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明明如姝 > 第一百零一章
    暂时不要订阅哈(订阅了其实也没事)。

    ……

    又见林氏只知道照顾嫡女,对这个小庶女半点不管,一见面甚至是横眉竖目的。

    何况两个庶女都是绵软性子,就知道林氏平日没少欺压庶女。便取下腕间的水种翡翠镯子,给顾明鸢套上了,“回家好生养着。”

    也算是给她撑撑腰。

    既然给了顾明鸢,那边的顾明初自然不能薄了,这镯子是一对儿的,又把另一只给了顾明初。

    明姝和顾明月也得了只镶东陵玉的福字如意簪,又彼此说了好一番,这才作罢。

    ……

    雁门关和京都不一样,这里极目远望,四野一片苍茫荒凉。细雪像是青盐似的飘飘泄下来,衬得天色也是一派阴沉。

    顾华礼和林家眠立在楼上往下望,无家可归的乞丐缩在街角,疮疤似的瘫在城里。

    往西极目望去,哪里是连绵的灰白色,那是安置被隔离起来的病患的棚子,吵吵嚷嚷里透出种沉沉死气。

    林家眠瘦了很多,在细雪里眉眼都坚毅起来,“你真不打算焚烧了这么多人?”

    棚子里一个接一个木板床,躺着不断呻吟的病患。大多浑身生满疮疤,脓水流得到处都是,像是虫子似的扭动哭喊。

    一里外都能闻见极其浓烈的恶臭,能见到不断翻滚的人,能听到大嚷想死的声音。

    ——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

    林家眠晓得那是活生生的人,却不想看到这些多半无法活下来的人,把另一些活得好好的人拖进地狱。

    甚至是,拖得雁门破,再拖得长安破,大齐破。

    顾华礼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

    ……

    明姝是从噩梦里醒过来的,守夜的丫鬟睡熟了,她就自己慢慢坐起来,目光落到阶前如霜月光上。

    她想起了那场瘟疫。

    上辈子祖母还在时,她就过得不太好,因为自己太没气势了些。姊妹们便开始轻视她,连带着下人也敷衍她。

    有回出门,有几个浑身流脓的人不管不管地爬过来。红蓼被撞开了,其余人便退避三舍,明姝的裙子被那人抓住了。

    她当时吓得头皮都发麻了!

    那人甚至连一块好皮都没有,脸烂光了,脓血与烂肉里露出一点发黄的眼珠,呼吸时呼哧地吸进吸出烂肉,根本没了个人样。

    明姝见不得当时是不是吓哭了,总归整个人精神都恍惚了。

    耳边忽然扬起一声马嘶,马鞭猛地朝她卷来,带起一阵有血腥味儿的厉风。

    前一刻还抓着她裙摆的人,身子就像是破纸片似的,被马鞭抽得飞出去,在平西侯府门前的青砖地上拖出一道长长血迹。

    那人翻身下马,少年人眉眼冷峻淡漠,随手丢开还带着血迹的马鞭,抽出腰间长剑,漫不经心又干脆利落地刺下去。

    明姝记得有滴血溅到了自己脸颊上。

    她在梦里朝那淡漠的人看过去,模糊的眉眼忽然清晰起来了。那人不是顾华礼还能是谁?

    那是上辈子,他被举荐之后即授了官职,在西北稳住了瘟疫,又屡出奇策打得匈奴人苦不堪言。

    少年人得以扬名四海,洗刷掉之前无用庶子的名声,成了人人不敢直视的大将军。

    不光怕他神色寡淡,还怕他毫不犹豫,一把火烧了三千疫患的冷血。

    杀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谁不为他的冷血感到害怕和恶心?

    明姝那时候也怕,偏她的脚像是被钉子钉住了,只能战战兢兢地瞧着自己这个不熟的庶兄。

    大概是她的神情太惨不忍睹,他冰冷的神情半点不变,目不斜视地掏出帕子,将剑上血迹擦净了,这才丢下帕子,抬步往门里而去。

    那帕子落到明姝刚被抓过的裙角前。

    明姝鼓起勇气,“多谢兄长。”

    他的步子一顿,神色讥诮地看她,好半天都没说话。他的目光极沉极冷,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年人能有的。

    明姝觉得这样的眼神叫人几乎崩溃,艰难地移开目光,轻声道:“我……我回头亲自给兄长送谢礼。”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嗤地一声冷笑出来,干脆利落地转身往里走,“不必了。”

    明姝觉得自己难堪极了,沉默站了会,还是红蓼气得把那些人骂了顿,又陪着明姝回去换了衣裳。

    却没再出门了。

    明姝到没敢亲自去给顾华礼送谢礼,只吩咐院里的小丫鬟送去一坛子亲自做得蜜渍梅花。

    后来又过了好久,明姝在顾明初房间里瞧见了装蜜渍梅花的白瓷坛,想想也知道是小丫鬟拿去巴结人了,辗转到了顾明初那。

    那回是顾华礼从去西北后第一次回来,没有人敢和他说话,倒是有不少人私底下议论他。

    明姝也不记得顾华礼是什么时候走的,只晓得那以后,顾华礼再也没进过顾家大门。

    他在仕途上越发得意,在大齐的名声越来越盛。其实和她没关系,她也不曾留意。

    直到有回和沐清晚去京郊游玩,不慎遇见了官兵焚烧疫患。

    那些平日里见了他们点头哈腰的官兵,在一群病患面前腰板挺直,拿着刀枪剑戟,一言不快便拿着武器殴打人。

    更多的人往疫患居住的茅草棚子上倒油,整桶整桶的泼了好多人一身。无数的病患爬着往门口涌,像是争先恐后求生的蛆虫,满身恶臭也不肯放弃挣扎。

    明姝看得脊背发凉,浑身像是被一千只虫子啃噬,麻得她想吐。

    所有官兵一齐拿了火把,远远地丢到茅草棚顶上。大火呲啦一声长起数丈高,眨眼吞噬一片场地。

    不少人身上的油开始起火,甚至发出吱吱的声响,烧焦的肉味儿和油味儿弥散开。

    明姝抓着被子,猛地掀开被子,赤脚跑到铜盂前呕酸水。呕了好久,明姝逼着自己不去回忆那些,才慢慢好了些。

    她给自己倒了被冷茶,漱了口才坐直了身子。

    见惯了这辈子对她和熙的顾华礼,她像是忘记了这个人曾做过什么。如今猛然想起来,说不出来的不适和茫然。

    这辈子顾华礼没有领职,想必是以幕僚之类的身份干涉此事。那,他还会做出那样那样冷血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