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57 预言(四)
    陈浩见她怔愣,有些不耐烦,道:“如果不愿意,就离开陈府。”

    林听雨忙道:“少爷息怒!少爷这可是变相给我减轻工作呢,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

    陈浩微点了下头,淡然“嗯”了一声,表示对林听雨这样的态度还算满意,然后就开门走了出去。在楼下吃早餐时,他就将让林听雨以后专门伺候他早上起床一事通知了林妈。

    林妈早就觉得这种事该有那些小丫环来做,她一个老婆子,还跑去伺候少爷起床,也忒那个了。奈何府中的女仆向来不能让少爷满意,林妈没办法,才一直伺候到现在。

    听少爷今天主动提出让新来的那个小丫环伺候,林妈立刻答应下来。

    “对了,那个丫头叫什么?”陈浩问。

    林妈忙道:“她叫陆彩云。”

    旁边一个在府中工作了三年的丫环胡芯插嘴道:“上回少爷不是还说那丫头笨手笨脚的,连端个茶手都哆嗦,所以,让这些新入府的丫环先在别处锻炼锻炼,再往少爷身边调么?”

    陈浩茫然道:“有这回事吗?”他哪里会去记这种小事?便又对林妈道:“看来林妈这十来天没少教导她们,那丫头变得灵巧大方得很,又很贴心,都是林妈调教得好。”

    林妈本来还在心中暗怪这胡芯多事。她哪里不知道这些小丫头们的心思?自己无法近少爷的身,一见别的丫环讨了少爷欢心就立刻挑事,胡芯这是在拱火呢。

    不过,没想到陈浩竟然因此夸奖了她一番,林妈倒也乐得在少爷那里落个好,忙笑道:“还不是托少爷的福。”心中不无惊讶地想:“少爷居然记得那批丫头进府已经十来天了,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早饭过后,陈浩就上班去了,因为原主的记忆,林听雨知道这一天傍晚,陈浩下班回家的时候,就会带一份惊喜给陈府,于是就满怀期待地等着。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陈浩宣布让林听雨以后照顾他起床,这一整天,林听雨都发觉,府中的女仆看自己的眼光都怪怪的。

    她被陈浩调去专门负责照顾他起床,所以,以后只在早上忙碌一些,其他时间都变得轻闲起来。林听雨便趁着空闲时间将陈府转了一圈,最后还跑去花园帮助园丁打点牡丹。

    这牡丹其实并不是特别适合在上海种植,但因为陈浩喜爱牡丹,所以请了专门的园丁用改良土壤来培植,再经过精心的培护,倒也长势良好,花开得满园子都分外的灿烂。

    林听雨对于牡丹栽植所知甚少,便虚心向那养牡丹的园丁请教,然后将这牡丹的特性一点一点全都记在脑子里。

    陈浩喜爱牡丹,少不得哪天就有她表现的机会。

    到得傍晚,她在花园里,透过陈府院子的金属栅栏围墙,就看到陈浩的车驶进了陈府。

    林听雨眸中光芒微闪。那个被陈浩一直放在手心里宠爱、却从来没有爱过陈浩的女人——柳菁桐,将会在此时被陈浩接入陈府,并且,接下来的近半年时间,都会暂居于陈府内。

    柳菁桐的出身其实与陆彩云相似,只不过,柳菁桐的祖父曾经是晚清的秀才,所以她的父亲旧时读过诗书,其母也有些文化,从小又细心教导柳菁桐,使得她颇具文采,与穷苦人家出身的其他女孩儿有天壤之别。

    这也难怪陈浩当初一见到柳菁桐时,就对其另眼相看。

    但柳菁桐所爱者,是一个名叫李伟业的男子,是另一个家族李氏的少爷。

    这次,柳菁桐之所以会被陈浩接进陈府,是因为柳家突遭变故,她的父母因为一场大火丧命,过去的家虽然贫穷,但还能栖身,可是现在这仅能栖身的家也没了。

    而柳菁桐所爱的李伟业,因为这桩婚事被李氏家族的人所反对,已经被李氏的几个董事强行送去了南京,让他暂时去安排那边的产业,并不在上海。

    这无疑给了陈浩接近、讨好柳菁桐的机会。

    可惜,就算是花费半年时间去讨好、珍爱,陈浩仍旧没能得到柳菁桐的心。

    到最后,因为柳菁桐,陈浩与李伟业反目成仇,在商场上斗得你死我活,李伟业险些破产,最后还是柳菁桐去求陈浩放手,陈浩不忍柳菁桐伤心欲绝,这才停止了对李氏的吞并。

    汽车已经驶进了陈府大院。

    陈浩有两个贴身跟班,一个名唤刘刚,是个人高马大、长相憨实的大个子,为人没什么心机,待人实诚大方,很受陈浩手下一帮弟兄的欢迎。

    另一个名叫王书焕,原本是新学堂毕业的大学生,长相清秀,为人书生气很浓,在这种学生爱国救亡运动高涨的年代,不知他为什么竟然跟了陈浩这个涉足黑白两道的少爷。

    这两个人,一武一文,可算是陈浩的左膀右臂。

    车子在大院里停下,那刘刚率先下车,替陈浩打开了车门。

    陈浩下车后,就伸出手去掺服着一个貌美如花、打扮清丽脱俗的年轻女子下了车。

    借着陆彩云原主的记忆,林听雨早就知道柳菁桐的样貌,她站在花园里远远望去,此时走下车的那道窈窕身影,正是柳菁桐无疑。

    刘刚将车开往正房洋楼一旁的车库里停好。

    陈浩便兴冲冲地带着柳菁桐进了陈府的那幢二层洋房。

    “以后在这里,你就安心住着,不用担心其他。记住,一切有我。”陈浩的声音仍旧低沉,但与早上对林听雨讲话时相比,多了一丝温柔情愫在里面。

    他那双好看的凤眸此时看着情绪异常低落、眼圈红红的柳菁桐,透着心疼。

    柳菁桐会这样一副梨花带雨的娇弱可怜模样,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家里刚刚发生一场火灾,一下子从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娇娇女变成了孤女,心里难免忐忑不安和伤悲。

    林听雨从侧门悄悄进了洋房,洗干净了手,就和一群小丫环躲在厨房通到客厅的那扇门后面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