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42 穿胸的剑(十五)
    林听雨又道:“我本来只是一把剑,是不该脱离剑体而出现的。不该存在的,迟早都会散去。”

    江逸眼中涌出泪水,他心底里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就象当年他从求学之处赶回到持剑山庄,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没有半点生命气息的冰冷废墟。

    “为什么?我只是想为你凝具人身,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江逸始终想不明白,赤霞因何要自断剑体。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明白。不用特别的想,他也知道,其实赤霞是因为他今天要献出心头血才做出这个选择的。

    林听雨道:“你不要难过。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么?那个女孩子最终还是找到了她心爱的人,有一天,你也会再次找到我,在世界的某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她这么说,是在给江逸希望,以能够让他好好地活下去。

    她的拳头不自觉握紧。此时的她,心情好复杂,而她感觉到赤霞的愿望即将完成,执念终于要散去,她却不能不为赤霞感觉到伤心难过。

    现在的江逸无疑是可怜的,但,真正可怜的,却是那个召唤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赤霞。

    虽然江逸唤她赤霞,但,她真的是赤霞么?她根本就不是啊,就算是前世,可她与真正的赤霞也是不同的。在这个世界上,将永远没有人知道真正的赤霞是什么样的。

    赤霞虽是真实地出现在江逸的生命里,但,已不是那个对江逸充满执念的赤霞。

    甚至连林听雨,都不知道赤霞到底是什么样的。它的性格是什么样的?遇到事情会怎样想怎样处理?会和她这个叫林听雨的女子采取相同的方式吗?

    不过,林听雨知道,今天,如果是原本的赤霞在这里,也会做出和她一样的选择。就如她刚才所说,赤霞是永远不可能伤害江逸的。

    “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林听雨在江逸耳边说道。

    江逸道:“我要你好好地活。”

    林听雨温声说道:“以前,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你也听一回我的话,好么?”

    “不好。”江逸喝道。

    他象个倔强的孩子,紧紧地抱住林听雨。大概他也感觉到了那种吸力,要将他怀中的这个人儿吸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而不管那个地方在哪儿,都是他无法到达的世界。

    林听雨看向门外,叹息了一声,道:“肖可儿,我知道你在那里。”

    江逸一怔,微微放脱林听雨,转头看向大殿门口。

    肖可儿被抓了个现形,只好从门后闪入大殿内。

    江逸眸中杀机翻涌,但肖可儿却出奇地没有半点畏惧他的意思。肖可儿虽然是个经常犯二的家伙,但,她此时也能明白江逸心中的痛苦。

    江逸只是太痛苦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杀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江逸质问。

    林听雨道:“幸好她来了,不是吗?”

    江逸看向林听雨,目光有些茫然。

    林听雨道:“我有话想对她说。”说完,她看向肖可儿。

    肖可儿在门口听了半天门角,好不容易才接受了那个曾经数次要带她逃出魔教的红衣女子竟然是一把剑的事实,此时,她努力做出镇定的神色,但,看到那个曾经活泼可爱的女子,此时站在那里却摇摇欲晃,好象下一刻就要飞走的模样,鼻子不自觉就是一酸。

    林听雨叹息一声,道:“肖可儿,不管你和江逸有什么仇恨,但,你们终究曾经有过婚约。就算你现在爱上了别人,不能履行这个婚约,但,请你看在那个婚约份上,又或者看在我曾数次想要放你离开的份上,无论如何都要保证江逸的安全。”

    江逸道:“赤霞,你在说什么?那些正派人士明明就是她引来的……”

    “可是,你去偷偷放她走了不是么?”林听雨打断他道,“我早就说过,你其实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江逸别过脸去,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他确实放了肖可儿,但,那是因为赤霞一心想要放她走,根本就不是他善良的缘故。

    “肖可儿,你可以走近一点么?”林听雨朝肖可儿伸出手去。

    肖可儿泪水哗的一下流下来,走上前去,拉住了林听雨的手。她感觉到这只小手象是要被什么东西吸走一般,所以不自觉抓得紧紧的。

    林听雨努力控制着自己这个快要飘走的灵体,摇着肖可儿的手,恳求道:“答应我吧。你看,我就要走了。”

    不管是甩无赖也好,苦肉计也罢,肖可儿终于不忍拒绝林听雨,含着泪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会和明哥一起,保证江逸的安全。”

    “这就对了,在绝战前夕,他却放你离开,其实,你也知道,他骨子里是个善良多情的人,对么?”林听雨问,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就如同她第一次出现在江逸和肖可儿面前那样。

    肖可儿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林听雨缩回了被肖可儿紧握的手,看向仍旧一手紧紧抓着她另一条手臂、一手紧紧揽着她腰的江逸,有些含羞地笑,道:“江逸,放开我吧,我总是要走的。”

    江逸倔强地道:“不。我永远不会放手。”

    林听雨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道:“就算你不放开我,我也是要走的。其实,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我可以真真正正地为你做点什么,又可以真切地感觉到你在爱我。”

    她显得那么活泼,脸上的笑容也是那么阳光,不似将要逝去的灵魂。

    江逸道:“总有办法救你的,一定有办法救你。”他的目光突地转向嗜血狂魔。

    林听雨心头一凛,如果江逸献上自己的血唤醒嗜血狂魔,不知道嗜血狂魔会给他出怎样的主意,是否又将刚刚漂白的他给彻底黑化。

    天知道让江逸不再偏执于报仇,她费了多少功夫,林听雨可不会让自己的心血白费。

    “不要为魔。”林听雨立刻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