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61 预言(八)
    林听雨道:“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况且,他那时醉酒,脑子不清不楚,把我错当成了杀他妻子的恶棍,根本怪不得他。刘叔,说真的,要不是他和周围邻居的接济,我可能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老刘道:“是你这孩子心善,一向只记得别人的好。”

    林听雨笑得一脸天真无邪,道:“明明是大家都对我很好,让我能够吃到百家饭,不然肯定小小年纪就饿死啦。”

    陈浩揉了揉她的头,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看到晨光照在她的脸上,映出红日的光芒,分外的耀眼,让人的心都跟着亮了起来。

    接来的半个月,林听雨恢复了陆彩云刚进陈府时的生活,每天被林妈安排工作,却再也没被派去陈浩的房里。她也不着急,反正有三年的时间,而且,了解未来事态发展的她知道,不久后机会就会到来的。

    为了不久后的那个机会,林听雨这些天来都尽量躲着陈浩,不与他碰面。

    陈浩却不知道是为什么,每天早晨上班前,都会不自觉地往花园看上几眼,可惜一直没再看到那个跑去爬墙的活泼俏皮身影。

    他发现,不但是早晨,就连其他时候,他也没再看到过那个让人心里发亮的女孩儿,心里不免有些郁郁。好在柳菁桐阴郁的脸色渐渐舒朗起来,不然,他的心情肯定会更差。

    柳菁桐逐渐走出了家变的阴影,陈浩决定在家中举办一场酒会,希望热闹能进一步驱散柳菁桐心中的不愉。

    其实,他觉得他也需要什么事来驱散一下心中的不愉,为什么这些天心里老是闷闷的,好象压了块阴云一样啊?

    大概是受柳菁桐的影响吧。陈浩如是想。

    酒会在两天后举行,家里的仆人丫环因为这件事都变得特别的忙碌。林听雨也是一样。她抱着换下来的窗帘、桌布往洗衣房走去,不期却感觉怀里的窗帘一紧,正迅速往前走的她不自觉地就往前一摔。

    而此时此刻,无巧不巧地从旁边的拐道里闪出来一道身影。

    那人见一个抱着一堆衣物的女仆往前摔倒过来,本能地就伸出手来一扶,将林听雨接在了怀里。

    “你没事吧?”那人关切地问。

    林听雨抬起眼来微一打量来者,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生得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很有几分俊俏。不知道是不是稚气未散尽,这个年青人显得有些娃娃脸,但,正是这张娃娃脸,令他的俊俏又增了几分。

    拥有陆彩云未来一年多记忆的林听雨,认得此人是陈家的二少爷陈翔。他是陈老爷在外面的私生子,与陈浩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

    但陈浩作为大哥,对这唯一的弟弟其实是比较上心的,只不过陈浩从来没有在陈翔面前表现出来过而已。

    陈翔本来就是私生子,在进陈府之前就一直担心正妻所生的大哥不肯接受自己,陈浩再一直用严肃的面孔对着他,陈翔自然而然地就以为陈浩这个大哥一直在排斥自己。

    听陈翔问,林听雨忙摇了摇头,道:“没事。”

    这其实是陆彩云进入陈府后,陈翔第一次出现在陈府,他一直在南京读书,并不经常回来。

    陈翔看向林听雨身后,见刚才跟在林听雨身后的那道女子身影早就没影了,随即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林听雨自然知道刚才是那个胡芯搞鬼,踩住了她搭拉到地面的窗帘,这才令她绊了一跤。说起来,她还得感谢胡芯呢,不然她可不能这么准确无误地摔进陈翔这个二少爷的怀里。

    没错,这一切都是林听雨算计好的。

    胡芯这些天来时不时地就给她下绊子,有时候还会尖酸刻薄地嘲讽她几句,这些林听雨根本就不可能放在心上,但小小地利用一下不为过吧。

    如是,林听雨成功搭讪上了陈翔。

    林听雨笑了笑,不答陈翔的问题,故意装作不认识眼前人,问道:“这位少爷,你是我家少爷的朋友么?”

    陈翔脸色一沉,道:“我是陈翔!”

    林听雨一震,小嘴张成了o型,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喃喃说道:“你……你是说,你是……是我家的二少爷?”

    这副模样,把陈翔逗得一乐。这女孩儿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他头一次感觉,其实他这个二少爷在陈家也是比较重要地。他带着几分得意地走了。

    林听雨暗中一笑,抱着该洗的衣物继续走向洗衣房。

    这个陈家二少爷有个毛病,凡是他大哥陈浩喜欢的东西,他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都要插上一脚。他倒不是真的要去把这东西争来,就是想恶心一下他那整天绷着脸对他的大哥。

    林听雨计划着用这一点做一番文章,说不定会收到极好的效果。

    酒会终于开始了,夜幕降临之时,陈府一改往日的沉寂,变得热闹非常,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华贵的人,有男有女。

    柳菁桐挺爱交际,虽然她出身贫寒,但,一直向往这种上流社会的生活,大概她的父母对她也有这方面的希望,所以将她教育得很好。

    而且,大概她有些希冀,希望能在这种酒会上见到李伟业吧。

    所以,对于这个酒会,她非常欢迎。就连陈浩挽着她,在大厅里一起接待客人时,她都没有拒绝。

    独自在一个角落里喝闷酒的陈翔看到这边这对璧人,心里有些不愤。

    那个柳菁桐一脸虚伪至极的笑容,而且他在南京的时候遇到过李伟业,听李伟业提起过,他在上海的女朋友就叫柳菁桐,不会就是这位吧。

    既然是李伟业的女友,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他大哥陈浩的身边啊?

    出身贫寒?没有混迹市井的那种庸俗势利与粗俗?这些倒是符合李伟业对他女友的评价。

    可是,出淤泥而不染什么的,完全没这种感觉啊!

    呃,果然什么样的妙人跟在他大哥身边,都会沾染上世俗之气。最后,陈翔得出这样一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