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18 总裁你好贱(五)
    他可不会觉得自己对不起池琳,也不会觉得这样对待一个爱他的女人是多么残忍。而且,多半还会在他和池琳相处几天之后又觉得腻味了,然后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池琳。

    再者,池琳的自尊心很强,不想让邹城发现自己为了他变得这么软弱。

    所以,现在林听雨不能暴露她是穿越女的事实,不然就无法解释池琳为什么会灵魂虚弱到无法支持身体的正常饮食和行动,那样任务就算失败,她会完蛋地。

    干脆!

    林听雨就当压根没遇到过这位总裁大人,没等在那里,提着大包的菜直接进了小区,回家了。

    那个邹城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但是,回到家里,她刚刚开始摘菜,就听到门铃响。

    那个邹城,可是知道池琳的家住哪里的。

    有心不搭理门外的那位,但门铃一直响一直响,林听雨终于捱不过,到前厅去开了门。

    “你怎么不等我?”邹城劈头问。

    林听雨沉默。

    邹城又质问:“我按了那么半天的门铃,怎么现在才来开门?”

    林听雨再度沉默。话说,她都做得这么明显了,总裁大人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么?

    邹城怒了,喝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听雨依旧沉默,心道:“你说呢?”

    邹城往厅里沙发上一坐,气呼呼地喘了半天粗气。

    林听雨自去厨房摘菜做饭。

    邹城的声音又再传来,而且怒气冲冲的:“本来应该有挺好的气氛,全都被你破坏掉了。”

    林听雨这回不是沉默,而是真心无语啊!

    这位总裁大人说出这种话就不觉得会脸红么?他是怎么对待池琳的啊,池琳就算这样对他,也是非常仁慈了好不。池琳十五年的大好青春就被他这样拉大锯扯大锯地给祸害掉了,现在他居然还跑来义正言辞地说出这种话。

    这肯定是这个世纪最大的冷笑话。

    如果是我,早就一锅底子拍过去了。林听雨心中默默地想。事实上,如果不是手里在摘着菜,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这么做了。

    “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邹城再度质问。

    林听雨懒洋洋地道:“听到了,邹总。”

    邹城道:“现在就你我两个人,你还这么客气生分干什么?叫我名字就好了。”

    林听雨险些脱口说道:“你和我有这么熟吗?”但,池琳本人的意愿在,她这话到底被生生地咽了回去。她淡淡地笑着应道:“好。”

    可能是发现池琳不象先前那么冷了,邹城的心情也比刚才好些,语气有所缓和,颇有些交心的味道,说:“池琳,我为了你,这十五年来都没怎么找过别的女人,你就不说为我考虑一下,对我好一点?我这么爱你,你什么时候能够为我想想?”

    林听雨清清凉凉地道:“前几天我在小区门口看到你带着一个女职员路过,而且装不认识我从我旁边唰的一下闪过去了,你们……是干什么去了?”

    这话,她是替池琳问的。池琳是真心爱邹城,邹城过去又是那么个**人物,她看到邹城带着一个年纪轻轻的佳丽,好象在兜风一样,不可能不在意。

    邹城道:“那只是个普通的女职员,我们是去办正事的,因为事情有些匆忙,所以没来得及跟你招呼。”找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林听雨道:“这么巧会从我所住的小区门口路过啊!”

    邹城沉默。

    林听雨再度看到他脸上闪过得意色彩。邹城大概是觉得池琳在吃醋,所以心里比较爽吧。

    林听雨放下手中的菜,来到厅中,俯视着正坐在沙发上的邹城,道:“你不觉得副驾驶上载着年轻漂亮的女职员从我面前惊慌失措地闪过,是对你我关系的挑衅么?”

    邹城道:“她只是普通的女职员,你不要多想。”

    他说得一本正经,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在说谎,但,依池琳对他的了解,这货百分百是故意带着漂亮女职员从她面前经过的。因为那时候池琳已经半个多月没到总公司去找他了。

    每次池琳一放松对他的关注,他就会采用各种手段来引起池琳的注意,比方说副驾驶上载个美女去兜风,然后故意从池琳面前闪过去。

    林听雨冷笑起来,配上池琳那副美貌的容颜,竟令她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冷艳气质。

    “邹城,出于对你我关系的考虑,请你以后不要做那些无聊的事。”林听雨声音清冷无比,从高处俯视着邹城,“还有,你和我现在是什么关系?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还是陌路人关系?”

    邹城觉得池琳今天和往常很不一样,气质大变,在他面前的气场更是大增,这令他一颗心不知为何咚咚地跳得极为强烈。

    他咽了口唾沫,天啊,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紧张啊?好象自从十八年前,他成功创建自己的企业之后,他就很少再有这种感觉了。

    当然,在十五年前他初见池琳的时候,这种心跳极速的感觉,他也曾体验过。可是,那时候的他还说不上紧张。

    但是今天,他确确实实地在紧张,紧张得甚至都有点不所知措,甚至很想要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邹城,我在问你话,你没听到吗?”林听雨突然觉得这个邹城骨子里好象就是个懦弱坯子,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位真的是个白手起家、开创了一个资产过百亿的公司的总裁么?

    邹城又再咽了口唾沫,做了深呼吸,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道:“池琳,你胡说什么呢?我和你怎么是陌路人?还有,咱们也不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吧,我对你的心,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么?我爱你啊!”

    拜托总裁大人,你别侮辱“爱”这个字眼好么。林听雨压下心头对这个人的鄙夷厌恶,道:“是么?我就纳闷了,你既然爱我,来到我家门口,你不带着鲜花,反倒带着漂亮女人来,邹城,你到底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