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73 初唐遗梦(四)
    虽然,林听雨对李世民这样的渣男登上帝位、长孙氏这样的恶女当上皇后很有些不愉,不过,却没那闲功夫去改写这对渣男恶女的命运。

    “王爷……”进入室内,林听雨看到那“病态憔悴”的李世民,立刻一副心疼得如刀绞的样子,不顾一切地扑到床前,在李世民床边泪眼婆娑,却又勉强扬起笑脸,道:“王爷,今天一早我就听绿莹说王爷身子已经大好,我与长孙姐姐终于能放下心来了。”

    李世民见她心疼自己,想哭又不敢表露出来的模样,心中不免涌起一丝温情,暗道:“这个凤于桐到底是真心爱着我的。”当下,笑问:“观音婢,于桐,你们姐妹两个怎么一块儿来了?”

    长孙氏淡笑着在床头边的椅子上端庄地坐下,温声说道:“我们两个在花园里遇见,一想反正都是要来探望王爷,便一起结伴来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观音婢你做姐姐的,能够与于桐这般相亲相爱,本王甚感欣慰。于桐,待过些日子,本王的身体康健些,就完成你我二人的婚事,如何?”

    林听雨含羞埋头,低语道:“此事,自然是听从王爷安排。”

    长孙氏忙道:“咱们府中近来多事,正好用妹妹的婚事来冲一冲喜,说不定,府中诸事就会顺随多了。”

    她早就知道李世民与凤于桐的婚事在所难免,心里已经有了准备,此时听李世民当着自己的面提出,也不敢表现出半点不喜,反倒一副“夫君理该如此”的贤良淑德模样。

    见她没有半点妒意。李世民对她很是满意,不过,他从来不会在凤于桐面前表现出对其他女人过多的宠爱。他现在扮演的,可是一个与凤于桐互有“真爱”的良人。

    他只是递给长孙氏一个嘉许的眼神。长孙氏少小就嫁与他为妻,夫妻俩早就不是一般的默契,立刻就明白了他心中对她的赞许之意。

    林听雨是一个来自现代大都市的女性,接触的人和事都较古代女子多得多。洞察力和观察力也较凤于桐本人强。捕捉到了这对渣男恶女的互动,只是假装不觉。

    她朝李世民使了个眼色。

    李世民一怔,遂命诸多宫人退下。

    长孙氏可是个非常有眼色的女子。见这情况立刻起身,道:“王爷,见你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我还要去往母后宫中请安。就先回去了。”

    李世民道:“好,你先回去吧。替我好好孝顺母后。”

    “是。”长孙氏应声,退了出去。

    现在,房中只剩下李世民与林听雨两人。

    “于桐,你可是有话要对我说?”李世民问。他还在想。昨日里凤于桐曾经劝他彻查投毒一事,这次让他屏退众人,是不是又要说出一番让他无奈且不喜的话出来。

    林听雨默了片刻。主动拉起李世民的手,含泪说道:“世民。我只是……很担心你。”

    李世民忙道:“你不必如此担心,太子虽然嫉恨我的才能,但,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这么说时,仔细打量着对面女子的神色,想要知道她是不是仍想为李建成开脱。

    林听雨道:“话虽如此,可是……”说到这里,她一声无奈地长叹,道:“我实在想不到,太子殿下居然会对你下如此狠手。再怎么讲,你都是他的弟弟呀,毒杀血亲……这种事做下,就算日后他登基为帝,也是要被人指着后脊梁骨骂的。”

    李世民见她似已相信了投毒一事是太子指使,暗中松了一口气,一副伤心已极的痛苦样子,道:“大哥这样做,想来是怕极了我会谋夺他的太子之位。”

    李世民一脸感慨,似痛不欲生,道:“孰不知,太子之位虽好,但哪里能比得上我们兄弟情谊在我心中的份量?他真是太小看我李世民了。”

    是我,是我,太小看你李世民了。

    林听雨感觉到这副身体里仅剩的残魂冒出了这种悲愤无比的想法。

    唉,帝王权术这东西,一般人是根本玩儿不了的,只有被玩儿的份儿。林听雨心中叹息。

    林听雨心中虽然对李世民这番装腔作势心知肚明,却非常配合地抚摸着他的后心,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伤心,毕竟我与长孙姐姐还在你身边。而且,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可能离开你,永远会和你站在一起。”

    李世民听罢温柔一笑,道:“于桐,你能这么说,我真是开心。我还以为,你对此事会一直抱着怀疑态度。”

    林听雨道:“你也知道太子建成昔日对我不错,而且他平时表现得又是那么忠厚老实,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他竟然会有这么凶残的一面。他……实在是伪装得太好。”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不顾我们从小到大二十几年的兄弟情分,下如此剧毒害我。这分明就是想要我的命。”

    林听雨道:“世民,如今他做下如此大事,你……你想要怎么办?万一哪一天他再暗施手段,暗害于你,你……呜呜,世民,不管怎样,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独活于世,呜呜……”

    说着,她轻声哭泣起来,好不伤心欲绝。

    李世民见她如此,默了片刻,道:“他毕竟是太子,又是我兄长,他要杀我,我又能怎么样?”

    “难道你要坐以待毙?”林听雨悲愤说道。

    李世民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她的嘴巴,眼睛往外面张望了一下,见四面门窗紧闭,才稍稍放下心来。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怕隔墙有耳。

    也是,他与李建成斗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太子东宫还是这秦王府,都被安插了对方的眼线。

    李世民低声问道:“于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林听雨道:“这两天,我也想过了。太子建成虽然平时言行忠厚,不似会做出这种杀弟恶行的人;但万一真的是他下手,世民你岂不大危?

    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有事,所以仔细思量了两天,觉得你应该……应该……”

    她迟迟没有说下去,似乎是非常的犹豫。

    李世民追问道:“应该怎样?”

    林听雨道:“世民,我若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李世民道:“于桐,你我都马上要成亲了,从此后将共渡一生,你还不了解我的脾气么?你见我什么时候对你动过真气?”

    林听雨这才深吸一口气,一副鼓起勇气的样子,开口说道:“世民,我觉得你应该先下手为强。”

    李世民立刻默然不语。

    林听雨再接再厉地劝说:“不然,他身处高位,身边的智者谋士无数,若想暗中杀掉你,你实在是防不胜防啊!”

    “不要再说了,”李世民声音转厉,“我李世民岂能做出轼兄这种事?”

    这位都不知道谋划玄武门之变谋划了多久,现在居然说这种话。他到底是有多虚伪啊?

    林听雨暗中惊叹,脸上却是好不沉痛的样子,道:“我也知道,轼兄一事若是做下,无论你将来会成为怎样优秀的一代帝王,但都终将无法抹去这个污点。

    无论到什么时候,走到哪里,无论是当世之人,还是后来之人,都会指着你的脊梁骨骂你无情。而且,轼杀血亲这种事,一旦作下,也不知道会不会遭遇天谴。

    可是,你若不动手,这秦王府中的一大票人,恐怕都要被太子建成谋害致死。

    世民,不瞒你说,其他的人,我不在乎。他们是死是活,于我又有什么干系?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啊!”

    “够了。”李世民喝止她,“你回去吧,此事,我断不能答应。”

    林听雨见他说得分外坚决,只得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别不高兴。我这只是个建议,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会再仔细思量一下,或许能有好的对策,让你既不用背负骂名、心怀轼兄愧疚,又可以成功将建成推下太子之位。一代废太子,便是再卑鄙无情再利欲熏心,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说完,她这才起身离去,还一步三回头,很是担心很是不舍的样子。

    而在她出门、关紧房门后,李世民抬起头看向她刚刚离开的门口,眸中闪现出狐疑之色。

    凤于桐乃是太子建成提拔才成为女官的,如今却是她提出先下手为强,将建成推下太子之位;而且前两天凤于桐还觉得投毒一事多有蹊跷,让李世民彻查,现在态度却来个大翻转,李世民会怀疑,也是情理之中。

    林听雨也不在乎他怀疑不怀疑,只要在他心中种下种子就成了。好让他在将来的某一天确信,凤于桐是真心爱他,无论发生什么事凤于桐都会站在他这边、凡事都是在为他考虑。

    林听雨回转自己所居的芍华苑时,路经王妃居所,心中一动,转了个弯,就去了王妃的兰香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