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五章 请秦先生论道
    湘江去洞庭湖入口有一白马寺,因屈原流放,曾骑白骥于此渡江,又因杜甫游洞庭于此作《白马寺》一诗而得名,白马寺不远依山傍水有一大庄院。雅文吧  w·w`w·.·y=a·w·e=n8.com

    此刻庄院中欢声笑语,酒肉香气薰人。

    “司马先生,我敬你一杯!”一身大红喜袍的中年人举杯向司马明敬酒,司马明连受宠若惊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王先生,”中年人看向一旁微笑吃菜的王安石。

    四周顿时一静,脸上都露出笑容,秦朝也露出好笑的神色。

    一身红袍的中年人叫祖日桓——一个因破碎虚空而来的大牛人。

    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人人都知道叫祖冲之,可是另一人却少有人知,那就是祖日桓。祖日桓是祖冲之的儿子,父亲子俩的数学成就都十分丰富,《缀术》是他们的代表作,被列为《算经十书》之一,只是后世失传。

    祖日桓解决了魏晋时期刘徽未解决的问题——计算球体的体积,其中他运用到了‘幂势既同,则积不容异’的原理,在后世西方直到十七世纪才由意大利数学家卡瓦列利发现,比祖日桓晚一千一百多年。

    当然父子俩最为有名的是数学上的成就。

    可是天文上,祖冲之创制了《大明历》最早把岁差引进历法,祖日桓两次向梁武帝提出修改历法,纠正何承天元嘉历法的疏远。

    机械上,祖冲之曾造指南车、欹器、千里船、水碓磨等,都极有成效。

    祖日桓和祖冲之主要研究方向是数学、天文及机械,自然他们的处境与沈括一样,与正统学派格格不入,也因此祖日桓破碎虚空后来到这里。发现被唾弃的‘贱学’已经成为整个武道界人人争相研究的香饽饽。

    大喜过望,混得如鱼得水。

    又因秦朝对祖日桓极为看重,引荐他与沈括交往,这些年如果说科技上有什么大的进步,就是祖日桓与沈括在数学上做出了惊人的成就,最牛的是两年前两人合出了一本书——《坐标几何》。﹎>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不愧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的儿子。”秦朝心中很是感慨。坐标几何就是后世的解析几何。

    笛卡尔的解析几何后世人学起来极简单,好像就那么回事,可这是事后诸葛亮的看法,实质上,解析几何将‘数’与‘形’进行统一,并在数学中引入了变量的思想,是真正推开了一扇大门,是数学史上一个划时代的变革。

    因此恩格斯就曾说‘数学中的转折点是笛卡尔的变数,有了变数。运动进入了数学,有了变数,辩证法进入了数学,有了变数,微分和积分也就立刻成为必要的了,而它们也立就产生,……’

    很多牛人都对解析几何给予了高度的赞誉。

    也因此,秦朝一看到祖日桓和沈括居然这么快就弄出了解析几何。几乎都有些懵了,而后便在报上花大量的笔墨在报上不遗余力的吹捧。

    也因秦朝的吹捧。原来武道界还不怎么待见的解析几何立即身价狂涨,而祖日桓也因此成了武道界宗师级别的人物。

    沈括也算是咸鱼翻身,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张夫人的欺凌,至少,祖日桓找沈括商讨学问,张夫人绝对会躲得远远的。

    祖日桓功成名就。不知怎么和程颐的孙女程静思看对眼了,或者说是程静思倒追祖日桓,便有今天的这场婚礼。

    看着祖日桓要向王安石敬酒,一个个暗中偷笑。

    “王先生的气魄和远见卓识为我所佩服,您能来我的喜宴。日桓受宠若惊,这一杯劣酒,还望王先生不要推辞。”祖日桓说道。王安石手淡淡一摆:“我从不喝酒。”祖日桓一愣,端着酒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了,景烁,介甫这人是真的从不沾酒,别说你,就是当年他在包拯手下办事,包大人敬他酒也被他冷冷拒绝,前些年段海峰的婚礼上,他也照样不给面子,你用茶敬他一杯就是。_ ﹏雅>文吧  w·ww.yawen8.com”程颐笑呵呵说道。

    “原来如此。”祖日恒朗声一笑,给王安石敬了杯茶,而后看向秦朝,四周再次安静下来。

    “秦先生,静思曾就学太极班,现在又是太极社成员,可以说你就是她老师,我自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多得你的照顾,让我接触到岭南的先进科学技术,所以我眼中,你也是我的老师。”祖日恒沉声说道。

    “哈哈!”秦朝一笑,“景烁,我也就给你帮了点小忙,老师二字千万莫提,我承担不起。”

    “秦先生,你对我的恩惠,我祖日恒岂敢不记在心上,可是……”祖日恒声音陡然尖锐,“这些年我找你请教数学、机械、天文上的学问,不是找不到你人,就是被你推三阻四的拒绝,一次两次也罢,八次九次尚可,可是三十七回,每一回都被拒绝,秦先生,你这究竟是何意?”

    “这……”秦朝心中苦笑,为何不愿与祖日恒谈论学术,一来是秦朝确确实实很忙,《新青年》报各栏目不能停载,岭事的不断渐近改革,每一次改革都要费尽心机,学问上的事要忙,长生诀算法要研究,灵气上的研究更是一个超级耗时间的大户,除此之外,秦朝也不想亏欠家人,因此能抽出时间也都用在陪伴家人上面。

    最重要的是秦朝不愿意科学上一切都由自己包办,远离祖日恒,让祖日恒自己做出科研成果,对秦朝来说意义更大。

    “景烁,我是极为看中你的,远离你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不必多心。”秦朝微笑说道。

    “不多心,岂能不多心?”祖日恒声音高昂,“我也是知道秦先生你贵人事忙的,我也不想多纠结于过去,这一次,我的大婚,诚蒙秦先生您看得起。日理万机中抽空来吃酒席,很是看得起我,我本不该多加叨扰,可是心中有些疑惑,不解决总感觉不快,因此想请秦先生答应我一次。这一次婚礼为我解一些惑。”

    “景烁,你这又是何苦了,这大好的酒宴……”秦朝摇头。

    “我们都是做学问的,什么事情都可以丢下,唯独学问为第一等。”祖日恒吐着酒气喝叫道,“我想不仅我祖日恒想看看秦先生论道,其他人也必是如此。”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起哄声。

    “哈哈,秦公子,你就给景烁解一解惑。”

    “秦公子文章犀利。大家有目共睹,可是现场解答,这种事情大家很少见,我们也正好可以一睹为快!”一个个起哄。

    秦朝眉头皱起。

    祖日恒将酒坛一放,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秦朝道:“秦先生,对我来说,学问重于一切,今天你要是不愿意指点鄙人。我就……我就……”

    “就什么?”四周哄笑响起。

    祖日恒一捋袖子,粗着声音道:“我就不洞房了!”整个四周笑声响起一片。“好!”秦朝沉声开口。眯着眼扫了一眼脸色坚定的祖日恒。“这祖日恒看来当了真。”秦朝自然看得出祖日恒并非在说笑,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人还真可能自此不与程静思同房。

    “秦先生,您请稍等。”祖日恒脸上浮起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容,他一双沾满酒气的大手连向着怀中衣服内掏去。

    “秦先生,景烁是我们天外来客中最杰出的学者之一。”

    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而您也是贵世界本土最杰出的领袖。景烁向您请教学问,代表着我们天外来客与贵世界的较量。”

    较量?一个个看向说话的青衣老者,这人虎背熊腰,身高二米三,一身皮肤上毛发极长。

    “祖圣才。你什么意思?”韩忠彦沉喝道。秦朝微微蹙眉,这些年隔三差五便有天外来客到来,而祖圣才是九年前降临的天外来客,他建立天域门,很多天外来者都宣布加入天域门,因此天域门也成为武道界极有特色的一个门派。

    这个门派一开始众武道界人士并未当回事,可是五年前,天域门便开始在科学上有了建树,尤其是祖冲之的数学,祖圣才自己写的《屈光学》以及天域门另一牛人卡洛多的《气象学》都水准极高。

    尤其是众人沉迷于御空术的灵气研究与摘长生果之上,科学上自然就忽略了,而秦朝这些年也没有在科学上发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祖冲之、祖圣才、卡洛多的一些成就就显得格外亮眼。

    这本没什么。

    可是祖圣才因着这些成就变得极狂妄,称本土派没什么,甚至他以学问设擂台,向刘琴求婚,虽然刘琴不理睬变得无疾而终,可是这也成了武道界本土派的一个耻辱,偏生,自然科学最近众人还真拿不出什么好的成果来压下天域门。

    “我等天外来客,头脑并不比你们本土派蠢,道德上也不弱于你们,可是你们眼中,我们一直都是另类,一直都是低人一等。”祖圣才声如雷霆。

    众人脸色沉凝,这么多年天外来客不断,大家也不是傻子,自然摸到了很多规律,比如说,天外来客所在的世界的科学是落后于这里的,武学是落后于这里的。

    也因此有人提出了一条让所有天外来客不舒服的定律。

    世界有等级,破碎虚空就是进入高等级的世界,所有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所在的世界是低于我们这个世界的。

    “虽然这些年,我们天域门取得了很了不得的成绩,可与你们共处时,一说起这事,你们往往就是这算什么,比起秦公子,段海峰发表的学术著作,这是小巫见大巫。”祖圣才声音满是不服,“秦公子,段公子的成绩我承认,可那些都是以往的,这些年来,他拿出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祖圣才猛的眼睛瞪向刘琴,“刘先生,我祖圣才哪里配不上你?每次我和你说话,你总拿段海峰、秦仙傲来搪塞,这一次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刘琴眉头一皱,祖圣才人才不错,又兼对她刘琴一往情深,确实是良配,奈何……她心中另有他人,也因此每次祖圣才前来纠缠,她都是能躲则躲,躲不过也想方设法赶他走,自然而然的不时拿段海峰、秦仙傲做挡箭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