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榴花晚照又一春 > 第201章 圈子
    为了这么几个人浪费自己读书的时间,虞琬宁觉得实在是太不值得。

    出了书舍,便见季安辰在外头探头探脑的,于是有些好笑地道:“你这是做什么?堂堂皇子,让人瞧着倒像是个做贼的。”

    “阿宁你可真厉害。”

    季安辰笑嘻嘻地冲虞琬宁竖了一下大拇指道:“淮安王叔家的那个新月郡主,我听有人提起过,最是骄纵厉害的,你倒是半点面子也不给她。”

    “我为何非得要给她面子?”

    虞琬宁瞥了季安辰一眼道:“她若不好生读书,下次考试不合格,被退出去的是她又不是我,她若课业好,得了学问也不会给我分成,所以她要如何,与我何干?”

    “说的也是。”

    季安辰笑着,与虞琬宁一起往书房走。

    瞧瞧,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子,不谄媚高位者,不轻贱贫寒者,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

    “今日师父可不在府中,你来了也没人指点你课业。”

    虞琬宁含笑看着季安辰问道。

    “到门口时听外头的侍卫说了,不过想着既然来了,进来见见你也好。”

    季安辰从身后的小内侍手里接过一个孤本书,递给虞琬宁道:“这是前番你与叶家小姐念叨的孤本,我到宫里的藏找了好些日子方才找着的,你知道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便赶紧看完了,我好悄悄放回去,否则被发现了免不了要训斥的。”

    “知道了,我必定尽快还你。”

    听季安辰这样说,虞琬宁又有些心疼了,好歹一个皇子,在宫里的藏拿一本书,却也是如此小心翼翼的。

    于是便又教她道:“若是提前被发现了,你就推给师父便是,只说是师父要看,你帮师父拿了来,这样的事,师父必定会为你打掩护,宫里那起子人,又有哪个敢当真跑来质问师父的。”

    “这倒是个好法子。”

    季安辰一听,便笑起来道:“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虞琬宁笑了笑,她知道,其实不是季安辰没想到,他只是原本就是这样一个明朗正直的人罢了。

    当然,这是虞琬宁上一世对季安辰的印象,到了这一世,想着他毕竟年纪还不大,应该是比上一世更加心思恪纯些罢。

    见虞琬宁去了那么久,这会子一看见她从门口进来,叶心梅便不由地出言埋怨道:“阿宁你怎么回事,只是替公主殿下去帮学妹们布置个课业而已,怎的竟也用了那么久?”

    说罢,她方才看见虞琬宁身后跟着的季安辰,忙站起来微微福了一福道:“见过五皇子殿下。”

    “心梅小姐不必客气。”

    季安辰忙摆了摆手道:“咱们在我姑母这里认识这样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姑母的规矩,在府中只论同窗不论尊卑的,今日也就是姑母不在,下次姑母在时,若你还这样,免不得姑母又要说我了。”

    “殿下客气了。”

    叶心梅抿唇笑了一下,便坐下来继续写她写了一半的策论。

    “梅姐姐你看。”

    虞琬宁将季安辰替她找出来的书在叶心梅面前晃了一下道:“瞧瞧,这是上次咱俩说的那本书,因是孤本,在外头找不到,五殿下替咱们从宫里拿出来了呢。”

    “呀,真的么?”

    叶心梅惊喜地将书拿过来翻看着,却也不忘向季安辰道谢。

    “道谢的话便不必说了。”

    季安辰略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道:“只是这样的事,还请不要传到外面去,免得惹来些麻烦。”

    “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请殿下放心。”

    叶心梅当然知道季安辰在宫里的处置尴尬,于是便急忙保证了一句。

    虞琬宁看着季安辰笑道:“你放心罢,梅姐姐最是口风紧的一个人,她说不会说出去,便绝对不会说出去,我替她打保票。”

    叶心梅将书拿在手里翻了几页,又有些恋恋不舍地交还到虞琬宁手里道:“阿宁你看书比我快,还是你先看罢。”

    “梅姐姐不急。”

    虞琬宁坐下,边研磨边道:“这书五殿下还要急着放回去的,待我读完了,我默写一份出来给你。”

    “那便是最好了。”

    叶心梅高兴地答道。

    看着眼前虞琬宁那干净温暖的笑意,季安辰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神儿。

    季书瑜回府后,先进了书房来看虞琬宁和叶心梅的课业,不出所料都完成的很好,见季安辰在,便嘱咐了一句今日晚些回去,随她在府里一同用晚膳。

    然后便去了隔壁的浣玉书舍,检查众少女的课业了。

    从课来中来看,前番入学考试中的成绩排名,还是十分合适的,毕竟付出几分努力,才会有几分收获嘛。

    课业完成的最好的自然还是韩玉蓉,季新月次之,其余人等皆中规中矩,虽不如何出彩,便也都没什么错处。

    唯最后看到许慧如的课业时,季书瑜眉头紧皱了一下。

    之前虞琬宁将课业题目发给大家时,并没有再理会许慧如,所以待虞琬宁离开书舍后,许慧如杵在那里良久,原本是拉不下面子去捡地上的纸的,但看着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地完成自己的课业,自己这样耗着也不是个事儿。

    而且她知道季书瑜回府后是要检查课业的,自己若是当真交个白卷上去,那恐怕不必等年考,就得直接被季书瑜赶回家去。

    虽然她自己对于女子读书并不十分热衷和看重,但她知道家里费尽心思将她送进福安长公主府,是为了与季书瑜拉近关系,倘若这样被赶回去,自己丢了天大的脸面不说,只怕是还要矣家里人的训斥,到时候只怕是要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对自己将来的前程十分不利。

    所以她扭捏许久,又看了乔鹤媛好几次,希望她能再传一次题目给她。

    乔鹤媛自然也感觉到了许慧希冀的目光,虽然之前碰了钉子,被许慧如削了面子,但她想着家里送她入福安长公主府读书,就是希望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让家里能够有机会融入权贵圈子,不再永远只富不贵,受人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