。一家姊妹亲亲热热的,我不会欢喜?”

    顾明初的气也顺下去些,一时没说话,只是看向了四娘子顾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