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章 青衣女侠
    “霍总镖头,请进!”秦朝拉开门,眼睛扫过门外当先的皂衣大汉,落在大汉身后高挑的青衣少女身上,少女身材十分健美,穿着青色劲装显得格外英气勃勃,此刻少女眼睛对上秦朝的眼神,蓦的一亮。

    “是他?”

    青衣少女黛眉微一蹙,便恢复淡然。

    “她见过我?”秦朝心中疑惑,这时也现青衣少女身旁还站着一个看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衣男孩。

    “秦兄弟,昨晚休息得可好?”霍总镖头跨进一步笑着询问,旁边青衣男孩明亮的眼睛只是怪异的看着秦朝,昨天这小男孩来镖局说自己是秦家寨人,让总镖头出来接见,外门伙计都差点当成是谁家调皮小娃娃跑到镖局里来恶作剧,差点动手扔出去,也就在那时,这小男孩似乎看出伙计不信。

    微微提脚一踩地面,咚的一声,整个落脚处青砖地面都凹下去寸深,这小伙计才脸色大变,连报告自己父亲。

    “还行!”

    秦朝淡笑道,又冲青衣男孩和少女露齿一笑:“霍三公子,霍二小姐,你们也请进!”

    秦家营生的路很杂,多是杀人放火的买卖,滇南这一带的社会传统,镖局、正规强盗山贼、官府相互之间自有一套潜规则,大家都遵着规则来,各取所需,才相安无事。秦家有开镖局,有武馆的,甚至也有做强盗的,按这潜规则,秦家子弟上山能有山贼强盗接待,当然这山贼是正规山贼,而非那种平日有正规营生,偶尔干一票的游击山贼,而入市,如果有镖局武馆,那该地的镖局武馆也该认真接待,除非是秦家对头。

    秦朝进了这小镇城池,这里既然是霍家镖局的总部,秦朝自然过来。

    “这霍家镖局结交天下,对我秦家寨和关家寨一视同仁,可骨子里还是倾向关家寨的。”

    秦朝记得前世一本武侠里,将大理关秦两家争斗写成故事,这故事中关家是正派,而秦家完全成了反派角色,秦家寨覆灭,帮助关家大侠关诗云的人中就有这霍家镖局。

    “这霍二小姐霍青衣可是有名的正派女侠,果然英气逼人。”秦朝又多看了几眼那青衣女子,霍家剑法共七十三路,比起秦家五虎断门刀还要差一个等次,在江湖上并不怎么混得开,可怪异的是,霍二小姐于剑术天赋极高,七十三路霍家剑法在她手中使出,鬼神莫测,其人又很有侠义心肠,被江湖人尊称为‘青衣女侠’。

    三人进了屋,分宾主坐下。

    “秦兄弟,我们这里是小地方,城中没有什么好玩的。”霍总镖头‘霍八’笑眯眯的。

    这时江湖中人混,讲究的就是一个脸面和名声,这名声靠的就是广结朋友,仗义疏财,这小男孩既然是秦家寨人,而且身手不凡,就是江湖武林中人,霍总镖头虽然没有《水浒传》中卢俊义、宋江、柴进等人那般豪爽阔气,可也是老油子,自然不会去将他当真正的小孩子看。

    “不过城中白云楼的酒很香醇,别的地方喝不到,秦兄弟年纪小,不喜欢喝酒的话,还有城南王婆的大料夹葱饼,也是一大特色,城北有家过桥米线店,哈哈,我老霍是一天不去叨扰一碗米线,就浑身都不自在……”霍八显然接待秦朝这种‘江湖中人’不是一次两次,坐在那说着本地特色,城中玩处,风趣幽默,一桩桩如数家珍。

    “总镖头太客气了。”秦朝等他说完周边风景名胜,便转移话题,“小子这次来叨扰,只是找个人,无须太麻烦,总镖头只需提供小子一席床,几碗粗茶淡饭,小子便感激不尽了,其余可有可无。”

    “找人?”

    霍八看着秦朝,忽的神色一动,询问道:“秦兄弟找的莫非是‘修罗刀’女侠?”秦家寨生意做得‘大’,滇南,大宋多有其子弟,但这万劫谷周边,霍八唯一知道秦家寨人就只一个‘秦红棉’。

    秦朝眉一挑,点了点头:“总镖头莫非知道我姑姑的住处?”

    修习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秦朝并不太在意身份的严格保密。

    “‘修罗刀’秦女侠一向嫉恶如仇,多有打抱不平,锄强扶弱的侠义之举。”霍八一脸敬佩感慨的说道,“她的侠名,我是敬仰很久的,也听说她就在周边,一直想去拜访,又生怕我这等粗人污了她的声名,是以一直未去叨扰。”遗叹的摇了摇头,看向秦朝,“秦兄弟,秦女侠隐居仙庐具体位置,我并不知晓,不过我霍八在这一带也有点小名望,可以帮秦兄弟打探一番。”

    “打探?”

    秦朝皱了下眉:“总镖头的人脉我是信得过的,可是我姑姑既然隐居起来,就是不想太多外人知晓,总镖头要是一打探,呵呵。”秦朝笑看了眼霍八,“我想就算总镖头再怎么小心翼翼,怕也会闹得满城知晓!”

    旁边霍青扑哧一笑:“你说话倒是风趣,什么满城知晓,我爹的人脉可没这么夸张!”

    霍八也是满脸笑意,秦朝这话是捧了他一下,只是捧得妙,让人一点也不反感,特别是秦朝的年纪,说这话更让人听得舒服。

    “秦兄弟言之有理,我霍八也就不多叨扰了,不过找人也不必急,嗯,秦兄弟难得来一趟,便由小女作东,陪秦兄弟在这四周玩玩,也好让我们尽尽地主之仪,如何?”

    霍八期盼的眼色看着秦朝。

    秦朝眯着眼,略一点头。

    人在世间混,就要遵循世间规矩,秦朝既然来到了这霍家镖局,除非事情紧急,总不可能真的只要一张床,三碗饭,那样反而让主家尴尬,而且秦朝对‘青衣女侠’也很有兴趣。

    随后秦朝、霍青便出了这镖局。

    热闹街道上。

    霍青背插宝剑青衣飘飘,显得很是精神。

    “秦兄弟,你昨晚露的那一手,可真俊!”霍青瞥了眼秦朝腰间的柴刀,嫣然一笑,“你露出的那三招刀法,我爹说都是二郎断门刀,嗯,很不错的,秦家的刀法都这么漂亮么?可为何,用了把柴刀,这柴刀……我当时还真不信你是秦家人。”

    秦朝一笑,昨天去霍家镖局先是露了手‘铁脚沉砖’,霍八出来后,秦朝又随手施了三招刀法,霍八看到后,再也没有说任何废话,便恭恭敬敬接待了。

    “我家最近手头拮据。”秦朝朝霍青咧嘴笑道。

    “拮据?你秦家寨拮据到买不起砍刀?”霍青格格笑着,走了两步忽然一指左前方一个铺子,“这里是王婆的大料夹葱饼,到了我们这里,不吃大料夹葱饼等于白来了,走,我们去尝尝……”

    “好咧!”

    ……

    一路逛,这城里玩的风景名胜不多,特色食物还算可以,霍青带着秦朝穿街走巷,尝着各种美食,至于钱,秦朝一慨不管,主人家付帐是规矩。

    下午晚饭前。

    “秦兄弟,就这里,德叔的蒸腊三宝,可是一绝,那酱香……嗯,想着我都流口水了。”

    三间不高的木瓦房,门窗都斑斑驳驳,只是大门上面挂着面牌子写着‘腊蒸三宝’四个黑字,霍青、秦朝走了进去。

    “德叔,蒸腊三宝两份,其它小菜你看着来三四碟!”霍青叫着,便有一个五十岁的黑衣老头笑眯眯的走出来招呼两人在窗前桌子上坐下,很快饭菜上来,果然香气四溢。

    “秦兄弟,今天吃完这腊三宝,我们便回去,你要去的是万劫谷,必须经过善人渡,我们这里小地方,也就这善人渡非常有趣,是两条荡悠悠,摇个不停的铁索铺着木板……”

    两人吃着饭菜,霍青不像秦朝前世书中的讲的那样矜持,话比较多,而且时不时还打趣两句。

    刚吃到一半——

    “二小姐!”

    门外匆匆赶来一人,是霍家镖局的外门伙计,这伙计向霍青打了个奇特手势。

    “秦兄弟!”霍青尴尬一笑。

    “你去吧,不必管我。”秦朝笑说道,霍青歉意一笑,而后向那伙计一招手,两人走进旁边一个小屋子里,秦朝笑着挟了一块腊肉,忽然眉一皱,只听耳边隐约传来隔壁屋子里霍青两人压低声音的说话声。

    “谢天谢地,我追了你们半个下午了,总算你们俩个还没回镖局!”

    “怎么啦,霍朴?”

    “二小姐,镖局里又来了客人,总镖头让我通知你,这一次来的客人是红花山的。”

    “红花山?来了几个?”霍青说到这时声音略微大了一点。

    “不多,也就两人,总镖头说让你安抚好那个秦小兄弟,你和他在外找个住处,别回镖局了,嗯,最好明天带他去别的善人渡、仙人脚等地方,千万不要在这街道里逛。”

    “你们是怕我们和红花山的碰上了?”霍青低沉着声音,“红花山是强盗,他进了我们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嗯。”伙计霍朴声音压得极低,“这红花山和秦家有仇怨,这二小姐你也是知道的,而这次,显然是他们知道了‘修罗刀’的住处,特意来找‘修罗刀’麻烦的,而秦小兄弟也恰好到此,他们要是知道他是秦家寨的,所以……”

    “我知道你意思,真是麻烦,这秦兄弟既然到了我们霍家镖局,就得由我们罩着,绝对不能让他出事,可那红花山的……,只能让他们两伙避开,都不知道对方存在。”

    ……

    话语隐隐约约的,没多久,两人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