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五十七章 自砸场子
    “秦公子,是你的词集吧。”君如月眼神怪异的道,秦朝曾化名酒色公子秦仙傲的事她岂能不知。秦朝点了点头,一伸折扇,拦住一个书生:“小子,给本公子说说,酒色公子是什么人?为何他的诗集人人抢着买?”

    那人看了秦朝一眼,见秦朝气质不凡,相貌凶狠,一看便是得罪不起的达官贵人门下子弟,他连陪笑道:“酒色公子姓秦,名仙傲,这人早期名声不显,可是这半年来,他的鼎鼎大名早已经传遍整个大宋,我们读书人,没听过他的词,都没脸见人,我读过他七词,当真是惊天地,动鬼神,其词有东坡之豪迈,却又不同于东坡,其风格开前人所未见。”

    “哦?”秦朝下巴一扬,似乎极为得意洋洋,“此人当真如此厉害?”

    君如月忍不住眼里轻笑。

    那书生说道:“秦仙傲厉害不厉害不是我说的,整个天下读书人谁不服他的词?此人年纪轻轻便留下这么多词,更难得的是经典,可惜的是此人才华过高,竟然想出了飞天之法,携妾飞天而去,凡人终究是凡人,再惊才绝艳也不是能去窥觑仙神地盘的,他一介凡人,却飞上天空,自然惹怒仙神,击毁其飞天装置,至使其英年早逝,可惜,可惜了”

    “你说酒色公子死了?”秦朝脸色一沉,折扇一收,敲了敲那书生肩膀,“小子,看你还说了本公子几句好话的份上,这次便饶了你,告诉你,本公子就是秦仙傲。”

    那书生浑身一颤,瞪眼看着秦朝,随即连低下头,显然是不信,却又不敢得罪秦朝。

    “让开。都给本公子让开”

    秦朝大步朝着人群走去,遇到不长眼拦路的便或双手一拔,或一脚踢开,秦朝的身手。先天之下是无敌的,他这一往人群中走,顿时人群被秦朝拔得东倒西歪,被推倒的,被踩在脚下的都有不少。“谁?”“哪个不长眼的?”“推你奶奶的”众人骂了起来。一些人直接动手,可他们的身手岂是秦朝对手。

    很快秦朝一路杀进店铺内。

    “这位公子,您要买秦仙傲词集?小店规矩,一人只限买一本。”店铺柜台内的伙计连说道。

    “啪”

    一巴掌重重拍在柜台上,秦朝双眼如电冷瞪着伙计:“叫你们管事的出来,本公子找他。”

    “这……”伙计尚有些迟疑。“快点”秦朝一声怒吼,店中仿佛打了个平天霹雳。四周购书者脸色一变。

    “这人好厉害”

    很多挤向秦朝,准备敲打这闹事者的武林高手连低下头往后退去。

    “什么人在此捣乱?”

    只见后门走出一个四十来岁,一身粗衣的矮汉子,这矮汉子眼一扫。看到柜台最前面的秦朝,眉便一皱:“这位公子,可是我这伙计有何得罪之处?”

    “我问你,你可是这家店的主事者?”秦朝瞪着那汉子道。

    矮汉子陪着笑道:“不敢,小本生意而已,不知公子……”

    “你过来。”秦朝说道。矮汉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走到秦朝面前,拱着手,正要说话,秦朝手一伸。那柜台内放着的秦仙傲词集,便凭空飞起,落入他手中。

    “隔空取物?”

    这一手顿时又震住了一个个围观者。

    “咔”

    秦朝双手一撕,将整本词集撕成两半。而后

    “啪”

    声音响起,这词集狠狠甩在那矮汉子脚前。

    整个店铺内十分安静。

    君如月眉头皱起:“这秦公子平时温文尔雅的,怎么?”她早就听说秦朝在杭州化妆为酒色公子时十分嚣张霸道,可是这一次见,才知道酒色公子的嚣张无礼远比她君如月想象的还要厉害。

    君如月瞟了四周人群一眼,脸颊微些有臊红。

    “公子”那矮汉子眼中起了一丝怒火。“我沈和哪里得罪阁下了,还请明说,倘若阁下无理取闹,我定要拉你见官。”

    “哪里?”

    秦朝冷笑:“我问你,你可认识秦仙傲?”

    “我一介商人,岂能结识酒色公子这等神人?”沈和说道。

    “这便是了。”秦朝砰的一脚,将柜台给踢了个窟隆,又一巴掌,将半张椅子给打了个粉碎,“你不认识秦仙傲,却敢卖他词集,说,谁指使你的?叫你后面的人出来,不然本公子不但要砸了你这鸟铺子,还要一把火烧了这条街。”他东一脚,西一脚,踢得整个柜铺木屑纷飞。君如月退后一步。“这秦公子,这店中卖的可是他的词集,为他扬名,他为何要来砸自己的场子?他这样下去,我……”君如月满脸臊红,又不敢随意离开。

    “洛阳城内藏龙卧虎,我这四周就有一个先天高手……”君如月精神锁定了一个人。

    外面排队买书的人群后面,一个貌胜潘安的公子皱着眉。

    “那打闹的公子,身边竟然有先天保护,他倒底是何人?”董严泓忍住上前打抱不平的想法。

    “退后,快退后”

    “有人闹事了,大伙快往后退”

    店铺内一个个购书者大呼小叫着往后退去,秦朝的身手如此高,打扮风度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又如此肆无顾忌,没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谁敢阻止?

    “快,快去报官,另外你得去通知秦先生过来……”沈和连向伙计低声道。

    丽正书院。

    “秦仙傲词集开售了,婉清,你不去看看吗?”

    “不去。”

    “这次秦仙傲词集的出世,可都是你一手促成的,我们书院很多人可都去了,这些人有不少是给你面子才去的,你真的不去表示一二?”

    秦盛宝笑说道,看向秦婉清眼里有一丝嫉妒,一丝爱慕,一丝自卑不甘。两人都是秦家寨弟子,都是作为传经人培养的,齐齐拜入大儒程颐门下,一直以来都是秦盛宝表现得远远比秦婉清强,因此那时秦盛宝在秦婉清面前很有成就感,往往以师兄自居,甚至把秦婉清当成自己的女人,可是那一次龙神宫开启,书院考核后,一切都变了。

    他秦盛宝没通过考核,同门中一个个平时表现极佳的没通过考核,秦婉清却通过了。

    那一次秦盛宝三天三夜没吃饭。

    那一次秦盛宝第一次感觉到天地不公,对师门的考核充满着不信任,甚至认为秦婉清走了后门,用了不正常的手段,甚至美色才得到那机会。

    数个月后秦婉清归来。

    秦盛宝现自己和她距离一下子变得极为遥远,两人之间总有一层隔阂,这隔阂是他秦盛宝的,也有秦婉清自己的。

    “婉清师妹嘴里经常冒出什么酒色公子,又说我秦家寨有救了,出了一个真正的高人。”

    “她这真正的高人不会是说她自己吧?”

    最让秦盛宝刺激大的是,秦婉清龙神宫归来后,仿佛整个人突然开窍了一样,无论学习上,还是领悟上,亦或各种诗会,词会,甚至智力测验上,都将他秦盛宝抛得远远的,不仅将他秦盛宝抛得远远的,也将其他平日高高在上的师兄弟抛得远远的,如今秦婉清已算是整个同门中最拔尖的一个。

    早先的秦婉清还要向他秦盛宝请教学问。

    现在的秦婉清,已被一个个同门众星捧月,只有她代师解惑,很少有她亲自向同门请教,如果她都不懂,那同门更不可能懂。

    差距

    去一次龙神宫,便如麻雀变fènghuang。

    这种极端的差距能让人疯狂,可是……同样是去龙神宫,所有人中也就秦婉清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婉清师姐,不好了”

    只见一个青年书生飞也似的冲了过来。

    秦婉清心一忐:“剑平师兄,你不是去沈记书局购书了么,莫不是书局出事了?”

    “师姐神机妙算。”王剑平说道,眼里对秦婉清产生一丝崇敬,他王剑平比秦婉清小一岁,可是学院有些年纪相差不大,又同时拜入程颐门下的弟子都是按学问高低排档次,学问高者为兄,弱者为弟,以前秦婉清的学问远不如他王剑平,故而称他王剑平为师兄,可是龙神宫归来,秦婉清学问已经凌驾于诸雄之上,依然还称他王剑平为师兄,这让王剑平心中很是服气。

    “倒底是怎么回事?”秦婉清一个闪身来到王剑平身前。

    “今天沈记书局开售,那等着购买秦仙傲词集的可是人山人海,挤得店门口水泄不通,我那么早去,现在都还买到,可就在我终于挤进店内时,来了一个公子哥,这公子鼻孔长在额头上,又嚣张又霸道。”王剑平说道。

    “鼻孔长在额头,嚣张霸道?”秦婉清脑中浮现起当年西湖边秦朝扮作酒色公子模样,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那公子怎么啦?”秦婉清问道。

    “那公子身怀绝世武功,三两下便挤入店内,而后便闹起事来,在店铺内乱砸一通。”

    “乱砸一通,他为何闹事?”秦盛宝也连询问道。

    王剑平微皱眉:“我记得他进店后,叫出掌柜,而后问过他是否认识酒色公子,秦仙傲早就死了,掌柜自然说不识,而后那公子便脾气了,说你既然不认识酒色公子,何以敢贩卖他的词集,赶快叫出背后指使者,而后便开砸了,现在大伙儿去报官,我这是来通知秦师姐的。”

    “有这等事?”秦婉清秀眉一挑。

    “走”秦婉清大步冲向外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