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75 初唐遗梦(六)
    可能是听到脚步声,那人转过身来,便即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面白如玉,棱角分明,恍如雕刻,正是当今太子李建成。

    林听雨不得不佩服李渊,生出的儿子别的不说,光看这样貌,都是一个赛一个。

    以李建成的身份,是不可能一个人出东宫的,尤其是在这种节骨眼儿上,秦王李世民可是虎视眈眈,一直在盯着太子的位置呢。

    林听雨伸着脖子往远处张望了一下,果然发现不远处的柳林中有人影闪动,应该是李建成非常亲信的兵卫。林听雨记得李建成有一个特别亲信的小跟班儿,唤作小栗子,是从小就跟在李建成身边的。

    见到李建成自己一个人在,林听雨就故意调侃道:“太子殿下,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出宫,起码要带着你那个贴身跟班小栗子吧。”

    李建成盯着林听雨看了一会儿,便失声一笑,道:“他就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就让他们暂时等在那里了。”

    话说完,他的目光就扫了一下林听雨身后跟来的这些人。

    “绿莹,”林听雨自然会意,也很知趣,道,“你与小允子他们先行退到五十丈外。”

    绿莹惊道:“小姐。”她脸现关切,心中却不想远离,免得漏了凤于桐与李建成的谈话。

    林听雨淡笑道:“放心,再怎么样,太子殿下现在还不至于对我动手。”

    李建成复又低声一笑,声音中居然带出了几分嘲讽。

    绿莹与小允子等一众宫女太监退到了几十丈外。

    林听雨背对着绿莹他们,道:“你已经看出来了对么?”见李建成要说什么,便立刻又道:“你不必说,只听我说。要知道那些人里,有懂唇语的呢。”

    说到后来,她也不由得自嘲一笑。

    李建成的面色变得凝重。李世民居然派人这般监视凤于桐,对她无疑是不信任的。既然不信任,又何来的真爱一说?李建成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以及接下来的行动是否是错误的。

    “我真没想到,你第一眼就看出我不是她。”林听雨道。李建成刚才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目光和神情已经透出讯息——你。根本不是凤于桐。

    林听雨又道:“她已经亡故了,只是临死前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所以致死都不瞑目。”

    李建成脸上变色。眼睛瞪大,眼圈都红了起来,眼泪充斥在眼眶里。

    林听雨道:“你不要难过,她死的时候是在数年之后了。而在那之前,你就已经死了。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她的残念不灭,只有我完成了她的遗愿……”

    她居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建成详细讲说了一遍。不但是李建成,就连凤于桐仅存的那点残魂也是惊讶不已。

    林听雨只是寻了一个最省事的方法,让凤于桐愿望中的主人公来配合自己而已。不然接下来的事会很麻烦。她决定寻个最简单的方法,来避免这些麻烦。

    这个方法,就是让李建成知道将要发生的一切。和凤于桐前世遭受的一切,以及凤于桐到死都不能安息的原因。

    不过。她故意将玄武门之变略了过去,只约略地说李建成在未来将有大祸,被推下太子之位不说,还会丢掉性命。

    从李建成这方面说,他其实早已料到李世民将有大动作,预要将他置于死地。而他也有了自己的决定,心中已然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是以,听了林听雨的话,他就立刻信了大半。他只是难以相信李世民后来居然会那么对待凤于桐。

    “没想到我选择退出,于桐还是不能幸福。”李建成居然开口,不无悲伤地道,但,他的唇并没有动。

    林听雨愕然了一下,突地醒悟,这个李建成居然会说腹语。艾玛,古代男人怎么都这么博学多才又多娇啊!

    李建成的话说明凤于桐先前的怀疑没有错,李建成果然是为了成全她而选择退出的,甚至不惜献上自己的性命。也许,他是觉得至亲的兄弟与爱人都远离了自己,生之无趣吧。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李建成问。

    林听雨道:“你既然已经发现我不是凤于桐,我再假装下去也没意义了。”

    李建成道:“难道你说出这些,就没有别的意思了?”

    “当然有。”林听雨道,“我希望你能够按她的遗愿去做。”

    李建成眸光灼灼,道:“为什么?既然我退出也不能令她幸福,反倒令她最终陷入死地,那我……”

    “那你想怎么样?”林听雨质问,默了片刻,又接着说道:“她已经活不回来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逃过死劫,从此平平安安且平平凡凡地活下去,远离皇权斗争。”

    李建成沉默半晌,才道:“她是想让我禅让太子之位?”

    林听雨道:“就算你禅让太子之位,李世民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建成道:“那,她想让我怎么做?”

    林听雨语气充满了自信与果断,直勾勾地看着李建成,沉声说道:“她已经死了,已经没有能力象前世为李世民筹谋江山那样再为你筹谋什么。现在,换我为你筹谋。所以,希望你做点什么的,是我,不是她。”

    “你?!”李建成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你凭什么?”

    林听雨道:“凭我在完成她的遗愿。她临死前的唯一遗愿,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来完成它?”

    李建成默了半晌,方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能不能再见她一面?”

    林听雨也知道,光凭她自己的一面之辞,很难让李建成相信她,还要配合她接下来的计划。所以,她刚才已经跟这副肉身原主的残魂达成了一致,让原主残魂出来与李建成一聚。

    “可以。”林听雨爽快地道,“不过,她的灵魂虚弱无比,只能维持半刻左右,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

    言罢,她将这副肉身的控制权交给了残魂。

    而在此期间,林听雨发现她的灵魂居然重新归入了花花世界那个中介空间。

    “相信你的神灯技能你已经知道,是灵魂互换。不过,这是伪技能,一旦动用,哪怕只有一次,也会丢掉性命。”土地公冷冷地瞪视着林听雨,语气更是冷上十分,好不生硬地说道。

    林听雨怔了一下,这矮子是怕她将李世民和李建成的灵魂互换来完成任务,所以提点她别动用神灯技能么?呃,他怎么不象第一次穿越那样让她动用这项伪神灯技能,然后活上一世就此消失了?

    拜托,你提点就提点,绷着冰山脸干什么呀?本来心里还有些温暖和感动的,但撞上那张冰山脸,就立刻哇凉哇凉的了。

    林听雨虽是这么想,可是脸上却不自觉地扬起了一分笑意。

    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打算这么做,李建成和李世民灵魂互换,到时候假“李建成”也是不可能放过假“李世民”的。而且凤于桐的愿望是希望李建成能够远离朝政。将他二人的灵魂互换,根本就不能真正地完成凤于桐的愿意。

    虽然明知道这土地是发现了自己身上还有点利用价值,所以才提点她的,但是土地公会说这样一番话,说明他对自己的恶意消散了不少。这于林听雨在花花世界里的境遇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

    而且,小矮人儿故意绷着冰块儿脸,却在好意提点她,这确实有点好笑不是么?

    可能是发现了林听雨脸上扬起的那一丝笑意,土地公轻咳了一声,一挥手,林听雨的灵魂又回到了凤于桐的躯体内。这么会儿功夫,凤于桐的残魂已经缩到身体的一个小角落,提不起半分精神。

    也不知道她对李建成说了什么,李建成眼泪汪汪的,哭得稀哩哗啦的,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林听雨却是灵机一动,把握时机,扬声说道:“太子殿下,你这个样子,会让别人误会我对太子殿做了什么的。其实,我只是说了几句心里话而已,您这样对待自己的手足兄弟,真是太残忍,也太没有人性了。”

    这几句话,她说得特别大声,象是在跟人吵架一般,显得怒发冲冠,让远在几十丈外的绿莹等人听去了大半。

    李建成可能是知道自己失态,背过身去,拭去泪水,遂转过身来,扬唇冷笑,道:“于桐,没想到我对你痴心一片,可是换来的却是你这样的置疑与无情。”

    随后,他却又用唇语说道:“我可以按于桐的意愿,远离朝廷,从此不再过问世事。但是,我三弟元吉,若是留在朝堂,世民绝对不可能放过他。我要带他一起走。”

    林听雨沉默。

    李元吉从小就被李建成宠着,与他感情甚深。李元吉虽然平时骄惯,但是对这个大哥却极为信服,林听雨也早就想到,李建成绝不可能舍下这个三弟,独自逃生。

    她道:“在凤于桐的记忆里,李元吉几年前找了一个玩伴,与他样貌有几分相象,把他留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