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九章 捧他上道
    当然武道界相信秦仙傲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雅文8  w·w=w=.-y=a`w=e-n-8-.`com将心比心,很多人都明白,到了秦仙傲这样的‘江湖地位’,做事风格不能再像其他没什么大名气的人一样,而没摘到长生果,却假报天下这种事,别人可以,可对秦仙傲却是蠢事,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比例,秦仙傲会蠢到那种地位?

    因此——

    “秦仙傲说成功,就必然是真的成功了,只是只能摘一果,偏偏他摘的是……他这一生算是有了缺陷。”

    “前一阵子他于报上开辟自然栏目,我猜他江郎才尽,果然是江郎才尽,至少是长生诀上,他于正道无法突破,所以才择贱学而行之,避重就轻呀!”

    “且不说这事是不是真的,退一万步,就算你秦仙傲真摘得了长生诀上的成果,也是毁了,人的一生,只能摘一果,很少有例外,不可能秦仙傲也中奖能连摘数果吧?”

    “天残地缺,天尚且不全,人何能全?秦仙傲长生诀上有了缺陷才是正常人!”

    “而且这第一果,增力太低了,低得简直可怜,真不知秦仙傲……是该说他好心,还是说他愚蠢。”

    “莫不是他以为还能摘第二果?”

    一个个或摇头叹气,或心中满含饥讽,或故作惋惜,心中实则极度开心,当然一些人也是真的很开心,对秦仙傲产生了好感。

    伊川书院。

    “好,好,秦公子在这长生诀上总算是出手了。”程颐捋着胡须红光满面,“他确实需要一枚长生果呀,不然连老夫都觉得太可惜了。”

    “秦仙傲确实是人才。”杨时也点头,“他的《伦理学原理》写得多好?这样的大人才,若是摘不到长生果,对武道界的学问家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雅﹍文﹎8_﹎>  w=w`w·.yawen8.com”

    “中立言之有理,秦仙傲的学问冠盖天下。”程颐很是兴奋,“他的诗词文、经史策。解经,著书,没一样落于人后,以往这样的人谁没摘过长生果?偏偏他。我一直以为他这样的人摘不到长生果,天理难容,但是我又一直担心。”

    “担心?担心秦仙傲摘不到果?”杨时看着程颐。

    “没错,以他的智慧和学问,只要运气够好。是一定能够摘到的,只是他的学说……”程颐摇了摇头。

    “学说?”杨时眉一挑,咧嘴笑了,“没错,秦仙傲走错道了,背离天道而行,岂能合成长生诀?老师,秦仙傲这一次摘果,挑‘贱学’,他是不是也已经意识到了?”

    “或许吧。”程颐点头。“秦仙傲是个聪明人,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学说是‘逆天而行’也是有可能的,但也未必,秦仙傲高傲,这样的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要一根筋把墙撞倒的,他或许意识到自己的学说摘长生果难。”

    “可这难在他看来是自己的学说太合天道了。”程颐道。

    杨时也点头,‘越是合于天地大道,越是合于长生诀’这句定理之后还有一句,‘越是合于长生诀。也越是难以合成长生诀’。

    越是接近天地真理,合长生诀的困难就越大。

    “秦仙傲可能试过,甚至拜托段海峰及他手下太极社试过,可是他的学说摘不到长生果。这才转向,先以‘贱学’试手。”程颐笑说道,“毕竟‘贱学’虽然鸡肋,可好歹也是合于天地的,他选择这个试手气也很正常。”

    “嗯,他这些年一本接一本的出书。报上文章,那些书换一个人,就是十辈子也弄不出一本,他在做这些事的同时,还能在这长生诀上力,我是自愧不如。雅>文8﹏  w-w·w-.`yawen8.com”杨时感叹。

    “这摘长生果,就算是贱学,也是难于登天,他能成功。”程颐也是感慨,“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汴梁城。

    “秦仙傲能摘得长生果,倒是没出乎人意料之外。”司马光微笑着,眉眼间都是开心。

    “嗯。”司马康也点头,“毕竟秦仙傲的才智已经够了,若不是太过于不务正义,只要运气一来,摘果如探囊取物,只是我没想到他摘的居然是‘贱学’的果。”

    “这很正常。”司马光微笑道,“他自己的学说是完全抛开长生诀,反儒家而行,也就是逆天而行,能成功才怪,既然正统长生果摘不成,他换‘贱学’试手便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了。”

    “只是可惜了,第一次摘果便选择了‘贱学’,希望他浪子回头,归于我儒家正道,那将来,要再摘长生果,只要运气不差,未必不能成功。”司马光摇头感慨。

    吕府吕公著立在窗前,目光悠远:“秦仙傲小试身手,就摘了一个贱学果,虽然这贱学果对他是个耻辱,可是他这个魔王若是能吸取这次的教训,收心于长生诀上,而不是那些歪门邪道上,倒是天下苍生之福,武道界之福。”

    ……

    程颐、司马光、吕公著……看到这一次报导心中滋味很是复杂,秦仙傲,这个搅得大宋江山天翻地覆,搅得儒家学派提心吊胆的后生小辈终于目光放在了长生诀上面,虽然第一次只摘得一个贱学长生果,于武道界的学问家来说是耻辱。

    可是秦仙傲猖狂太久了,也该受些教训了。

    也该知道为何儒家会有那样的学术观点,而不是像秦仙傲所说的那样,不是儒家想不到那样的观点,只是那些观点不合长生诀。

    也该被事实给打醒,从而浪子回头,而且即便是不浪子回头,可是秦仙傲能够从此收心于长生诀上也是一件大好事,大喜事。

    毕竟真说起来,任何一个长生果的摘取,即便是意见与自家门派相左的长生果,对武道界解开长生诀也是大有益处的。

    退一万步说,秦仙傲从此再也摘不到一个长生果,可是他投精力于长生诀上,不再有精力在其他方面去祸害天下各派不也是件极大的好事?

    很快新的一期《武林风》布,这一期《武林风》上程颐、吕公著、司马光表署名文章。

    “极为难得,秦公子这一次摘得‘长生果’,在老夫看来算是一个小奇迹……”

    “毕竟秦公子不同于他人,秦公子这些年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大的大忙人,他硕果累累自不用老夫说,老夫只是想说的是,以他的情况,能为长生诀腾出来的时间短得可怜……”

    “这么一丁点挤出来的时间都能够摘得长生果,岂能不是一个奇迹!”

    程颐对秦仙傲这一次摘果给予了高度的称赞,而后司马光——

    “我想大家都知道秦公子这一生,在学问上已经接近于十全十美,唯一缺的就是长生诀上面,一个真正的大学问家,可以没有任何拿得出手和文章和书籍,甚至言论学术观点,却不得不在长生诀上取得成果……”

    “秦公子大才,所著书籍任何一本都是传世名作,可是能不能传世,除了书本身的内涵外,与作者本身够不够格,也是极为重要的,秦公子勉强能够够格,可这够格只是普通江湖,在武道界,看实力只看一个,你是否摘得了长生果……”

    “秦公子这一次小试身手,以‘贱学’探路无疑是成功的,可是……”

    一直以来,摘得长生果对武道界都是大事,每有后辈取得成功,前辈往往会给予赞扬,秦仙傲摘得长生果,在武道界看来,也许会有前辈来捧场,可这前辈,顶多是王安石,及王安石所率领的新党,可是谁也没想到,居然是被秦仙傲弄得灰头土脸的程颐、司马光、吕公著等人。

    而且这一次程颐、司马光、吕公著在《武林风》上可以说是极高赞扬了秦仙傲。

    这种赞扬,很怪异。

    如果秦仙傲是摘得正统的长生果,收获这赞扬倒是正常,可是这明明没有……怎么也会?

    程颐、司马光、吕公著抱的什么心思。

    当然也有不少人看出了一些名堂,比如说程颐、司马光、吕公著虽然赞词如潮,可这赞扬主要是秦仙傲能够以万忙之身,在写《伦理学原理》《论语正义》等文章之余,还能摘得长生果,这很了不得,毕竟‘贱学’之果也不是容易摘的。

    可是这赞扬之后的言外之意,却也表达得极明显。

    那就是‘贱学’长生果,就算对普通武道界的学问家而言,也是不够的,没资格登上大雅之堂的,你秦仙傲不是普通人,弄一个‘贱学’之果,更是与你的名气完全不匹配。

    “天下英雄,后辈之中,唯秦与段持牛耳,然而段海峰已经半年三入阁,十全十美了,你秦仙傲若是要与段海峰并肩而立,也必须半年三入阁,而这还不能是‘贱学’上摘果的半年三入阁,而是正统学术上。”

    吕公著的一句话可以说完全暴露了三人这一次实赞暗讽的意思,就是你秦仙傲这样的身份,就算是摘一个正统长生果也不够,远远不够,甚至摘三个,四个,五个也是不够,要想不浪费你已经写出来的那些学说书籍,就算像段海峰一样‘半年三入阁’,连摘三个正宗长生果,也只不过勉强及格,而现在,弄一个‘贱学’长生果,好意思在人前显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