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池娇令 > 第八十章 替身
    这个柒一直都是神出鬼没的,始终都没有跟顾焉两个人正面交战。

    导致顾焉就是想要知道是谁,都没有这个机会。

    “不露面?但是我记得之前跟那个人交战过的都是说她是一个领兵冲在前头打冲锋的人!”

    自从觉得这个柒可能是自己的楚慕的时候,楚赢就跟所有自己认识的人打听过她的作战的方式,一直都是正面冲突的人,怎么这一会换战术了。

    而这边大羽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出兵的根本不是之前的柒。

    柒早就已经逃走了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慕言,你真的不回安楚要跟我在大羽的郊区里玩?”

    此时穿着一身农户的装扮,手里正捧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的阿散与喜笑颜开的问着。

    而楚慕穿着一身女子的便装,手里拿着刀,一刀砍在了刚刚那阿散与抓住的鱼身上。

    一脸淡定的说到:“不然我还要回去,让他们指挥我打哪里?我就去哪里,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鱼杀了之后怎么做!”

    “我们烤鱼吧!你处理好,我再弄几条,我们多吃点!”

    这阿散与原本早就已经到了要回到这个西域的时间,可是他目前为止就进宫过一次,看过他亲生父亲一次,他觉得有些遗憾,所以就算是西域的信件送来了许多次,他也就看了一眼。

    再加上前两天的楚慕突然到访,他就更加不想要回到西域去了。

    他想着笑着抓起来一条鱼,然后想也没想的就往楚慕那边一丢,楚慕正在切鱼没看,正好砸在了她的脸上!

    她突然之间暴怒,举起自己手里的刀对着他比划了一下。

    而此时的两个人因为身在大羽的郊区完全都不知道这一次战争的事情。

    楚慕离开安楚之后,更是一次都没有打听过安楚的消息,她只是想要多一个清净罢了。

    可那边的安楚虽然是发现楚慕已经不见了,但是依旧用她的名义发起了这一次的出征。

    因为很多战士都是因为柒这个名号才来加入安楚的部队,就连这北漠都是因为听见这一次主要负责出征的将军,才毫不犹豫的参与。

    所以,此时的独一浪干脆就直接找了一个从外表看上去跟楚慕有几分相似的人穿着楚慕的盔甲去作战。

    的确在北漠那群骁勇善战的勇士的配合下,这一次攻打的格外顺利,安楚已经占领了几块肥沃的土地。

    看见这样的结果更加助长了独一浪想要建功立业的想法。

    所以,他已经瞄准了大羽甚至想要通过这一次攻打下来大羽,毕竟他们的战神此刻被女儿的失踪弄的肯定没有心情,和大羽最近的事情层次不穷,这个时候突击进去是最好不过的。

    他甚至早就已经预定好了一桌酒席,庆祝自己这一次的胜利。

    “国师,现在我们退兵,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进攻?”

    说着独一浪看了一下外面的时辰,然后想了想说到:“再有两个时辰的样子,我们就攻进去,到时候大羽就是我们的!”

    而此时他旁边坐着的一个文官却稍微有些担心,毕竟这一次带兵的人并不是当时的柒,现在是能够撑一会,由这个独一浪负责。

    但是,独一浪要是真的有柒的能力,安楚早就已经攻打出去了,所以导致了这个文臣心里稍微有一点的担心。

    可看见此时的独一浪激动的样子,自己也不敢直接说出来。

    只能在一旁瑟瑟发抖,而跟他一样发抖的就是此时扮演这个柒的那个男子。

    他其实根本就不会领兵作战,其实就是一个在街边卖猪肉的一个普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猪肉砍的太好,竟然被独一浪抓到了这个战场来打仗了!

    前两场的时候他带着面具都快在面具里面哭出声音来,又怕自己分神然后就死在了战场。

    只能够硬生生的去抗,现在这么冷静下来之后,就是真的很恐怖了!

    他总是能够想到,自己的脸上呼啸而过的刀剑还有那肆意的鲜血到脸上的感觉。

    “那个……国师大人我……”

    他磕磕巴巴的想表达自己已经不敢去了,可是独一浪却突然丢过来了一个眼神,让人看上去觉得心惊胆战,跟刚刚那个战场的血雨腥风简直不相上下!

    刚刚想要说出去的话,却生生的憋住了。

    眼睛里的泪水都已经挤满了,看着时辰一点一点的过去,他浑身越来越紧张。

    那沙漏里面的沙子走到快要到这两个时辰的时候,他突然之前就晕倒在了地上。

    “来人,快来人!”

    独一**着军医,主要是这个人实在是晕倒的太突然了,他也没有反应过来,军医来了之后简单的诊治了一下说到:“他这个是吓得!”

    说完之后,军医对着身后喊了一声逍遥,然后没有人回应,才突然想起来逍遥已经被那个柒带走了!

    失落的同时对着独一浪说到:“国师可能还需要等一下,这人一是惊吓过度,二是有一些疾病,所以现在一时半刻清醒不了!”

    “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将他给我弄醒了,打仗的时候那里还有时间等着他去苏醒的这个事情!”

    军医也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无奈的说到:“那微臣也只能够稍微的尝试一下!”

    半个时辰之后那个人虽然是醒来了,但是也是及其的抗拒,最后是被独一浪拉上的马。

    同时跟着他一起出征的是第一次出征的北漠的小皇子耶律安,他虽然是第一次出征但是确实北漠最为杰出的一个皇子。

    所以这一次才会被派出来。

    “这位将军怎么了?难不成还是害怕了不成?”

    这耶律安一看见此时扮演这个柒的人一出来就浑身发抖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点的可笑,不是听说这个柒是一个骁勇善战的人吗?

    就这么一个战争就吓成了这个样子了?

    他不能理解的同时,还有一点觉得可笑。

    “没事,是将军最近作战的时间实在是过长,所以身体有一些的受不了。”

    说完之后独一浪假装没事的笑了笑,其实自己的心里还是很担心,毕竟要是这人被揭穿出来这一次就是丧失了民心了。

    他想着的同时突然想到了自己不是在大羽还有一个同盟吗?自从上一次两个人合作了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谈过这个事情了。

    想着他就让自己的手下给顾及送去了一封信,内容没有人知道,但是独一浪却坚信,只要是顾及看见了自己的这一封信,就肯定会按照自己的方向去做。

    到时候大羽必然是自己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