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妖女乱国 > 一百六十二、知心小哥哥(强推求收,双更求票)
    替邀雨把了脉,见她果然只是有些低热。赢风暗自松了口气。

    “药呢?”赢风理所当然,又极其自然地问棠溪。

    棠溪不自觉地就把赢风当主子一样答道,“药?御医在看着熬。婢子这就去看看。”

    赢风点头,“一熬好就端过来。我要为你家仙姬调息。你们且都退出去吧。”

    拓跋焘一皱眉,他倒不知道,这赢风什么时候成了邀雨营帐里的主子。能对下人呼来喝去,对他堂堂魏皇也能颐指气使了。他更不可能留赢风同邀雨单独相处,特别还是在邀雨生病的时候。

    于是拓跋焘索性一屁股坐下来,“朕还是留下来,看着仙姬喝了药再走。”

    嬴风一脸无所谓,“陛下心里清楚,仙姬若是一直病着,您那八万大军就要原地不动地等柔然人跑进草原深处了。”

    拓跋焘恶狠狠地瞪了嬴风一眼,最终顶不住大军延误开拔的风险,怒气冲冲地甩袖而走。出了营门还能听到他吩咐外面的守卫,“看严了,任何闲杂人等都不准入内。若是走漏了消息,你们都提头来见。”

    拓跋焘都走了,其他人自是不敢多留,纷纷退出营帐。

    嬴风却没急着给邀雨调息,反倒是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邀雨脚边的床柱上。

    “你就那么想嫁他?”

    两人沉默着坐了许久,嬴风才突兀地开口问了一句。邀雨原本一直盯着帐篷顶发呆的眼神缓缓转向嬴风。

    又是许久的安静,邀雨才吐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邀雨是真的不知道。或者说她是真的没想过。正如同没想过子墨有一日会离开她,她同样也没想过子墨会成为自己的良人。

    嬴风原本悬着的心倏地落了地,人切实地松了口气。结果他没屏住,这口气松得竟发出了声音。

    邀雨蹙眉,疑惑地看向嬴风。

    嬴风忙讪笑着鬼扯道,“他虽然脾气差了些,好歹也是我同门的师弟。你今日若真是要强拧着他跟你结亲,我倒不知该偏帮你们谁了。”

    邀雨轻哼,“我竟不知道你们两个何时关系变得如此好了?之前还把对方揍得姹紫嫣红的。”

    嬴风尴尬地笑道,“你难不成没听过,男人的情谊都是靠打出来的?不打不成兄弟。”

    邀雨明知道嬴风夸大其词,却还忍不住问他,“那你可知道,子墨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嬴风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他知道啊。除了檀邀雨和子墨这两个当事人看不清,怕是很多人都知道。不过他嬴风可没大度到帮着子墨来捅破这层窗户纸,只好又厚着脸皮辩解,“其实我们俩也没好到那个地步……”

    邀雨闻言,又转过脸望向帐篷顶,喃喃道,“我还以为你们同是男子,能多少懂得一些呢……我如今,是真的不知道该问谁好了……”

    邀雨想过去问娇娘,可娇娘如今人都不知所踪。她也想过写信给母亲,可这信势必要经过秦狐狸的手。若是被秦狐狸看笑话,邀雨宁可不问。

    想了一圈也没有合适的人,邀雨的拧劲儿就上来了。索性想自己想明白。可这事儿已经进了死胡同,她越想脑子越是一团浆糊。

    嬴风探过身,脸上挂着些嘲弄的笑道,“因为无人可问,所以你就半夜出去吹冷风?”

    方才一探上邀雨的脉,就感觉到了寒气。略微猜测,就知道这丫头定是夜里又偷跑出了营帐。

    邀雨叹了口气,认真道,“我爹以前骂二哥,都是说‘你滚出去吹吹风,醒醒脑子’。谁曾想我竟越吹脑子越混沌。”

    嬴风被她逗得“噗呲”乐出了声儿。索性换了个方向,大大咧咧地在邀雨身边躺下,一只手撑着脑袋,仔细看邀雨的脸道,“这么看着明明是个挺精明的丫头,怎么傻起来能冒烟儿呢?”

    邀雨怒视嬴风,“你说谁!你才傻得冒烟儿呢!我……诶?我怎么在冒烟儿?”一低头,见嬴风另一只手正搭在自己脉上传真气给她,帮她驱寒,邀雨气得一甩手,“你走开!我不用你帮我!”

    嬴风索性一抬手,任邀雨把胳膊抽回去,又用被子把自己的全身盖了个严严实实。他看着如同一只胖蚕蛹的邀雨笑道,“你若是愿意,就跟我说说。我帮你参谋参谋。”

    邀雨满脸嫌弃,“就你?大嘴巴一个。告诉你跟告诉所有人还有什么不同!”

    赢风立刻满脸委屈,“我可是屈打成招的。你不让我伤了子墨,我就听话地任他拿真气冲我的死穴。你知道我是最怕疼得了,实在是扛不住了,才告诉他的。”

    邀雨气哼哼道,“巧舌如簧,自以为是。”

    嬴风理所当然地自夸,“什么叫自以为是啊?别的不说,至少师兄我找情报的功力可是无人能及。不说别的,至少我知道子墨现在何处。”

    “他在哪?”邀雨腾地从榻上坐起身,引得自己又一阵头晕。

    嬴风心里有些醋意,却也知道自己如今的那点儿单相思,跟子墨和邀雨的羁绊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他扶着邀雨又躺回去,安抚她道,“你吹一晚的风,他自然是在暗中守着你也吹一晚的风。他情绪有些不稳定,跟你一样也有些发热,我点了他的睡穴,让祝融守着他呢。”

    邀雨揉了揉又晕又疼的脑袋,询问道,“他可看了大夫了?”

    嬴风懒懒答,“就他那点儿低热,药要是喝晚点烧都退了。他好歹是个男子,又不像你这体质,药石无用的。”

    其实邀雨,子墨,嬴风三人都清楚。这不过是心病。

    嬴风见邀雨知道子墨的去向后依旧沉默,便打算将心比心地先跟她说点儿自己的事儿。好让邀雨能没有顾忌地同他袒露心声。

    “其实我从小就被我师傅抓去学各种乱七八糟的功夫。我本来还有好几个族兄弟,都跟我差不多大。可自打师傅挑中了我,那几个兄弟就不知道被族人打发到何处去了。我至今都没再见过。”

    嬴风干脆跟邀雨头并头地躺了下来,接着道,“看你还有家人护着,我就觉得不公平。都是同一个门派的,怎么规矩就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