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五十九章 王安石入城
    “王相公来了!”

    “王相公进城了!”这声音不时响起在江宁城街头巷尾,货铺茶楼。▲∴▲∴,

    王安石罢官后,隐居江宁钟山。

    这么一个大人物晚年住在江宁,江宁附近的百姓都很是与有荣嫣。不过王安石好山水之乐,虽然不时出门跨驴踏郊,游山玩水,却从不入城。

    如今突然出现在城中,众人自然好奇,虽然没有当年司马光入东京,万人空巷的盛景,可是奔走相告,甚至一些没见过王安石的,纷纷放下手头事,往大街跑去想看看王安石是什么样子的还是大有人在的。

    “这秦仙傲倒是个能人呀。”

    王安石耳微微一动,便知道有不少人嚷着要看王相公往这街上赶来,“想不到我王安石进一个安宁城都被追着看。”王安石心中一笑,“旖儿上次来信说,阴癸派也有人支持秦仙傲,怜妙玉已经贴身保护秦仙傲数年。”

    能够让报纸这种大杀伤性武器在大宋办下去,王安石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秦仙傲一定打通了慈航静斋的关卡。

    打通了慈航静斋,还能同时得到阴癸派的支持,王安石都羡慕得甚至嫉妒。

    “王某主持改革一事,若不是慈航静斋明显不支持,天下七成以上的人都反对,何以至此?”

    改革的失败,王安石看似已经不在意了,每日里跨驴游山玩水,可是心中却是窝着一团火,这火永远不可能熄灭,只会越来越旺盛。

    不甘!

    愤怒、抑郁,尤其是司马光如今持政,尽废新法,凡是他王安石支持,便一杆子打翻,这让王安石心情非常不好,耿耿抑郁无法排解。幸亏出现了报纸。

    每天的看报,分析报上文章早已成了王安石生活的一部分。

    而报上登得最多的便是秦仙傲的文章,特别一开始的数十期,几乎便是秦仙傲一力支撑起来的。可即便现在优质白话文多了,秦仙傲的《三国演义》,重读历史栏目依然是最受人欢迎的。

    文人向来都是自傲的。

    王安石作为天下有数的高智商聪明人,最为自负的拗相公,自然也是极傲气的。

    私底下也一次次学着写白话文。

    当然王安石文言文文采飞扬。有这古文功底在,再加上生活阅历丰富,他的白话文上手极快,水准早已也不弱于秦仙傲,只是他写的所有白话文文章都锁在自家书房,从不外现。

    虽然王安石的白话文水平高,可是在写这白话文时,王安石也认识到了要达到秦仙傲那种程度多么可怕。

    “那些简短的散文,我能写得出,可是像那《边城》我便写不得。”

    秦朝前世写《边城》的沈从文是可以获诺贝尔奖的。他的代表作《边城》也是2o世纪中文小说百强中排第二的,仅次于鲁迅的《呐喊》。

    王安石虽然不知道这些,只以为是秦仙傲写的。

    但王安石是什么人,以他的眼光岂能看不出《边城》的强大之处。

    “那篇《三国演义》,又是另一种金戈铁马,粗犷的美感,而且里面的战争描写,简直就是艺术。”看《三国演义》,王安石注重的是里面的实质内容,而不是文字语言。王安石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如果有素材,自己也能写得出《三国演义》,可是最难的就是素材。

    “那草船借箭。真不知秦仙傲是怎么想出来的。”

    “那三顾茅庐,写得简直神了。而之后的的火烧赤壁,一计连一计,环环相扣,唯其孔明作法借东风,斥之于鬼神。未免是个败笔……”

    ……

    王安石晃悠悠的不知不觉间到了一间门面前。

    “老爷,到了!”

    “哦!”

    王安石从沉思中醒过来,目光看向这门面,这是一间普通的房子,只是房子门牌上写着‘新青年报社’五个大字。

    王安石目光一下便落到这五个大字上,闪出异色。

    这五个字都是楷体,虽然是楷字却非欧,非柳,非颜,走出了完全不同的一条路,目光乍一落上便有一种这是一种完美的字的感觉。

    “好!”

    王安石不禁喝彩。

    “老爷,听说这是秦仙傲的手笔。”旁边老仆介绍道。

    “秦仙傲?”

    王安石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书法可是掺不得一点假的。

    “且不说这笔字自成一体,另开一脉,光说这笔力,至少有四十年功夫,这秦仙傲……”王安石心中翻滚,要练成一笔好字,不仅要开窍,更要的是常年累月不停息的苦练。

    “苏东坡说秦仙傲书法天下第一,虽然是捧他,但长此下去,数十年后真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王安石也不急,就站在门前揣摩起牌匾上的书法来。

    早有仆僮入门通报。

    新青年报社内。

    吴奥在房中打着一路拳,如果有见识高的江湖人在此一定能认出这是丐帮的一套拳法。

    吴奥。

    原丐帮五袋弟子。

    曾参加杏子林大会,杏子林大会乔峰被罢黜,吴奥是站在乔峰这一边的,至于全冠清等人说乔峰是杀害马大元的凶手,最后马夫人、陈长老等更是拿出证据,丐帮很多弟子都疑神疑鬼,再加上乔峰是契丹人这事连乔峰自己都觉得是真的,更是让众多丐帮弟子觉得不该信任乔峰。

    可是这些人中不包括吴奥。

    吴奥虽然也认为乔峰是契丹人,可从没怀疑过乔峰杀马大元,乔峰杀父、杀母、杀师这些事。

    “当年年少春衫薄,走马楼台是轻狂!”

    “丐帮从上至下,就是一群糊涂蛋。”吴奥也是读过书,而且考过秀才,学问很不错,只是羡慕喜欢江湖中快意恩仇的生活,又听闻丐帮是天下第一帮派,北乔峰、南慕容,乔峰如何英雄盖世,再加上自身武功不错,这才加入丐帮,追寻自己的江湖生活。

    “那马夫人就是个妖妇,一看便知道是个戏子,全在演戏,那全冠清,寡廉鲜耻,偏偏他说什么,都有人信,当真是,当真是……”

    丐帮的愚蠢其实吴奥早就看到了,只是一开始还有一些侥幸,直到杏子林大会才恍然大悟,自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可是叛出丐帮,又该何去何从?

    再次走科举是不可能的,不说科举之难,就说他加入丐帮。丐帮在朝庭眼中就是一个黑社会,这事若查出,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录取他?

    只能做生意。

    吴奥便在这江宁城开了一家酒楼,虽然时间短,但也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只是忙了点,连个看报的时间有时都得挤出来。

    直到阿朱、阿碧的到来,认出了他吴奥是在杏子林出现过的丐帮弟子,而后说是她们是新青年报社的。

    “新青年报社的?”

    当时吴奥便瞪大了眼。

    秦仙傲办报纸,这影响力可不止是普通人和读书人,就连江湖武林人士也是疯狂的报纸爱好者,吴奥作为一个读书人,尽管那时江宁还没有新青年报的分社,可他也是想方设法从洛阳买到每一期的报纸观看。

    而这阿朱、阿碧。

    吴奥亲身经历杏子林大会,岂会认不出这两个当时据说是慕容复家人的两个少女。

    只是怎么两人成了新青年报社的人?

    吴奥感觉自己大脑都有些短路了。

    而后阿朱、阿碧说她们是新青年报社的总经理,总管除了报刊内容外的一切事务,如今准备在江宁开办一个分部,正要招江宁的总负责。

    “江宁新青年报的总负责?”

    吴奥一下心动了,他可是知道报纸在整个大宋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的,能够坐上这报社总负责的位置,不,只要是在报社做事,这就是一种荣誉。

    商人地位低。

    报社虽然也沾了一点经商的边,可在人们心目中,这是学问人做的事。

    整个江宁应聘总负责职位的人不少,经过层层考核,最后阿朱、阿碧选择了吴奥。

    “我的才能,在所有应聘人中间,算不上最好的。她们选上我是看中了我的义气,为乔峰鸣不平从而叛出丐帮,所以才另眼相看。”

    成为江宁新青年报总负责后吴奥很努力,同时也现自己真来对地方了,不说待遇好,走在外面倍有面子,当说里面见识的很多新事物,新规则。

    “那个什么电报,啧啧……千里之远,都能瞬间通话。”

    “这电报据说是秦仙傲明的,而后那个什么木姑娘,王姑娘进行改进的。”

    “还有那印刷机,虽然是段海峰的,可是段海峰为什么就只给我们报社用……”

    “对了,还有上面的人一个个武功都高得。”

    吴奥至今还记得有一次,阿朱、阿碧来这里视察,接到电报有急事时不经意间展露的那一身功夫。

    “一步跨出,像是横跨天际,飞了起来一样,那距离比乔帮主全力施为之下还要远得多,这什么功夫?这应该是她们后来才有的。”吴奥很清楚,阿朱阿碧在他面前展露的功夫,绝对比那慕容复要高出不知凡几。

    一个慕容家的丫环有这样的功夫,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一路拳打罢。

    吴奥走向办公桌,那里有大堆的来稿要处理。这时急促脚步声响起。

    “吴当家,王大人前来拜访。”远远的便传来声音。

    “王大人?”

    “王安石相公来了。”

    “快,快快有请!”吴奥轰的一下便冲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