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宰执天下 > 宰执天下 第四卷 六|四之卷——南国金鼓 第181章 变迁(八)
    榴弹炮。雅文﹎8 ﹏ w·w·w`.-y=a·w-e=n·8`.-c-o·m虎蹲炮。

    至今为止,依然是神机营中最为常见的火炮。

    其中虎蹲炮近似于大型火枪,更多的是跟随步军阵列左右。而归属指挥使直接调用的火炮,则基本上都是在百姓心目中,市面上的各种画册中,都已经成为火炮形象代表的三零榴弹炮。

    而山丘之下的稍远处,正在不断喷吐着硝烟、火焰和炮弹的子母快炮,则是为数寥寥。会出现在演习场上,自然是有些人玩弄的小狡狯。

    从都堂下达决议,到演习开始筹备,再选调演习队伍,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扣除公文流转以及参战双方赶赴出发地的时间,其实留给红蓝两军用来进行针对性训练和准备的日子,就只有十一二天。

    实兵演习不是实弹演习,枪炮里面都没有装入正规弹药。火炮只有药包,火枪也同样只有药包。只看两边谁能够更快更好的完成演习科目,导演部就会给予相应的分数。但胜利同样是参演双方都在追求的。这么短的时间,让战斗力上一个大台阶并不现实,玩弄一些小手段就是很常见的一件事了。

    说实话,原本的计划除了对军制改革进行探索之外,将河北调回的指挥和即将奔赴河北的部队,分成两军进行对战,其实也是准备顺便让即将开拔的队伍多一点经验,同时也压一压他们争强好胜的心,让经验丰富的百战精锐告诉他们,即将面临的敌人不会跳到炮口前自动变成战功。

    自然,这一切必须是自河北回京的一方,也就是打着蓝旗的一方获胜。

    一般而言,半年充分的实战经验,足以抵得上十年苦训。而且回京的一方,本也是神机营中的精锐,相比起他们,红方的水平就要弱上一些了。加上导演部内部,同样秉承了都堂之意,会偏袒一下蓝方。正常的情况下,蓝方自然不会输。

    谁想到红方拖来了子母快炮,一顿快炮,蓝方用以遮断敌军的骑兵暴露在炮火中,导演部即使要偏袒,也没脸明着判蓝方的骑兵能够在挨了一顿炮火之后,还能与数量相当的对手打得有来有往。虽说这么做也不是不行,为了圆满完成演习科目,导演部偏袒一方的时候多了去了,可是让即将投入战场的将士们满腹怨气就不好了。雅文吧  w·w=w.yawen8.com

    演习偏离了预定的走向,看起来不一定能够完成预定的科目了。一场失败的演习,对参与其中的将校士兵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韩冈若无其事的向后扫了一眼,王舜臣看起来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举着望远镜,为下面的厮杀龇牙咧嘴的,就像一个入了戏的看客。

    不过韩冈也清楚,他的这位兄弟看似粗豪,实则内秀于心,此刻当已是心知肚明了,却城府甚深的将一切给藏在心里。王舜臣身后的将校中,就颇有几个脸色难看的。

    红方换装肯定是几天前,如果韩冈和张璪没来,就算蓝方输了,弄得科目没完成,导演部也能遮掩过去——事后找人算账是一回事,首先肯定是要把都堂糊弄过去,不然先吃挂落的肯定是导演部。

    但韩冈和张璪两人临时决定前来,不但导演部没办法了,就是红方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张璪作为枢密使,自是知道演习的目的所在,同时也应该对双方的人员装备有所了解。只是现在一派若无其事,真是得了难得糊涂的三昧了。

    再多看了战场一眼,韩冈放下这件事,事后再算账也不迟。

    棚子中,一群年轻军官左手打着算盘,右手奋笔疾书。

    在演习和沙盘战棋系统中,不同类型的火炮在不同气候、地形、物资准备以及对手的情况下,都有相应的数值来确定杀伤力,带入距离、兵力,通过一系列的公式换算,很快就能得出在一轮火炮中,骑兵的伤亡情况。

    韩冈并不清楚千年之后的军事演习是如何运作,现在的做法应该与其差别很大,但效果并不算差,至少比过去的校阅有意义多了。

    可惜还没有微积分,所谓的公式都只是些最为粗浅的经验公式。但这也是真正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才能完成,如今即使是韩冈,都没办法与正在打算盘的军官们相比了。

    不过韩冈能看得懂结论,还不需要劳动专家多费唇舌。

    “你们继续做事。我自己看看。”韩冈拍了拍慌张站起的年轻军官的肩膀,从桌上拿起了一份记录纸。

    纸上的笔迹有些潦草,不过炭笔在白纸上留下的字迹则很清晰。

    韩冈眯起眼睛,将纸条拿得稍远一点,辨认了一下字迹,“红方火炮第一轮齐射,蓝方只损失一骑?”

    坐下去的军官,嗖的又笔直的站起来,“是!禀相公,蓝方马军当时正位于红方炮兵射击极限处,所以经过末将计算,蓝方只损失一骑。﹏﹎>  >﹎雅文吧  w=ww.yawen8.com”

    红方火炮第一轮射击,蓝方损失一骑。第二轮没有。第三轮一骑——从纸面上,就可以看得出蓝方的骑兵在规避炮火的水平不低。

    但红方骑兵此刻赶到了。双方骑兵的单兵战斗力是按照相同数值来计算的。这种情形下,兵力越丰,战斗力自是越强。对冲之后,红蓝双方损失是四对八,因为规避炮火,队形开始散乱的蓝方,损失多了一倍。

    子母快炮的射程,归根到底还是比同口径的前膛火炮打一个折扣。同时弹药的携带量也要少许多,这才是子母快炮没有在军中大批量装备的主因。只有关键性密封性问题得以解决,子母快炮才能够大规模装备部队,或许那时候,淘汰前膛炮的时日到了也说不定。而眼下,子母快炮炮组打得很欢,可实际上对骑兵的杀伤力还是不大,也不能远及蓝方步卒的军阵。但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干扰蓝方骑兵的阵型。

    因而红方骑兵在一轮轮的轰击配合下,蓝军的骑兵在记录本上损失已然近半。红方的子母快炮瞄准旗号所指方向射击,一轮射后,红方骑兵就乘势冲击过去,蓝方骑兵的伤亡一次比一次更大,就像衣服上的破口,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孔,但只要不补上,自然会越绽越大。

    当蓝方的炮兵赶到战场,演习的第一阶段就算告一段落。到时候,导演部就会公布本阶段双方交锋的结果,并将双方的伤亡扣除——在将被判阵亡的官兵手背上画个押记,将他们调出战场——然后双方将会在剩余的兵力和阵线的基础上,开始第二阶段的战斗。

    目前看似势均力敌的骑兵阵线,再缠战一阵,等第一阶段结束,记录纸上的蓝军,说不得就要全军覆没了。

    “老夫还以为神机营的人都知道演习的算法。看起来蓝军的马军指挥有些莽……退了!”

    张璪话说到一半,声音陡然一变,蓝军骑兵在莽撞的横冲直撞丢掉了一半成员后,让人很是惊讶的从前线撤了下来。三四百骑兵,留下了三十多骑断后,剩下的都加速退往后方。

    神机营每一年都有一次大规模的演习,每一季也有一次规模小一点的,还有更加频繁的对抗训练。要说演习经验,参战的双方都不缺乏。如何在无法即时确认伤亡情况的实兵演习中,分析双方军力对比变化,是神机营指挥一级军官的基本功。

    要说莽撞,蓝军上下的确是莽撞了。以为自己是从河北回来的,经验充沛,能够吊打没上过战场的生瓜蛋.子,如果是真正的战场上,或许他们的确能够凭借血战老兵击败现在的对手,但在实兵演习中,战斗经验的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了。

    现在蓝方当是发觉战情不利,一边躲避炮火,一边与阵型严谨的对手交锋,只会带来灭顶之灾。所以宁可损失一部分兵力,也要把人撤回来重新集结。

    可是现在,该怎么挽回?

    “咦!”张璪忽的一声轻呓。

    向后撤离的蓝方骑兵,在撤退时就远离了对面炮口的方向——即使以子母快炮的轻便,想要挪动炮口方向也并不容易,之前蓝方骑兵正是依靠快速的移动,避开了炮火,却也因此造成队形散乱,无法与红方骑兵对抗——现在后撤的蓝方骑兵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停了下来进行整队,另一部分继续向后退往了步军阵列。

    “看来是算明白了。”张璪轻笑,留下来的一部分,与导演部纸面上的残余兵力相差不大,“不过他们当真有把握?”

    “也许吧。”韩冈说的不是那么肯定。但他相信,红方肯定有扭转战局的成算,所以才会让一半已经‘死亡’的战友撤走,免得影响导演部的评分,原本能赢的都给判输了。

    韩冈、张璪还有山丘上的人们都好奇起来,红方骑兵打算用什么战术来拉平人数上的差距?

    “这么密?”张璪很快就惊讶道。

    蓝方一个指挥四百骑兵,账面上现在还剩不到两百骑。组成阵列的正好是一百五六十骑的样子。分作三列,左右骑兵马挨着马,人挤着人,并排时,脚蹬都几乎靠在了一起,密得连风都刮不过去一般。

    “连环马?”后面的王舜臣失声道。

    的确有将战马用绳索连环串起,一横列直冲战场的战术。但此战术并不适用,一骑摔倒就会连累一整排,并无实战价值。但现在的这种紧密的阵型,却没有绳索捆扎。

    还在山丘上的人们惊讶的时候,蓝军的骑兵开始动了。

    由缓而快,一排启动,紧接着下一排就奔驰起来,宛如一堵堵墙一般的压了过去。趁着阵地上

    红方骑兵因为对手分兵,这时候都压了上来。将三四百兵力集中在一处,打算以优势兵力解决当面的对手。

    蓝军骑兵在旷野中奔驰,十几步后,就连战马的步伐都仿佛汇合在一起。

    山丘上的人毫无所觉,只觉得紧密阵型的红方骑兵行动要慢于对手,而且还有火炮,只要再往前一点,便进入射程中了。

    但红方的骑兵来了,他们的阵列挡住了火炮的炮口,他们有着两倍的兵力优势,但他们看起来却弱不禁风。

    山丘上的望远镜中,韩冈清晰地看见红队的阵列被一冲而散,就像纸一样脆弱。

    那绝不是红方故意避让蓝军锋锐,分明是毫无抗手之力,甚至蓝军冲击过去,红方就出现好几个落马的士兵,一时间连秩序都乱了。

    “怎么可能?!”王舜臣讶声大叫。

    就在王舜臣的惊讶声中,红方骑兵勇往直前,转眼间,蓝方的第二阵第三阵也被冲散,如同石碾子碾过一般,线性的阵列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胜负关系瞬间扭转。

    ‘太大意了。’韩冈想,红方骑兵之前的进攻太过缺乏警惕心,没有任何防备。

    “火炮!”人群中有人低声叫道。

    山丘上的人们此刻定睛看去,在蓝方骑兵和红方的火炮阵地前,已经没有红方骑兵的身影了。

    蓝方骑兵倏然散开,快马加鞭直冲火炮阵地,根本就不管后路。

    完了。

    不用多看,蓝方骑兵突袭,红方炮兵们猝不及防。被骑兵冲入阵地后转瞬间就成了死亡数字。

    尽管之后红方骑兵追击回来,步兵也赶了过来,但红方已经失去了他们所有的炮组。蓝方骑兵又成功突破了阻截,残存兵力还在百骑以上。

    没有了远程火力,战争将会是一面倒的局面。

    整场演习,此刻已经可以下定论了。

    其中最为值得注意的,就是紧密的骑兵冲锋队形。让人惊讶,也让人惊喜。在特定的情况下,会有着很好的战术效果。

    “这是在河北学到的新招数?”张璪问道。

    “不管是哪里来的,这肯定是个好招数。”韩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