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宰执天下 > 第294章 并行(上)
    章惇抵达洛阳。

    以他现在手中的权柄,差不多是皇帝出巡的等级了。

    神机军随着章惇占开进洛阳城中,城内立刻没了杂音。

    一直以来对朝廷、对朝政颇多指责的洛阳豪门,之前还互相串联,要一起对抗到处抓人的铁路总局,这时候就闭户锁门,把头缩起。除了出来拜见章惇,就完全不见外客了。

    听到文家、富家、王家紧锁门户,章惇赞许道,“做得一只好乌龟。”

    而洛阳的两家地方报纸,在章惇抵达当日被接管,报道方向从尊皇讨奸、君臣和济一下转成了民主共和,报上的连载,也从汉光武再兴汉室的历史故事,变成了开拓南洋的冒险小说。

    报纸没有开天窗,更没有停刊,新上任《西京时报》和《洛阳新闻》的新闻审查官,也得到了章相公的褒奖。

    仅仅一天,洛阳城河清海晏。

    章惇没有在洛阳久留。他亲自过来,只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剩下的问题自有无数人帮他去解决。

    乘上列车,继续西行。半日后,驻跸渑池。

    从专列上下来,渑池站狭小的月台上,韩冈已经在等着他。

    “子厚兄。”韩冈遥遥冲章惇一拱手,“可是许久不见了。”

    章惇慨叹,“已经有两年多了。”

    两年多的时间,日常劳心,章惇头发更白了几分。但独握天下权柄,威仪也日渐深重。

    拉起韩冈的手,与韩冈并肩而行,“不是望之的事,都请不动你出关西。”

    韩冈哈哈笑道,“闲下来人就懒了,再让我像还在京师的时候那般勤勉,真的是做不到了。”

    看韩冈的气色,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小不少。与章惇比起来,绝不止十几岁的差距。

    章惇看看韩冈,眼神中不免带着羡慕,“玉昆你倒是清闲了,愚兄这两年可是连东京城内的景致都没空去逛。”

    “东京城哪有什么好景致?幽燕好山,辽东好水。”

    “呵,说的是啊,好山好水,正待人取。”章惇心情好了些,“难得出来,要不要去渑池走走?”

    东西分野,崤函古地。

    渑池也算是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小的声名。

    但旧年秦赵会盟之所,蔺相如胁秦王之地,早不见千年前的陈迹。只有一座土台,两块残碑。

    左右山川水势,倒是让人惊喜。

    韩冈和章惇不谈公事,就骑马闲逛,看过盟台旧址,就拐进官道旁的一间庙宇中。

    韩、章皆不信释老,正殿的佛像看都没看。只是在两侧偏殿转了转。

    渑池是崤函古道上的必经之路,往来文人不在少数,各色诗句,高高低低,浓浓淡淡,写满了墙壁。

    其中有几首写在最显眼处。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韩冈看看落款,“这是苏子瞻手笔?”

    章惇皱眉看着这首七律,“诗是子瞻的诗,字就不是子瞻的字了。子由写诗来,子瞻相和,这是嘉佑年间的事了。”

    “三十多年了啊。”韩冈摸着墙壁,真是很久远了。

    “半年后,新君登基,理当大赦天下……”章惇沉吟着,“玉昆,你看再添两个名字如何?”

    添上苏轼苏辙?

    “载酒时作凌云游,”韩冈说,“大苏小苏不都已经回乡里了?”

    苏轼参与了当年宫变,事后远流岭表。章惇秉政后,等了几年,私下里征得了韩冈的谅解,就开始帮助老朋友了。

    苏轼苏辙两人的流放地,从海南移到岭南,又从岭南移到荆南,后又再从荆南移到川南。

    川南嘉州,就在苏轼老家眉州隔壁,兄弟两人最新的流放地就在那里。如果皇帝没有驾崩,再过一年半载,两人就能流放回乡了。

    载酒时作凌云游,正是苏轼少年时在嘉州游览乐山大佛时写下的诗句。

    章惇的动作,韩冈都没有干涉。这种事没必要计较了。

    但章惇要帮老朋友彻底脱身,韩冈还是觉得不妥,“管束可以不用,任其往来也行。但太后尚在,好歹给太后留点面子。”

    “……也罢。再多等几年。”章惇并不强求,他也只是顺便问问。

    走了半天,两人也没说过正事。从寺庙里出来,翻身上马,韩冈漫不经意的问道,“真的不担心京城?”

    王厚不在京师。

    王舜臣不在京师。

    李信也不在京师。

    章惇所信任的将领,也多半不在京师之中。

    对辽开战在即,一支支精锐开往边境。

    从京师往北去的铁路上,有一半的运力是军队和军需。

    十余年来,京师从未有如此空虚。

    韩冈扯了下缰绳,不让自己的马走得太快,“是准备引蛇出洞?”

    “那帮人,有胆子的没计较,有计较的没胆子。”章惇说起他瞧不上的人时,还是那般目无余子的口吻,“等他们下定决心,我就已经回京师了。”

    “京西打算怎么办?”韩冈问。

    “先军中,后府中。抓一批,关一批,放一批。不然还能怎么办?……但望之的死,必须有个交代!”章惇转过头,“玉昆你看呢?”

    韩冈并不认为章惇与吕嘉问的死有关,但真凶到底是谁,想要查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整顿京西势在必行。

    “我意亦如此。”韩冈点头,“吕望之不在了,河南府这里要重新挑个知府人选。”

    “军民之中素有威望的最好了。还要能下手整治地方。”

    清洗京西军中。所有士兵整编待用。沙汰老弱,整治空饷。要做到这一点,军中必须要有点声望。至于整顿地方,只要有了兵马和朝廷的支持,倒不用担心,只是要能狠下心来。

    但仅仅是满足着两条的文官,这世上也就那么几个。

    章惇看着韩冈,韩冈摇摇头,“现在身上这差事,我都没什么兴趣了。”

    “那游景叔呢。”

    “景叔倒是好人选。但他现在在都堂里可是做得好端端的。”

    在吕嘉问出事之后,接任知府的身份不能比他低。从现在都堂中挑人是最好不过。可韩冈在都堂内的人手并不多,少了一个游师雄,黄裳就更加势单力薄了。

    “枢密使,兼判河南。”章惇给出了条件,“没有这个身份,压不住此处的大户。”

    “也好。”韩冈点头,“剩下就看景叔他自己愿不愿意了。”

    章惇笑了下,他和韩冈作出的决定,又有谁敢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