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九章 斩首
    “哈哈,铜驼是我的!”

    刀闪亮,剑阴狠!长江岸的树林子中,近百先天高手混战着,完全混战着,只要有人攻向那中心的青衣大汉,便总会有人阻止,看起来好像都是在保护那中心的青衣大汉,可是又个个都杀向青衣大汉。﹍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我不是铜驼!”那青衣大汉疯狂嘶吼着,同时拼命的挡着那各种攻来的招式。

    “哈哈,铜驼,现在怕了,摸秦仙傲老虎屁股时怎么那么胆大?”

    “我……”青衣大汉双眼通红愤怒。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青衣大汉心中有些绝望,可是不甘,他绝对不甘心,“不,一定,一定能逃出的,这些人一个个心怀鬼胎,这就是我的机会!”

    “呼!”一个巨大的金锤轰向青衣大汉。

    “真的,我真不是铜驼!”青衣大汉连拼命挡着这一锤,眼看挡不住,旁边一刀横劈过来,将那一鞭给挡了回去,“雷霆子,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打什么商量,谁杀了铜驼,谁得秦仙傲的神书奖励!”雷霆子冷笑,他天生神力,再加上先天境界极高,这么多人争着杀铜驼好去和秦仙傲领赏,最后的赢家一定是他雷霆子,雷霆子很自信。

    “雷霆子,你身手是最高,可那又如何,人人都知道你身手最高,都防着你,你真的以为最后赢家是你?”“杀铜驼不是身手高就能的,还得靠运气!”“雷霆子,这又不是排武功高下,哈哈,杀铜驼除了武力外,还是靠脑力!”一个个都说道。

    雷霆子眉头一皱,事实确实如此,若不是这些人中大部分人的火力都是攻向他雷霆子,他早就杀了铜驼。

    “狂笑,你且说说。不过老子先说好,不管什么提议,老子一定要占大头。”

    “大家所求不就是秦仙傲的神书么,为什么非要自己独家得到。大家一起财,一起得神书岂不更好?”狂笑朗声道。

    很多人眼睛一亮。

    青衣大汉脸色极为难看:“我真的不是铜驼!”

    “没错,让我雷霆杀了铜驼,我得到神书后一定也给大家一份。雅文吧 ﹏ w`w-w=.-y=a·w-e-n`8`.com”雷霆子哈哈大笑,金锤轰向青衣大汉。

    “我命休矣!”青衣大汉眼中闪过愤怒无奈。这时一条鞭,二把刀架了过来,直接将金锤挡了回去。

    “管老头,吴十全、穿云雁,什么意思,难道还怕我雷霆子说话不算话?”

    “雷先生莫急,并非我们信不过你雷霆子,而是我们黑·道中人做事,向来就是先小人后君子。”管老头笑眯眯反手一刀劈向青衣人,被狂笑挡回来后脸上依然笑眯眯的。“雷先生您的五雷门太强大了,若是你真要赖帐,空白白牙的我们也拿你们没办法。”

    “没错,这一次的事最好就是最弱的那个门派去杀铜驼,而后再领赏。”狂笑朗声道。

    一个个暗中点头,最弱的领了神书,其他门派人人都不怕他敢独吞,就算他敢独吞,众人也敢从他们手中抢到。

    雷霆脸色难看。被围在中心的青衣大汉心中更绝望。

    “雷霆子,你也不必耿耿于怀。你想想,现在这世道,不说上有慈航静斋、阴癸派,就段海峰的太极门有秦仙傲帮助。一旦展起来,未来如何,还难说,你五雷门也不可能独霸天下,倒不如借此结点人缘,让大家领你一个人情。”

    雷霆子脸沉如水。也知道对方这话真有理。

    “也罢,这一次算你们欠我老雷一个人情。”雷霆退出丈外。

    “这里最弱的门派是我小吴门,所以这一次就由我……”“呸,吴十全,你好意思说你是最弱的?”“最弱的是我江竹门。”“不对,是我黄鹤门!”一个个争执着,很快众人达成协议由相对讲道义又较弱的白道门派黄鹤门出手。一个个围攻着青衣大汉,其中一个黄衣人一剑直接刺入青衣大汉胸口。

    “我……我居然真的……”青衣大汉看着胸口的剑,满眼不可置信。

    “铜驼,来世投胎记住教训,人可以猖狂,可是眼珠子一定要亮,有些人能惹,有些人那是千万要绕道走。”黄鹤门黄晴川感叹道。

    “可是……我……真的不是铜驼,真的不是!”青衣大汉缓缓倒地。﹏﹎>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一个个看着倒地的青衣大汉神色复杂,其中有十多个高手眉头这时却皱起来,忽然狂笑脸色微变:“不好,这人怕真不是铜驼!”顿时——

    “他至死都没用出逆行门的招式,开始还可以说是故意隐瞒身份,可临死都这样,这就说不通了。”“这事确实蹊跷。”

    “可这人不是铜驼又是谁?样貌,身材,身高都与铜驼,他自称叫哈钵卡儿,可是哈钵卡儿是什么人?先天武林根本没这一号人物!”

    “看看就知道了,铜驼肋部曾受伤,必有痕迹。”

    狂笑一刀挑开这青衣大汉胸口的衣服,一个个目光看向他左肋,而后很多人脸色难看。

    “不是,完全不是,肋骨断折,重新长合,必然有骨节,他的肋骨平滑,绝对没有断过。”

    “啪!”一只的按在青衣大汉胸口,稍一摸,便收回,另一只手也按上青衣大汉左胸,一个个摸骨,脸色都极难看。

    “看来这一次白忙活了,走喽!”

    “既然这不是铜驼,那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告辞!”一个个连往外走。

    “慢着。”

    “怎么,狂笑,你又有什么鬼主意?”雷霆看着狂笑,一个个已经走出十数丈外的也连转过身。

    “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是第几次弄错了?从秦仙傲布通缉令到现在已经多久了,为何还没抓到铜驼。”狂笑沉声。一个个皱眉,这确实是令人头痛的事。

    “如果我们永远抓不到铜驼,是不是秦仙傲的神书永远不去拿?”狂笑冷笑。

    “哦?”一个个心头微跳,整个天下抓捕铜驼,按理说是能够抓到的,可万事无绝对。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即便抓到铜驼。找到真正铜驼的踪迹的也可能只是一两个门派,可是整个天下都想要秦仙傲的神书,该怎么办?”

    “没错。”穿云雁点头,“虽然铜驼举目皆敌。身无立锥之地,可是有一个地方,他若是去了,我们也拿他没办法,那就是海上。”

    “铜驼若是乘海船东渡。或者南下,我们要拿他还真的不容易!”管老头也点头,目光看着狂笑,“狂笑你有什么好主意?”

    “好主意是没有,但是我们必须先做打算,找不到铜驼,可是秦仙傲还是很容易找到的。”狂笑冷笑。

    “秦仙傲?”一个个皱眉。

    “狂笑,你什么意思?”

    狂笑咧嘴一笑:“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我们何不直接找秦仙傲要书?”

    “直接找秦仙傲?”雷霆哧的笑了起来,“狂笑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找秦仙傲要书,铜驼就是先例。”

    “嗯。”穿云雁冷着声音道,“这秦仙傲,是个曹操似的宁可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他的角色,别说绑架他报社的人,就是绑架了他老父老母,要杀了烹肉,他也会像刘邦一样笑着说道‘分我一块肉’,我们如何对付?”

    很多人点头。铜驼惹秦仙傲,秦仙傲满天下杀人,这没什么,在很多人眼中除了暴露秦仙傲是个心狠手辣。绝不按道德行事,为了报复,甚至不择手段,能胡乱杀人的魔道中人外,其他的畏忌倒不是很多,真正让天下人畏忌。不敢惹秦仙傲的是那份通缉令。

    狂笑冷冷一笑:“我自然知道不能绑架来对付秦仙傲,我们需要做的是斩道!”

    斩!

    众人心中狂跳。

    “你是说杀秦仙傲?”雷霆子沉声。

    “是杀,更可以说是逼!”

    “逼?”

    “怎么逼?”

    “还能怎么逼。”狂笑冷笑,“直接找秦仙傲,当面刀对刀,剑对剑,开门见山的直接向他要。”

    “你是说,直接武力逼迫秦仙傲?”雷霆子眉一挑,眼中闪出明亮的光芒,很多人也兴奋起来:“没错,秦仙傲不给,直接杀了他就是,只要除去了秦仙傲,段海峰和太极社就更容易拿下。”

    “哈哈哈哈!”忽然大笑声响起,很多人连皱眉。

    “吴十全,你笑什么?”

    “哈哈,斩道?直接杀了秦仙傲?”吴十全笑得前仰后合,“难道你们忘了嵩山之事,慈航静斋仙玉婷都被秦仙傲一招给拿下了,我们凭什么?”

    “秦仙傲不容易拿。”管老头也点头说道,“即便嵩山那个人不是秦仙傲,可终归是秦仙傲的人。”

    “没错,去直接逼杀秦仙傲,这比铜驼还愚蠢,不说那个一招拿下仙玉婷的人,就说太极社这几个月爆摘长生果,不知多少先天高手受其恩惠,我们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一个个连说道。

    “哼,这些我狂笑岂会不知?”狂笑冷哼,“秦仙傲的底牌,一是受其恩惠的大量先天高手,可是这些先天高手也是有门派的。”

    “那又如何?”

    “我们这一次不是这几个人,而是联络天下诸门派。”

    “联络诸门派?”

    “所有黑·道门派全部联合起来,事后得到神书,各个有份,还怕秦仙傲么?受秦仙傲恩惠的多是黑·道门派,我们不需要他们加入进来,只需要他们到时袖手旁观,你说他们会怎样?”狂笑冷笑道。

    立时一个个心中恍然。

    “若是如此,因为他们也想要神书,所以,不参予进此事,已经是很不错了,劝说他们袖手旁观倒是容易。”

    “即便有一些不听话,如果我们联络了整个黑·道,那也不必在乎,至于那一个高手……”

    很多人笑了起来。

    蚁多咬死象,整个黑·道一起逼宫,别说一个高手,就是十个那样的高手,也得落荒而逃。

    “既然如此,那暂且说好,如果再找不到铜驼,那就这么做……”近百个先天高手商议着具体细节很快一个个兴奋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