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宰执天下 > 宰执天下 第四卷 六|四之卷——南国金鼓 第21章 欲寻佳木归圣众(18)
    赵令璀找到他父亲赵世将的时候,被戏称为老马弁的华阴侯赵老爷子正在马厩中。www.yawen8.com

    华阴侯府在城外别业的后园,有一半的地皮给马厩占去了,旧时让无数宗室艳羡的池畔垂柳,现在被砍得一株不剩,而赵令璀自幼玩耍的水榭,也是不见了踪影。而院外属于华阴侯名下的百亩坡地,也给改造成了跑马地,给赛马日常训练之用。

    这一切的变化,只成就了老马弁之名。

    赵世将一身短打,灰褐色葛布衫背后汗湿的印子,让他看起来就像外面码头上的力工,手上拿着毛刷,正小心翼翼的给他最心爱的一匹黑色骏马刷洗着。轻手轻脚的模样,比奶妈抱刚生下来的娃儿都小心,赵令璀都没见过赵世将抱孙子时这么谨慎过。

    正如员外郎不敢跟园中狮比,赵令璀也懒得去嫉妒这些畜生。

    华阴侯别业的马厩中,闻不到多少异味,干干净净的,马粪和湿掉的草料,不会超过半个时辰就会被清理走。

    马栏前的石质水槽中,流水潺潺。在夏日,侯府只用自深井中取出的净水来饮马,通过水槽从井口那里将水一路引过来。而马厩中的住户,一匹匹赛马除了洗刷的时候,都穿着精心缝制的防蚊衣,以防蚊虫叮咬。更不用说,夏天冰块,冬日火炉,寻常富贵人家才能有的享受,一干赛马只会得到的更多。说起来,的确惹人嫉妒。

    可这又怎么样?

    他的五弟赵令格,曾经抱怨过,赵世将对他的那些四只蹄子的畜生,比给儿子、孙子都舍得花钱。赵世将当时就戳着五儿子的脑门,大骂道:‘养马是净赚的买卖,你们全是折本的生意,能比吗?’”

    若是没有赛马,华阴侯府就会与过去一样,外面光鲜,内部则破落潦倒。

    多少贵为国公、郡王的宗亲,逢年过节送礼,只能从库房中挖出之前收到的礼物来转赠,赵令璀每逢节庆,查验礼物时,都能看见几件眼熟的,全是从他手中送出去的东西。出去饮宴,能去正店的更是少数,朝廷给的那些俸禄,填饱家中大大小小十几张嘴都不够,谁敢去七十二家正店花销?去街边小店吃点小菜,就差不多了。

    只要不是太宗濮王系出身,大略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有豪商之家,县主十个手指数不完的情况。

    而华阴侯府,这些年来却红火得很,出门在外,也被人高看一眼。担心家中几个心性不定的纨绔子弟,会因为月例增多而变本加厉,这种奢侈的烦恼,也只有富贵门第才能有。

    走到赵世将身后,赵令璀轻声道,“爹,让儿子来吧。”

    赵世将没理会,把刷子在水桶中涮了一下,又悉心的刷洗身前的爱马。『雅*文*言*情*首*发』

    马厩中总共十四匹马,也只有眼前的这一匹乌骊,才会得到赵世将无微不至的照料。

    黑色的骏马,毛皮光滑得跟丝缎一样。从上到下,没有一根杂色。

    这匹从西域不远万里运回的骏马,以乌骊为名。莫说京师,就是天下各路,也有成千上万人知道,华阴侯赵世将的马厩中,有一匹神骏无比的天马,堪比浮光、掠影两匹御前神驹,是京城中屈指可数的顶级冠军赛马,也是天下间身价最高的种马之一。

    骊就是黑马,前面再加个一个乌字就重复了。

    赵令璀曾经指出过这一点,赵世将只反问了一句,‘想叫盗骊吗?’

    盗骊是周穆王的御马,这匹马连乌骓之名都不敢起,怎么还敢用周天子御用的马名?即使是现在的乌骊,还有人说,是不是想要鲤鱼跳龙门。

    自证据和结论同样可笑的赵世居谋反案之后,太祖子孙人人噤若寒蝉,赵世将的行事也低调了许多,否则,又何必早早的辞去了赛马总社会首的位置?

    过了一百年了,太宗一系,还是将他们当做贼来防着,现在吃喝玩乐,一样少不了四面八方猜忌的眼神。

    仔细查看过马蹄上的蹄铁,拿着手巾擦了擦汗,赵世将这才起身:“向四怎么说?”

    “越国公说,韩相公当是有意为之。”

    “哦。”

    赵世将淡淡的应了一声。医学已经建了,下面自是要建立工学、算学。韩冈到底想要做什么,看王安石就知道了。

    他拿了根近几年与天马同时传入中国的胡萝卜这种颜色和气味都很特别的蔬菜,不知为何特别受到乌骊的欢迎,大概是家乡菜的缘故,一看见赵世将将胡萝卜夹在掌心中递过来,立刻兴奋的唏律律叫了起来。

    让爱马啃着手中的胡萝卜,赵世将回头问,“向四他当真觉得韩冈是想让宗室贵戚插手进去?他觉得这件事有我们说话的份?”

    “越国公说了,去上韩相公的工学、算学,出来最好也只是诸科出身。真正的世家子弟,考不上进士的,都会选择荫补,这比诸科出身的前途都要好。”

    赵世将点点头,这世上,有荫补出身的两府中人,却没有诸科出身的宰相、参政。

    赵令璀又道:“越国公也说了,我等家中子弟,并不是人人能受荫补,纵是太祖太宗的子孙,一出五服,除了玉版留名之外,也与凡人无异。进士考不了,想做官,也只有诸科一途。无论工学还是算学,其实有一半是给宗室、外戚家的子弟准备的。”

    赵世将道,“多少穷措大摩拳擦掌,能从他们手里面抢来多少?”

    赵令璀摇头道:“数算也好,营造也好,哪一桩不要钱财支持?又岂是连书都买不起的儒生能置办得起?”

    “可惜冯四回去了,找不到人问了。”赵世将拿了手巾擦汗,叹了一声,没说信还是不信。

    韩冈最近在经筵上的一番话,冯从义又正好将水力缫丝机等机器丢出来,这两件事很容易就让人联系起来。想要得到丝织上的好处,那么肯定就要支持韩冈的想法。

    只是这个决定让人很难做,这毕竟是要让一直作为旁观者的宗室、贵戚加入朝堂的纷争之中,至少要摇旗呐喊一番。得到缫丝机的好处难以计算,而工学、算学对偏远宗室也同样好处不少,不过不付出代价就想吃下好处,这世上也的确没那么好的事。

    尽管赵世将已经不是赛马总社的会首,可依然是冠军马会的会首,对马会的影响力无与伦比,身家在宗室中也是顶尖的,平日里周济亲戚不遗余力。在太祖后裔里,人望极高。只要他一句话,多少人愿意为他奔走……但负担了举族上下的性命,这个决定可就越发的难下了。

    ‘……还真会为难人。’

    老华阴侯声音不大,没让儿子听见,但乌骊一下就支起了耳朵,左右转着。

    ……………………

    从公文上抬起头,韩冈捕捉到了宗泽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了?”

    “相公。”宗泽犹豫了一下,问:“你是不是打算整顿武学?”

    “这个?不是!”韩冈扬了扬手上的公文,然后否定得很干脆,“那个烂摊子,避之唯恐不及啊。”

    纸上谈兵和实际指挥,完全是两个概念,而军事上急需的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明了的朝臣依然很少。

    所以设立在武成王庙中的武学,尽管有好些年头了,武举次数也不少,但那些学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成才的。

    大宋的武官系统,在册两万余,出身各不相同。将门世家、军班行伍、潜邸亲随、外戚成员、士人及文官从军、武举选拔、宦官、蕃将、吏人、宗室,林林总总,百门千道。

    但其中宗室、外戚和潜邸,是基本上不会上战场的一拨人,虽说除去宗室外,外戚、潜邸两家出身,是三衙管军的一大源流,不过被朝廷倚为干城的,还是真正能够上阵的将领。

    将门世家有传承,军班行伍靠搏命,大多数都能打仗,上阵的也是他们。而宦官、文官领军,几乎都是以监军和帅臣的身份,真正要上阵的,也还是武官们。

    而武学出来的学生,尽管有个出身,但他们的职位安排,不像进士和诸科出身那般有章可循,勉强安插到了军中,无不被排挤。再加上这些学生,几乎都是学文不成,才退而习武,属于军中出身的数目极少,更是难以成才了。

    想要把武学办好,就先得将混乱的武官出身给整理一遍,但这未免太得罪了人。韩冈暂时还不打算去插手武学,章惇若有心,就让他去做好了,反正那是枢密院的地盘,而且现阶段的敌人,暂时还不需要普及军事学校。

    “那相公是打算做什么?”宗泽问道。

    “看一看办学校到底会出什么问题?”韩冈讽刺的笑道:“武学是个好样本,能犯的错都犯了。”

    “相公的确是打算最近就开设工学和算学?”

    “谁说的?哪有这回事。”韩冈一口否定,“要办也是以后。”

    没人会认为韩冈之前在太后和天子面前,说‘才士多种多得’只是信口而言,从王韩翁婿之争上看,两家争夺的焦点必然是学校。现在人人皆知,韩冈在他将列入解试内容之后,要更进一步了,或许一时不会拿国子监下手,但传言已久与明工科、明算科配套的工学、算学,肯定要设立了。

    可韩冈现在却一口否认,这让宗泽迷惑起来,“相公为什么在经筵上那么说?”

    韩冈笑了起来。

    宗泽若不是困于时代的局限,不会想不到。

    算学、工学、乃至农学,韩冈肯定是要设立。弘扬格物之说,需要大量的气学弟子进入官场,走进士一途,竞争性太大,而诸科,就简单了许多。尽管诸科出身很难晋升高位,但是当做事的人遍布朝野,气学的地位又有何人能动摇。

    只不过,已经传扬已久,又没有多少阻力的事,又何必让他堂堂宰相在经筵上多费唇舌?

    “是蒙学。”韩冈道:“想要种田收粮,难道不是先播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