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17 总裁你好贱(四)
    林听雨想关掉手机,但一想明天一早还要靠着手机闹钟起床呢,无奈只得将手机扔得远一点,翻个身继续睡。

    接下来的几天,林听雨继续前半个多月的生活,起床、洗澡、穿上职业套装、化妆、开车出门吃早茶,然后在九点之前赶到公司。

    几天后,林听雨象池琳那样到一品粥屋吃早茶,桌对面突然就多了一个人。

    正埋头一边吃粥一边拿手机看今日新闻的林听雨抬起头,就见对面坐着一个脑袋大脖子粗的家伙,不是那个邹城是谁?

    “池琳。”邹城笑得一脸灿烂,就好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邹总,有事吗?”既然他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林听雨就更加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了,淡淡地问,“还是,你也碰巧在这里吃早茶?”

    邹城也要了一份早餐,道:“这些日子我在外地出差。”

    总裁大人,你不是这些日子在出差,而是一连失踪了两个月还多。林听雨继续淡定地吃早茶。这个又老又丑的渣男是出差还是失踪与她有屁毛关系?

    见一向对自己求之若渴的池琳今天居然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邹城郁闷了一下下。

    不过,根据池琳以往的经验,这个抖m总裁大人最好的就是这口。所以,任凭林听雨占据着自己的身躯代替自己对总裁大人不咸不淡,池琳那虚弱的灵魂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邹城脸色仅仅沉了一下,便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问道:“最近工作和生活都好吧。”

    林听雨冷着脸淡漠道:“都好,谢谢邹总关心。”

    邹城呵呵笑道:“怎么,这些日子没见到我,不高兴啦?”

    林听雨怪异地看了一眼邹城,总裁大人,你想多了。

    某人继续品尝美味,要知道在现世,她可是吃不起这么贵的早饭,最多就是煎饼果子油条馄饨什么的。

    喝营养粥是只有池琳这种高管才会做的事,因为一碗就等于喝掉了林听雨一整顿的饭钱。可是早饭光喝一碗粥哪里能够啊,总要吃些干的,这才能支撑一上午的工作。

    所以池琳的营养早餐,一顿可是顶得上林听雨好几顿的饭钱。某女可不会浪费这种享受美味的机会,让某个渣渣总裁大人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邹城道:“我是真的有事出差。”

    林听雨有些不耐烦地道:“邹总,这种事没必要跟我这个下属接二连三的汇报吧。”

    邹城脸上浮现出几许尴尬,终于愠怒说道:“你不要这么小肚鸡肠,一点小事就斤斤计较行不行?”

    林听雨在心中直翻白眼,这是她在斤斤计较么?她继续淡定,道:“邹总,你再不吃,粥就凉了。虽然你很有钱,但不要这么浪费吧。”

    其实她很想说,如果你不吃就给我吃吧,不过,这明显不符合池琳的意愿。

    这种低俗小市民才会说出来的话如果真的从池琳口中说出来,肯定会让池琳在邹总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所以林听雨只能把这句话给生生地换成了上面的那一句。

    邹城又道:“你不用生气。早就跟你说过,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对你和对其他的女人不一样,你没必要整天象深闺怨妇一样,这么魂不守舍幻得幻失的。”

    林听雨若有所悟。大概就是池琳一遇到关于邹城的事就会有些魂不守舍幻得幻失,所以才给邹城造成这种印象——无论他怎样践踏这个女人的感情,这个女人都不可能放弃他。

    没办法,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爱他。他邹城以两千块钱起家,如今事业做到这么大,已经有了几百亿的身家,自然是有无限魅力和无穷尽的好感度。

    大概邹城觉得他在池琳心中的好感度仍旧居高不下,脸上现出了几分得意。

    林听雨用纸巾擦了擦嘴,道:“邹总,你慢用,我吃完了,就先去上班了。”说着拿起挎包准备买单。

    邹城道:“你走吧,我来买单。”

    林听雨道:“对不起,我只付我的那一份。”

    邹城囧。

    林听雨付了自己的早茶钱,提着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邹城看着她消失在门后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皱,心道:“今天的池琳和以前好象很不一样啊!有什么不一样呢?”微微一回忆、比对,他就轻笑起来,“好象比以前生气的时候更冷更有意思了。”

    如果林听雨知道这位邹总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有吐血的冲动。

    人家好好对你,你就觉得人家无趣,甚至失踪闪得远远的;人家对你不咸不淡,完全无所谓了,你就觉得“更有意思”,总裁大人的高端思维模式果然不是他们这些低俗小市民能够理解的。

    晚上,林听雨下班回家。因为今天没加班,所以回家比较早,她途中经过一个市场,买了些菜打算自己回家做晚饭。可是,刚刚提着菜从小区的停车场走了出来,还没进小区呢,就看见一辆车慢悠悠地靠近了自己。

    车窗向下打开,露出里面人那张典型的大款脸型,因为笑得太过灿烂,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道:“池琳,一起去吃晚饭吧。”

    林听雨坦诚说道:“不用了,我已经买好了菜,打算回家自己做晚饭。”

    邹城笑得更加灿烂,道:“是吗?那正好我晚上有空,不如咱们两一起做吧。”

    林听雨脸上绿了绿,但还是勉强搞出一丝笑容,道:“这,怎么敢劳烦邹总呢?”

    邹城道:“不要紧。你等我,我把车停好就马上过来。”说完也不等林听雨答应,就把车开向停车场。

    林听雨撇了撇嘴,这个渣男真不是一般的烦人啊。

    可是,她又不能说她不是池琳,她的任务就是代替池琳活下去,一方面让她的生活继续,*不要因为不能进行正常的饮食、行动而死去;另一方面还要按照池琳的意愿活。

    池琳现在就是不想让邹城知道她为他伤心难过到那种程度。不然以邹城那种抖s性格,肯定会得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