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76 初唐遗梦(七)
    林听雨道:“你带着李元吉远走他乡,从此不要再回到朝堂之上。无论是你,还是李元吉,性格皆不适于帝位与朝政,涉足此间早晚都不得善终。”

    这回轮到李建成沉默了。

    林听雨又道:“性格决定命运。这不是你的才华不够,而是你的性格如此。你没有李世民的狠决果断,也没有李世民的心机深沉,更没有他的不择手段。”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带着三弟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按于桐所希望的那样,好好活着,活到寿终正寢。”

    林听雨道:“那个样貌和李元吉有几分相象的人,你打算怎么跟他说?”

    李建成道:“当然是实话实说。此事涉及生死,一定要他自愿才可。”

    林听雨无奈,道:“太子殿下有此心当然是好的。可是那个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留下来,而你们走了,这意味着什么。

    你只说,不,你让李元吉去说,就说李元吉要去城外皇氏园林暂行养病两日,不几日便归。而他暂时留在京城,若太子有什么事吩咐,让他听从就是。”

    李建成皱眉,奇道:“太子?可是,你不是让我带着元吉远走高飞么?我……”

    林听雨道:“你不在京城,可是太子还在。那个你极为信任的小栗子,也必须留在东宫,听从我的安排。”

    李建成瞪视着林听雨,半晌没有言语。

    林听雨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道:“你不要再多想了,你当初做下那样的选择,不就是决定牺牲他们么?不过。我会想办法让李世民尽量善待你府中的人。”

    李建成道:“如果我选择留下,继续争夺皇位,或许……”

    “没有或许。”林听雨打断他道,可不能让他再改变主意,“你的性格,并非是帝王应该有的性格;你也没有李世民那一套玩儿的得心应手的帝王之术。留在这里继续争夺皇位,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你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到时你东宫中的人。下场肯定会更惨。李世民会把对你的积怨全都发泄到他们身上。”

    李建成默了片刻,随即失声一笑,不无失意地道:“没想到我李建成竟然连自己宫中的人都保不住。”

    林听雨道:“我会尽量保住他们的命。而且。你若消失,你宫中的人,生死对于李世民已经不重要了。”

    李世民现在还比较年轻,在林听雨看来。此时的李世民虽然已经相当狠厉,但还没有登上皇位。远没有那个将凤于桐打入冷宫、赐下毒酒时毒辣。所以,他在玄武门之变时,射杀太子之时,才会心慌意乱。险些从马上摔下来。

    没了太子,让他放东宫中的人一条生路,并不是不可能。

    两人又商谈了一会儿。把一切商议妥当,林听雨就带着绿莹等人回转秦王府。途中还愤愤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太子建成竟是这样一个小肚鸡肠之人。”

    那绿莹假装好奇,问道:“小姐,是怎么回事,您和太子吵架了?”

    林听雨道:“我只是问他一下,为什么要对兄弟手足下毒,没想到他就动了肝火……不,他当时痛哭流涕的,好象我做了多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绿莹,你说这事能怪我吗?我只不过是想去好好爱一个我想爱的人,我有什么错吗?不错,太子建成是喜欢我,对我也很好,可是,我不爱他呀。

    他不能因为我爱上了秦王,就对秦王这样。秦王可是他的血脉至亲!”

    绿莹赶紧抹她的胸口,劝慰道:“小姐,别跟太子生气。他呀,就是嫉妒秦王得到了你的爱,可是,再嫉妒又怎么样呢?秦王举世无双,无论才华、气质,哪一样不比他强,小姐这般惊才绝艳,配的自然也是天下第一的人物。你不用去理那什么太子。”

    她这话,端的是大逆不道。

    按理说,这掌宫虽然比小宫女的地位高,但到底也只是一个宫女,绿莹居然敢说出这种话来,看来她都已经看出李世民接下来的行动了。

    所谓“太子”,在她眼里如今只是一个名词而已,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了。

    林听雨心中不免叹息,又暗暗祈祷,希望李建成能够如约按她的计划进行。

    第二日,太子东宫突然传来消息,说是太子建成饮食中毒,身体大恙,难以再协皇帝处理朝政,闭门养身。皇帝吓了一大跳,亲往东宫探望,还下令严查此事。

    皇帝李渊向来是偏爱太子建成,喜欢他的忠厚沉稳。据说李世民中毒时吐血三升,可也没见皇帝这般动怒。

    其实,这不能怪皇帝不喜欢李世民。是李世民有些事做得太过分了。当初为了逼李渊起兵自己称帝,他竟然算计自己的老子,将李渊灌醉之后又将炀帝的两个妃子送到了李渊的床上,逼得李渊不得不起兵反隋。

    这换成谁,都得恨这个儿子恨得牙痒痒。李渊事后没寻个借口将李世民下狱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

    李世民当初算计李渊的时候,说的好听,什么皇帝残暴不能再助纣为虐,什么为天下百姓苍生着想,其实还不就是因为他自己想当皇帝?

    除了下令严查太子中毒一事之外,皇帝又将东宫中的人筛查了一遍,这才转头接着处理他的政事。

    太子重患,闭门养病。李元吉在太子建成身边照顾了一日便离京,说是要去城郊寻找隐士名医为太子解毒,带着几个亲信侍卫往城郊皇家园林去暂居。

    第三日傍晚,秦王李世民因为毒患已解,身体大好,起身前往东宫,去探望太子。在他看来,太子此次中毒,不过就是想回击他罢了,根本就不可能是真中毒。

    他到了东宫,被侍卫挡下。太子闭门不出,只有最为亲信的贴身宫人小栗子可以进出太子寢室,其他人等皆不准进入。

    李世民在外人面前,一向知书达理,非常能拉好感度,当下就对挡下他的侍卫淡笑说道:“这位大哥,我很担心兄长的身体,可否通禀一声,容我探视太子殿下,只要见他安好,我的心便能放下,绝不会打扰太子半分。”

    那侍卫被李世民的气度所折服,犹豫了一下,终是说道:“秦王殿下请稍待,待为臣去禀报一声。”

    不一会儿,他就回转来,后面还跟着贴身伺候太子的太监小栗子。小栗子脸色不好,眼睛发红,可见是这几日非常的劳累。

    他躬身行礼,对李世民道:“小栗子拜见秦王殿下。”

    李世民道:“快平身吧。”一边说一边赶紧上前将小栗子扶了起来。“我想要探视太子殿下,栗公公,能不能……”

    小栗子忙道:“秦王殿下,不是小人不让您见。是太子殿下他……不想见客,而且,也不能见客。况且……”他说着放低声音,“皇上正为太子中毒一事大怒,秦王殿下此时应该避嫌,尽量回避才是,不要再往东宫来了,若是太子再有个毒患什么的,秦王您有嘴也说不清啊!”

    李世民一怔,忙道:“我是太担心兄长,是以没想到这一节。今日多谢栗公公提醒,世民今日记下公公这个人情了。告辞!”言罢,就转身回了秦王府。

    到得第四日上,又传出太子身体逐渐康复的消息。原因就是李元吉回归,带回一个隐士神医。这让整个皇宫与朝堂都松了一口气,不然太子有个三长两短,在如今乱世之秋,朝廷会怎么样谁都难料。

    林听雨一直躲在秦王府的芍华苑里,每日里会去探望秦王,会去与王妃长孙氏谈笑,看起来与往常的凤于桐并无什么区别。对于太子建成中毒一事,她连问都没问上一句,看起来似乎太子建成对他已经彻底是个陌路人,没有半点关心了。

    李世民也曾经问过她,对于太子建成中毒一事怎么看。

    她直接回道:“此事,必是太子自己搞出来的。”这话让李世民大为心愉。

    这一日,林听雨又再来到李世民的居所,当时李世民正与几个心腹在书房密谈着什么。林听雨在门外等了一刻左右,这些心腹才离去。

    林听雨算计着,此时离玄武门之变只有一日了,想来,他们这些人就是在核对玄武门之变的计划有无遗露之处。

    “于桐,你来啦,快坐。”李世民送走一众谋士心腹归来,就将林听雨让进了书房。

    眼见她眼睛肿得跟桃一样,眉宇间尽是忧色,李世民奇道:“于桐,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绿莹忍不住插嘴道:“还不都是因为太子殿下……小姐担心太子这几天就要对王爷下手,昨晚一宿都没睡呢。”

    “多嘴。”凤于桐适时地嗔怒斥了一句。

    绿莹立刻闭紧了嘴巴。

    她是李世民打小就培养起来的心腹,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李世民没有不信的道理。李世民此时沉默不语,神色中却露出一分感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