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77 初唐遗梦(八)
    “你先下去吧,我与王爷有些话要说。”林听雨吩咐绿莹。

    “是。”绿莹答应,退出书房,将房门关紧。

    待她退去,林听雨转头看向李世民,道:“世民,你可有什么打算?”

    李世民仍旧沉默,不发一言。

    林听雨拉着他在书桌前坐下,语重心长地劝道:“世民,太子建成既然搞出一件自己中毒的事出来,很可能这几天就要对你下手,将你置于死地,你……你需得早做打算才好。”

    李世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叹息道:“我又能怎么样呢?他是太子,又是我的兄长,我的血脉至亲。难道,我真的要弑兄夺位,取而代之?这样做,岂非大逆不道?”

    林听雨道:“只要你以后努力做个好皇帝,功绩将这弑兄夺位一事掩盖过去,谁还会抓住你弑兄夺位这个罪过不放?”

    李世民道:“可是,你也说过,弑杀亲兄弟,此举人神共愤,只怕连老天都不容。”

    听他如此一说,林听雨也沉默下来,半晌后,才道:“你可以放心去做,我昨晚……昨晚想了许久,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说到这里,她已是眼中含泪、泫然欲泣。

    李世民忙道:“什么法子?”顿了一下,又道:“看你如此伤心,这法子……是不是不好?”

    林听雨含泪而笑,悠悠地说道:“不,这法子很好很好。世民,事情紧急,太子一旦重新理政,必会借此机会下手将你在朝中的人全部铲去。只怕不出三日,秦王府就会淹没在血泊之中。你需得早做决断啊!”

    “这……”李世民脸露踌躇,一副下不了决心的样子。

    林听雨献计道:“世民,我听说这两日那元吉一直都在太子寢宫,在床畔寸步不离地照顾太子,此事,不是大有蹊跷么?你想想。那太子东宫有多少人。用得着元吉陪在床边伺候?”

    李世民道:“你的意思是……”

    林听雨道:“他们两个整日粘在一起,此中必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不过,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两个男人整日里粘在一起,那太子建成又少近女色,此事都惹人怀疑。”

    李世民仔细打量着眼前女人,有点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已经听说了他的计划。可是。在女人的神色中,他什么都没有捕捉到。

    而且。转念一想,这女人身边全是他的人,稍有风吹草动,他这里就会得到消息。而这女人在他身边并无太多的人脉。想要知道他的计划,这根本就不可能。

    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想到一块儿去了。

    李世民道:“你有什么想法。先说来听听。”

    林听雨道:“世民,你可以前往皇帝那里。禀告他二人整日里粘在一起,宫中传出他二人不伦的丑闻,让皇帝传他二人进宫,趁机将他二人一起击杀。”

    李世民神色震动,道:“于桐,你怎会想到这……这……”

    “你是想说,我怎会想到这心狠手辣的办法是不是?”林听雨接过话茬说道。实际上,她知道李世民是震惊于她说出的计划,与他自己的计划太过相似,所以才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的脸上露出凄然之色,道:“世民,其实我心中很感念太子建成将我提拔为女官的恩德。我也知道,他一直对我有意。可是,我不爱他,这是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改变的事。

    我不能因为感念他的恩德就出卖自己的感情。那样做的话,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自己。何况,怀着根本不爱的心去与那个人在一起,也同样对不起那个人。

    我没有爱上他,这是我的错。可是,他不能因为我爱你而来迫害你,处处针对你,还如此奸害于你啊!对这点,我……我实在无法忍受。”

    “于桐……”听她如此动情一说,李世民心中颇为感动,将她揽进怀中,深情唤了一句。

    林听雨又道:“世民,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这世上没有我,你和他会不会就是一对很要好的兄弟,没有那么多的争斗?”

    “别胡说了。”李世民忙道,“是大哥一直怕我觊觎他的皇位,早就想将我除之而后快。有没有你,其实都是一样的,你不用为此事伤心内疚。”

    林听雨泪水打湿了李世民的衣襟,让他心中更痛,将怀中人搂得更紧。

    林听雨也紧紧回抱住他,道:“世民,我舍不得你,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你落入那万劫不复之地。”

    李世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处于那种境地,不然又怎么能保护好你?”

    林听雨仰起脸来,一张娇美如花的面庞布满泪水,却丝毫没令她变得难看,反而有一种荷花染露的出尘美感,让李世民看得好不动情,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在她额头上深深地印下一吻。

    “于桐,我们成亲吧,马上……”李世民有些忘情,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林听雨眸子湿漉漉的,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个。”

    李世民失笑道:“什么时候?正是咱们该成亲的时候。你忘记前些天我与你说过,等我的毒患一好就与你成亲。”

    林听雨道:“可是那时候太子还没有动作……”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震,道:“对了,数日前太子曾经约我往柳晓亭一叙,当时我的话有些过激,结果第二天,东宫就传出他中毒的事,这会不会是……会不会是因为我刺激了他,所以才让他采取行动的?”

    李世民道:“你不用太过担心,一切有我。”

    林听雨道:“不行,世民,咱们先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吧,不能坐以待毙啊!咱们……就按我刚才说的办,但,细节还要仔细计划一下。”

    李世民问道:“你真的已经决定了?需知这个计划一实施,李建成和李元吉就是死路一条,你……你不后悔?”

    林听雨默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为了你,我又有什么好后悔的?我欠李建成的,我会还清,绝不会让别人觉得我欠他半点恩情。

    还有,我也不会让人戳你的脊梁骨,说你是弑兄夺位的恶徒。世民,在这方面我已经想了许久,已经想出一个主意来。这事,你根本就不必放在心上。”

    李世民奇道:“你想到了什么主意?”

    “这个……”林听雨迟疑着不答,“你就别问了。总之,你只要明白,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做了什么,我的心始终都只属于你一人。”

    李世民唤了一句:“于桐……”他心里的滋味很是复杂,总感觉凤于桐这几天来与以前有很大不同,但有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他感觉,这个凤于桐,总离自己很远。

    但,她的温柔,她的缠绵情话,她悠悠哭泣时的怜人模样,又让他对眼前这个凤于桐更加深爱,一颗心不自觉地就为她而跳动。

    林听雨低头,但一双泪眼婆娑却有一半呈现在李世民眼前,让李世民看得好不心痛。

    她道:“世民,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死也愿意。”

    “你在胡说什么?”李世民忙道。

    林听雨用力地摇了下头,抬起头来,换上一副笑颜,道:“没什么。咱们还是来商议一下行动计划吧。”

    所谓的行动计划,李世民早就和他的那些心腹谋士们商议好了,哪用得着林听雨发愁?她只开了个头,中途插上一两嘴来抛砖引玉,李世民慢慢地将计划说出了七七八八。

    “这几天,太子一直闭门不出,只有小栗子和李元吉服侍在侧。而李元吉,据说也是一直在太子房中,并不见出来,偶然只有他们二人的谈话传来。”李世民轻声说道。他在东宫的暗桩很给力,能够很及时地将太子的情况汇报到这里。

    林听雨道:“不过,我听说他的毒患已解了大半,据说再过两三日,就能大好,到时候他就要出来重新协助皇帝处理朝政。到那时……”

    李世民道:“依我看,他中毒很可能是假的。不管是卧床不起,还是李元吉往郊外去寻隐士名医,都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其实,他现在很可能完好无损,只是在寻机给我突然的一击。”

    林听雨道:“原来你已经想到了这一点,那还不动手,等待何时?”

    李世民叹息道:“唉,我说过,弑兄夺位,不但是大逆不道,更是人神共愤之举,这种决定,岂是那么容易下?”

    林听雨握住他的手,目光温柔,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温声说道:“世民,我说过,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免于去做这种人神共愤之事,你根本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

    李世民深情款款,道:“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为何不肯告诉我?”

    林听雨笑了起来,只是眼圈红红的,眸中含泪,道:“这是天机。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要是说出来就不灵了。”

    李世民无奈地呵呵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