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66 预言(十三)
    ps:上架第一更,跪求首订支持!

    不过,对前者他是不顾一切地去爱,去付出;而对后者,他则是不顾一切地不在乎。

    这就好象对于柳菁桐,他可以付出一切,乃至到了最后,他还为了救她陷入日本人的包围,最后被乱枪射杀,成全了柳菁桐和李伟业。

    可对于一直深爱他的陆彩云,他却从来没有在意过,最后更是为了柳菁桐而让陆彩云不停地动用预言异能,以致陆彩云小小年纪就因灵魂受损而猝死。

    对于前者,陈浩是个至死不渝的爱人,绝对算是个能令人人感动的一等一好男子。可是对于后者,他又是多么的残忍,残忍到让林听雨一想到陆彩云的死就不自觉地寒到心底。

    转身回入洋房,林听雨就纳闷了,这陈浩到底是有多了解他弟弟?

    他的车刚走,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的陈二少就让林听雨去贴身伺候。其实,他是看到大哥的车走了,还看到林听雨去给陈浩开车门,心里老大不爽,这才招呼林听雨的。

    这丫头明明是他发现的啊,为什么陈浩要来插上一脚?这个长不大的二少爷好象都忘了,昨天他可是为了膈应他大哥,他才拉上林听雨换上洋装去大厅的。

    林听雨得了陈浩的嘱咐,虽然数次被陈翔招呼,但仅仅第一次,她去问候过陈翔,然后以“少爷有吩咐”为由,没有再搭理陈翔,不管他再怎么招呼。

    最后还是林妈进入他的房间,将从床上耍赖的他给拉了起来。

    张小环拉着林听雨躲在门口偷偷看热闹,见林妈轻易就收拾了这个陈家二少。让他乖乖地起床,两个女孩儿都忍不住捂嘴偷笑。

    不期,对面走过来那个身穿洋装、打扮新潮的柳小姐。

    她有些厌恶地看了看两个女孩儿,道:“陈二少起床梳洗,有那么好看么,你们两个居然在这里看得这么兴致勃勃?女孩子就要有点女孩子的样儿,男人起床穿衣。哪儿是女孩子可以随随便便去看的?”

    张小环吓得。赶紧拉着林听雨跑掉了。

    陈浩晚上下班回来,就询问起林听雨,早上在陈翔卧室门口的事。

    林听雨就知道柳菁桐肯定会跑去打小报告。当下就叽叽咯咯地把早上在陈翔房门外看到的林妈如何对付陈翔的事一一说来,说到最后,她又加了一句:“我真佩服林妈,二少那么难缠的家伙。居然就被她这么轻易地搞定。”

    陈浩见她兴奋地说了一大通,全都是林妈如何将赖床的陈翔硬拉起来的事。其中不乏他早就知道的老套情节,但不知为什么,这些情节从她的小嘴里讲出来,再配上她那兴奋得发红的小脸。陈浩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也兴奋起来。

    忽地又想起,他跟柳菁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轻松惬意的时候。他有点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会改变了。

    这两个女孩子,一个。老是让他为难不悦;另一个,却老是让他开心愉悦。

    其实,她们在性格上的差别很大啊!陈浩如是想。而后一个,这个名叫陆彩云的女孩儿,似乎更适合他呢!

    陈浩看着兴奋得跟吃到最爱吃的蜜糖一样的林听雨,对于柳菁桐早上的请求,他已经有了决定。

    几天后,让陈府上下都很惊异的是,柳菁桐居然被陈浩打包交给了陈翔,让他带着一起去了南京。

    在车站,柳菁桐努力压制着心里的不舒服,尽量露出喜笑颜开的样子,毕竟要去见自己的心上人了,她其实还是很有喜意的。

    只是,每每想到陈浩这样在上海吐口唾沫都能砸出个坑的人物都一直围在她的身边转,这实在是件能令她虚荣心爆满的美事。

    可现在这种美事没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躲在陈浩身后,一脸天真笑容的普通女仆,这真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陈浩是个混迹黑白两道的老江湖,如今他对柳菁桐的爱意已经淡了许多,没了感情的干扰,理智就回来了。他敏锐地发现,柳菁桐对自己身后的那个小丫头隐含的敌意,让他眉头不被察觉的皱了一下。

    柳菁桐是爱李伟业的,这点早在陈浩接她进陈府之前,她就跟他明白说过。既然这样,她有什么资格对他身边的人产生不满?

    而且,她还跑到自己跟前来说彩云的坏话。现在想想,柳菁桐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善良大方啊。好在他决定做得早,及时地把柳菁桐送去了南京。以后她跟李伟业是好是坏,都与他陈浩无关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

    “彩云,咖啡凉了,给我冲杯热的。”

    “太烫了,给我吹温,试过不凉不热再给我端来。”

    “彩云,给我的面包上涂上奶油。”

    “彩云,这面包我吃了一半,吃不下去了,你替我吃掉。”

    “彩云,你知道我明早想要穿哪套西装上班吗?”

    “彩云,我心里想的是红格子领带,你为什么给我拿蓝格子领带?”

    ……

    这位陈家大少好象一个任性的孩子,不时地让林听雨做这做那,林听雨扮演的是顺从乖巧的陆彩云,全都耐着性子一一完成他那几近刁钻的任务。

    “尼玛,我的预言能力告诉我,我拿了蓝格子领带,你就说你心里想的是红格子领带……”林听雨心里不止一次这样的呐喊过。

    陈浩很享受这样颐指气使的生活,心里更是喜欢陆彩云喜欢得不得了。慢慢的,他的颐指气使变成了温存,开始教陆彩云一些上流社会的社交方式与手段。

    他发现,这个陆彩云真的很聪明,什么东西都一教就会。有时候,他往往只是点一句,她就什么都明白了。这让他对陆彩云更加另眼相待。

    两人就这样一教一学,一个霸道一个顺从地过了两年多时间。

    可能是觉得陆彩云还很年幼,尚不宜有男女之事,陈浩除了对她亲吻之外,还没有过更亲密的行为。

    而且,林听雨本身是个生活在现代大都市的大龄女青年,就算没亲手杀过猪也见过杀猪的,对于男女之事还是了解一些的,一旦发现陈浩的身体有了不适的反应,她都会想办法及时退开。

    在陈浩用心地教导和有意地引路之下,林听雨到底是踏入了上海的上流圈子,几乎已经被认定是未来的陈府太太了。而且,她的手上也戴上了陈太太活着时专门给儿媳留下来的钻戒。

    可是,随着时局动荡,外面越来越乱,上海的局势也越来越紧张。日本人加速了对中国的扩张,这让林听雨不自觉地跟着紧张起来。

    陈浩其实是个很有血性的人,就算没有去相救柳菁桐这一节,但,日本人要真是对上海动作,陈浩不知道便罢,他要是知道了,以他的性子和手底下掌握的实力,很有可能会去插上一脚。

    到时候,陈浩被日本人乱枪射死的结局会不会重演?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这一天深夜,林听雨起夜,路过书房时,就听到书房里传出王书焕的声音:“李伟业劫了那批军火和药物,山本震怒,抓了柳小姐,要挟李伟业交还军火和药物……”

    这句话,让林听雨不自觉地心中一窒,躲在门口继续偷听。

    听完之后,她赶紧回到房间,听到的消息让她担心。

    这一次,因为已经不再深爱柳菁桐,陈浩没打算不顾一切去营救柳菁桐,但也不想对这事坐视不理。大概这就是同仇敌忾吧。

    他决定趁着日本人在追剿军火和药物的时候,去烧了日本人的军火库和囤积在日本租界的所有毒品。

    林听雨仔细想了想,这事要是做下来,不出问题的话,日本人不大可能知道是谁做的。可是,怕就怕人多嘴杂。因为去烧军火库和毒品,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肯定是要一批人来做。

    她锁好房门,启动这个身体的预言能力……

    结果,却让林听雨脸色发白。

    原来,日本人现在虽然还没有侵占整个上海,可是,已经在上海的日本租界暗藏了大量的日本武士与间谍,还有一批非常厉害的生化武器,就等着日本大军一到,就来个里应外合,到时候轻易就能占领上海。

    陈浩此去,虽然确实成功炸毁了日本人的军火库和毒品,但是陷入了日本特工的包围,最后,仍旧被日本人乱枪射杀。

    “国家这种局势,以陈浩的性格,我要是劝他不要去,不但不会得到他的赞同,多半还会引来他的鄙夷。而他若是去了,必死无疑。”林听雨心中思量来思量去,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彩云,你和我,咱们一起赌一把吧。”林听雨心道。

    陆彩云的残魂虽然微弱,但,也感应到了她的心,回应道:“只要能够救陈少,怎么样都可以。”

    陆彩云在临死之前虽然也有点恨陈浩对她的无视,但,心底里的爱更多于恨,而且,最后陈浩竟然是那样的惨死结局,这让陆彩云实在难以忍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