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五章 明月楼
    夜色如水。

    镇江东城江边一座极为宏伟高大的三层高楼灯火辉煌,人声鼎沸,这是镇江最有名气的明月楼。

    明月楼白天不开业,而且只允许男人进入。

    因此很多人误以为明月楼是青楼,可进去过的男人却一致矢口否认。

    此刻明月楼一间包厢内。

    精致的八仙桌上摆着镇江有名的美食,鲥鱼、刀鱼、鮰鱼、肴肉等。

    “秦小弟,来镇江不上明月楼,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档次不够。”沈梦溪说着筷子指向一盘鱼,“来,我跟说,镇江三鱼,明月楼尤其善长刀鱼……”

    秦朝吃着菜,眼睛不时瞥向窗外的大堂,心里感叹不已,那大堂正中央,居然是一个巨大的铁笼,而先前铁笼内居然上演着美女与野兽的搏斗。

    娇滴滴的少女和怒的银背大猩猩打斗。

    银背大猩猩的力量秦朝是知道的,起怒来,钢筋都能掰弯,一拳能将汽车打出丈外,所以不懂的看不出惊险,秦朝却知道那少女一个不慎就可能悲剧。

    “怎么秦小弟还想看刚才那打斗。”沈梦溪见秦朝不时看向堂中,不由笑道,“那种东西老哥第一次看也觉得新奇,不过看久了就没什么了,那猴子据说是海商带来的,很聪明,你别看它很凶狠,其实是经过训练表演而已……”

    “砰!”

    这时一声巨响,大堂中一间桌子一个坐着的巨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不知媛媛小姐何在?山东海啸风求见媛媛小姐。”巨汉声如铜钟。

    “媛媛小姐?”秦朝一怔。

    只见整个明月楼微微一静,便有人高声笑了起来:“海啸风是谁,没听过,也想让媛媛小姐出面,真是不知好歹。”

    “呱噪!”

    巨汉听得此言,猛的身形一闪,跃起飞过三张桌子落在一大汉面前。

    “刚才是你笑老子?”海啸风喝道。

    那大汉冷冷一笑:“就是你老子我,怎么,想动……”话音未落,“啪!”“啪!”只听两声清脆的响起,那大汉眼睛瞪得滚圆,而后缓缓倒下,大汉的脸上可以明显看到两个血红的巴掌印。

    “怎么可能?”

    大堂中惊呼声响起:“那是王三先生,王三先生一双铁手纵横七省鲜有敌手,江湖上也是名气很大的,这海啸风是何人,就这么将王三先生打晕了?”

    “还有谁要呱噪?”海啸风眼神凌厉一扫大堂。

    整个大堂一个个人躲闪着海啸风的眼神,江南武风不如大理,来这镇江楼消费的真正的高手不多,就算有些高手一见海啸风出手便自知不敌,自然不愿来惹这种事。

    “哼。”海啸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可当他眼神落到秦朝那一个包厢时,不由皱了下眉,秦朝和沈梦溪悠闲自得的说笑着。

    “这海啸风身手不错。”

    “按层次看,该有四流,有这样的身手,如今的江湖,顶尖高手不出手,他可以横着走了。”

    秦朝、沈梦溪说笑着,仿佛根本没把海啸风当回事。

    “那两个不是高手,就是有后台的。”海啸风目光移开,看向大堂正上方一处。

    “我海啸风听说二十年前江南第一才女郭媛媛,琴棋诗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精,一直十分仰慕,无奈杂事缠身,数十年无缘得见,如今总算得闲,却又闻媛媛小姐已经退隐,好在从一好友处打听到媛媛小姐于此镇江开了这间明月楼,这才特意赶来,不知啸风可否与媛媛小姐谈诗论道。”

    “这位海啸风先生。”

    一道银铃般声音响起,一入耳便有一股如空山泉鸣般的空幽,让人情不自禁心中愉悦起来。

    “如此动听,让人沉醉,难道是媛媛小姐的声音?”很多人连屏息。

    只听那声音道:“我家小姐十分感谢海先生的情义,然而人不可失信,明月楼的规矩,要见我家小姐,必须得通过一道考验,若是贵客愿意,还请上楼参加考核。”

    “还有规矩?”海啸风眉心一下揪结,随即哈哈一笑,“也罢,海某就试试。”只见他大步往楼上奔去,没多久便进了一道房门,顿时——

    “一个丫环声音都如此动听,真想不到……”

    “媛媛小姐的丫环叫小荷、小梅,我听说也是两个大美人,虽然不如媛媛小姐,可是琴棋书画也颇为了得。”

    明月楼又恢复了热闹。

    “沈大哥,不知这郭媛媛……”包厢内秦朝好奇询问。

    沈梦溪呵呵一笑,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秦小弟,你问出这种话,若是你年纪再大上二十岁,我一定要甩你一巴掌,郭媛媛的名号,早二十年是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女子本出身青楼,却是卖艺不卖身,守身如玉,而她本身……”沈梦溪滔滔不绝。

    秦朝吃着菜,看似在听,眼中却闪着光。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出身青楼,心比天高。”秦朝脑中闪现着后世的书中讲叙,后世江湖史传中江南第一名妓郭媛媛的篇幅无疑远远大于眼前的沈梦溪,但最令秦朝印象深刻的是,郭媛媛和高升泰的恋情,以及《多情和尚》中的郭媛媛。

    “郭媛媛心比天高,才委身高升泰,偏偏高升泰有着振兴高家的重任在身,不可能娶她这么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高升泰另娶了她人,而郭媛媛已经怀了高升泰的骨肉,后来便嫁给了霍青的父亲霍八。”

    前世书中记载,郭媛媛生下霍青一年后就离开了。

    所以霍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

    “郭媛媛对高升泰失望,因爱成恨,最后成了《多情和尚》中的幕后人物,也就是陷害段无丙母亲的高艳梅的真正凶手,可是……”秦朝心中感叹,郭媛媛虽然是多情和尚中的大反派,可是了解她历史的人都对这样一个女子很同情,也恨不起来,至少秦朝就是这样。

    “郭媛媛一生,和四大恶人不同,并不噬杀恶毒,除了对一个人‘高艳梅’外。”

    “若是梳理得当,也许后来就不会有《多情和尚》了,可是如何梳理开解她的心结?”秦朝思索着,毕竟郭媛媛是他岳母,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

    忽然——

    “他奶奶的,这都是些什么题?老子一介武夫,猜什么谜?”海啸风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媛媛小姐,请再给一次机会,换一道题。”

    “海先生,规矩不可废,还请见谅!”动听的声音响起。“可老子只是一个练武的,你们这样也太难为了吧,不行,不能这样……”而后——“砰!”“砰!”两声巨响,便见海啸风沉着脸从门内走出,嘴里骂骂咧咧:“什么东西嘛,难道武人就不能见才女?老子不服,不服!”

    海啸风从楼上下来后,坐到自己先前的座位上,一拍桌子:“牛肉十斤,烈酒十斤,老子倒要看看,你这破题谁能解得了。”

    “呃……”

    一个个看着很多人忍不住暗笑起来。

    “明月楼的题听说并不很难,老兄,我也要去试试。”一些人离开桌子向楼上走去,可是很快便下来了,而后又有一批人上去,如此不时有人上去,下来,一个时辰后,再也没人往楼上走了。

    “秦小弟,想不想见媛媛小姐?”沈梦溪忽然说道。

    “这……”秦朝怪异看了沈梦溪一眼沉吟着。

    “秦小弟,来明月楼,没见过媛媛小姐,换在别人也许无所谓,可我们这样的读书人。”沈梦溪沉声道,“若说出去,会让人怀疑自身才学的,毕竟媛媛小姐出的题,是考虑了大多数读书人能力,并不是十分艰涩。”

    “哈哈,沈大哥说什么话,小弟只是考虑见着媛媛小姐后,该说什么话,才不唐突佳人。”秦朝哈哈笑着。

    “是老哥误会了,秦小弟本来就是英雄爱美女的,怎会不愿见媛媛小姐。”沈梦溪也一声哈哈,站起身,“走吧。”

    两人顺着楼道来到楼上,进入那扇门。

    “咦?是沈大哥呀!”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只见门内中央放着一张屏风,旁边站着两个丫环,都戴着半透明的纱巾,以秦朝的眼光,都是百里挑一少有的美人儿,两个丫环一见到沈梦溪眼里都是欣喜若狂的神色。

    “沈大哥你不是去大理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左边丫环上前一步,喜滋滋的看着沈梦溪。

    “刚回来,这不就来看你们了,小荷,你还是这么热情呀。”沈梦溪微笑着说道,伸手去摸那丫环,那丫环吃吃笑着躲开一指旁边另一个丫环道,“沈大哥,你要摸就摸小梅吧,她可是很想你。”

    “胡说。”小梅的丫环顿时低啐道,脸颊微红。

    “嗯?”秦朝眉一挑,“这两个丫环看沈梦溪的眼神不对,难道,有奸情。”秦朝顿时笑眯眯看着。

    “小梅、小荷,这位是我结实的小友,这次带他来是见媛媛小姐的。”沈梦溪一指秦朝说道。小梅、小荷连看向秦朝,只是视线一落到秦朝身上便是一亮。秦朝练内家拳,随时都有一种极独特的气质,让人看起来很自然舒适亲切,两人俏脸微红不敢多看。

    “这位小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又能和沈大哥做朋友,定然不凡之辈。”小荷轻声说道,眼珠一转,“不必考验了,你们直接进去吧。”

    “直接进去?”秦朝一怔。

    只见小梅拉了小荷一下:“这不好吧?”

    “小荷。”沈梦溪呵呵一笑,“把考题拿出来吧,不要因为我坏了规矩,你要知道这位秦小弟可是很厉害的,不会做不出题的。”

    “真的……”小荷迟疑。小梅板着脸直接走到屏风前:“规矩不可破,对不起,我要出考题了,请看好。”

    “是什么呢?”秦朝有些期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