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小说 > 景星凤凰之应是故人归 > 第二百四十章全文阅读

凤月明伸手搂住了凤云开的腰,将脸埋在了他的怀中,心中不知怎的就升起了几分委屈,眼泪就流了出来。

时霖初是唯一听清凤月明说了什么的人,即便他听不清,面前这人他也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凤云开将凤月明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对时霖初露出了一个浅笑。

时霖初扯了扯嘴角,视线不知怎的就落在了被凤月明扔在地上的灯笼上,里面的烛火已经点燃了纸质的灯笼,双飞的比翼鸟消失在了火焰中。

其他人或远或近地站着,有惊讶的,有疑惑的,还有看好戏的,神情不一而足。

凤月明的在凤云开的怀里哭了一会儿,才止住了眼泪,但是却没有抬起头来,而是蹭了蹭,她也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应是狼狈难看的,不好意思抬起头。

凤云开哪能不知道凤月明的小心思,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抬起头来让哥哥看看。”

凤月明听了凤云开的话,乖乖地抬起了头,眼睛晶亮地看着凤云开,眼神中满是信任,看着凤云开的眼睛,确定了哥哥是真的来了,笑了起来,“哥哥……”

甜甜糯糯的声音,在这一年的时间中,时霖初也没见过两次,看凤月明全然不设防的样子,心中一时说不上的五味陈杂,往前走了两步。

“我这次来是给殿下送药的。”凤云开先开了口。

时霖初的脚步一顿,明白了凤云开的意思,他这次来是隐瞒身份的,也不希望其他人发现自己的身份,“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

“殿下出来的时间太长了,陛下很是担心,才将我派过来的。”凤云开说着,又摸了摸凤月明的头。

凤月明抬头望着凤云开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开心。

“殿下,先回去吧。”时霖初话是这么说,但是看的却是凤云开。

“嗯,赶紧回去了。”凤月明就算是开心,也是将凤云开的话听了进去的,只是一时想不出该怎么称呼。

-------------------------------------

凤云开自然是不能跟凤月明到后院去的,凤月明回后院时那依依不舍的样子几乎所有人都看在了眼中,风屹看时霖初的视线都奇怪了几分。

在场谁人不知凤月明乃是时霖初的未婚妻,而这婚约还是皇帝定下的,若是一般人家还好,给康王府这么一个心有所属的公主,这是要翻脸的意思?

风屹不知道凤云开的身份,想得多,而李景和也不例外,他只是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就带着妹妹们出了门,这皇家的秘闻哪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而且这事儿牵扯的可是皇家和康王府,真的是诛了他家九族都不冤。

李景和对时霖初草草地行了个礼,转身就去了知府的书房,这事儿他可不敢瞒着。

风屹也对时霖初行了个礼,深深地看了一眼凤云开,也回了自己的院落。

时霖初就算是一开始没想明白,现在也清楚了,这些人离开时候那奇怪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本来心里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扫而空,无语的看着凤云开,只是这里又不是说话的地方,只是摇了摇头,“黎光,去请渡洲大夫来我这里。”

“是。”黎光自然是认识凤云开的,不着痕迹地对凤云开低头行了礼,转身去找渡洲了。

“先回院里吧。”时霖初轻叹了一声,现在回来了,脑子才转了过来,凤云开突然出现在这里未免有些奇怪了。

“嗯。”凤云开应了一声,视线才从后院的门移了开来。

-------------------------------------

时霖初给凤云开倒了一杯茶,坐在了他的对面,“说吧,你怎么来了。”

凤云开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轻叹了一口气,“我这也是无奈之举,京中最近出了不少事情,皇子中有人与江湖勾结,我在京中的时候都差点遇刺。”

“怎么会这样?”时霖初听着凤云开的话,皱起了眉,这皇子与江湖勾结他不奇怪,但是敢在京中行刺凤云开,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了。

“功夫底子看起来像是江湖中的,只是身手又与暗卫有些相似。”凤云开在京中也不是没查这事儿,只是几次都是查到了线索,不等深挖就断了,几次下来他便放弃了,“这次出来也是想看看我身边是不是出了内鬼。”

“你这么大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那人怎么会想不到你离开京城了。”时霖初直言不讳道,他们二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你离开京城太危险了。”

“唐统领也在赶过来的路上。”凤云开笑着说道,“这事儿就别跟月明说了,省得她担心。”

“你就祈祷自己身边没有内鬼吧。”时霖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好不容易离京了,不趁现在搞死你,还等你完好无损地回京吗?”

“我这一路没有刺杀。”凤云开的语气很是轻松,“想来我身边应该是没有内鬼。”

“若是想要将你和呦呦一网打尽呢?”时霖初又翻了个白眼,语气听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只是说完了,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脸色一变。

凤云开的脸色也变了,显然也是与时霖初想到了一起,“若是一开始的打算就是我与你……”

凤月明与时霖初这次的行踪不算隐秘,但他们也认为自己不值得京中那人安排刺客,但若是凤云开与他们一起就不一样了,凤云开就不说了,凤月明或者时霖初有一个出事的,可能就会成为皇帝与康王心中的那根刺。

“应该不至于啊……”凤云开脸色难看,这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看着时霖初一咬牙站起身,“我现在就离开。”

“你现在离开估计对方会马上动手。”时霖初站起身按住凤云开的肩膀,“你身边除了侍卫以外,还有暗卫,我们两人也带了不少,我们三个在一起可能更安全。”

凤云开也知道时霖初说的没错,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他也是关心则乱,凤月明若是因为他出了什么事……

“你们……”渡洲一进来就见两人神情凝重的样子,笑容僵在了脸上,“怎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