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36 穿胸的剑(九)
    江逸突然又恢复了他的冰块脸,很是严肃地道:“不要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这只能说明你很笨。我不想留下后患,所以,肖可儿和那个郭明,都必须死。”

    林听雨道:“如果他们放弃报仇,你也要坚持这样吗?”

    江逸沉默,似乎是已不想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他道:“陪我去练剑。”声音虽然淡淡,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林听雨早就习惯了他的教主作派,一闪身回入剑中。

    江逸拿起赤霞剑,珍爱无比地用手轻轻拭了拭剑身,事实上,这把剑他几乎每天都要擦拭好几次,根本就是一尘不染。但,这样的拭剑动作,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不知不觉就会轻抚剑身。

    数日后,江逸将赤霞剑置于室内,去往魔教的藏书阁。

    这几天,林听雨发现他时不时地就往藏书阁跑,可能是不想让她一观魔教藏书吧,所以每次都把她解下,放于卧室之中。

    林听雨趁机闪出赤霞剑,来到关押肖可儿的那个房间,趁着守卫来回巡逻的空隙,她推门进去,便见肖可儿仍旧如上次那般有些颓丧、狼狈地缩在角落里,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脚踝上被上了一个链锁,链锁的另一头连在房柱子上。

    “怎么又是你啊?”肖可儿一见到她,顿时神色复杂地惊问,“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明哥派来的……”

    通过上次事件中,林听雨与江逸的对话,肖可儿已经发现眼前这个一身火红裙装、墨发梳成鸦髻邪堕在头侧、打扮有点俗气的傻妞,似乎是和江逸是一伙的。

    这个女人,绝不可能是郭明派来搭救她的。

    不过,肖可儿也没在这女子身上感觉到什么敌意,相反,她还从这女子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善意,所以,此时见到她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什么惧怕。

    林听雨又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低声,然后很小心地低声道:“我来放你出去。”

    肖可儿奇道:“为什么?你不是江逸的人吗?”

    林听雨道:“你不懂的。江逸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你这次要是成功逃出去,他可能不会再追杀你了,你可不可以答应我,跟着你的明哥远走高飞,不要再找江逸报仇?”

    肖可儿怔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埋下头去。这些天被关在这里,她时常听到外面巡逻守卫的谈话,已经大体知道了数年前持剑山庄的灭门惨案是谁做下的。

    但,真的要不再报仇么?她还没有下定决心。因为江逸在她眼中,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大魔头,这样的人,不杀他就会让他祸害更多的人。

    林听雨已经走上前来。

    肖可儿道:“我被锁着,你怎么放我走?”

    林听雨嘿嘿窃笑两声,道:“不用担心,我早就知道你被锁着,所以提前做了准备。”

    说着她蹲下身来,也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个铁丝,在锁着肖可儿的锁头上鼓捣了几下,肖可儿就听到那锁头嘎吧一声,居然打了开来。

    古代的锁,可是比现代工艺的锁差得远了。林听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常常把钥匙落在宿舍里,所以宿舍啊,教室啊,这些门锁,她都不止一次地撬过。

    别觉得她这是小偷伎俩,应该不耻,要知道这一手,她可是跟班长学的。试问一下,同学里有几个从不曾撬过门?

    林听雨很快就带着肖可儿出了这个房间,迅速往魔教外行去。这一次,她选择了一条远离藏书阁的路前行。这魔教总部内机关重重,可以说,没有人带着,想要进出无异于自杀。

    赤霞剑被江逸持着,不知道几次出入这片园子,林听雨早就将路径及路上可能遇到的机关熟记于胸,此时带着肖可儿行进不免迅速。

    再加上因为是白天,魔教内的守卫要比晚上松懈一些,两人一前一后走得还算顺利。

    “你离开后,要记得答应我的事哦,不但你不要再找江逸复仇,还要劝说郭明,告诉他也不要来报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呢,把一生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这上面,真是不划算。”林听雨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转头对肖可儿唠叨。

    她忽地发现肖可儿的神色大变,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一脸的惊恐,林听雨不禁纳闷地道:“你怎么这副表情,见鬼了似的?”

    她说话间脚步丝毫未停,正回头关注着肖可儿的神情,不期竟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她匆忙转头,顿时噔噔噔地倒退了好几步,险些踩到肖可儿的脚。

    那人一袭白衫,俊美无方,只是那面容清冷无比,散发出汹涌的寒气。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江逸。

    “江……江逸,你怎么在这里?”林听雨捂着小心肝,惊慌失措地问。

    江逸绷着冰块脸,道:“不然,你以为我应该在哪里?”但,他明显无意让林听雨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又接着说道:“我上次提醒过你,不要再犯这么傻的错误。”

    林听雨有些发二地道:“我这次明明没有去厨房给小黑找食啊!”

    江逸怔了一下,突地醒悟林听雨在说什么,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但只是笑了几声,似乎是注意到属下惊奇的面容,他就收敛起来。在别人面前,他从来没有这么开怀地笑过。

    他重新恢复了冰块脸,道:“你是在故意跟我打叉吧,我上回警告你不要犯这么傻的错误,指的是私放肖可儿的事,而不是指你在带她离去的途中突然跑去喂猫。”

    林听雨低下头沉吟片刻,走上前来拉起江逸的衣袖轻轻摇了起来,恳求说道:“你就放了肖可儿吧,她已经答应我不再找你报仇了。”

    肖可儿有些惊讶地看向林听雨,我哪有答应你,明明一直是你在自说自话好不?

    江逸加入魔教,阅人无数,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不再是过去那个天真懵懂的少年,是以从肖可儿的脸上表情就已经判断出她心中的想法。

    [bookid==《逍遥女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