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84 伪神灯的救赎(四)
    这几个任务,不是去猎杀厉害的妖兽,就是采摘比较难寻的灵药,虽然任务值之外还有另外的灵石奖励,可说是任务奖励丰厚,但危险系数高、完成难度大,所以直到现在也无人问津。

    这种任务,对于只有炼气二层、连灵器都无法御使的林听雨来说,简直就是要命啊!

    不过,这十来个任务也不全是凶险和难完成的。其中就有一个,是给一个名叫上官凌的金丹大修士当内侍弟子,无论男女皆可。

    说得好听,内侍弟子,实际上就是内侍,也就是伺候上官凌的人。

    借着陈玉的记忆,林听雨也能想明白,为啥这个本来很不错、人人争抢的内侍弟子的任务,会到现在还挂在任务牌上。

    正常情况下,这种大修士内侍弟子,若是将那些大修士伺候得好,不但会得到大修士赏赐的修炼资源,甚至还有可能得到大修士的指点或者赏赐上好的修炼功法,更有甚者,会被大修士直接收为弟子,哪怕只是一个挂名弟子,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这种种好处,使得内侍弟子这个任务,往往在刚一挂出的时候就会被人抢去。而且,能够抢到这种任务的弟子,往往都是有后台,或者资质不错引起宗门重视的人。

    上官凌这个金丹顶峰的大修士,被人称为半步元婴,在太乙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他的内侍弟子,这个任务更应该是人人争抢不休的金牌任务才对。

    可是,这上官凌脾气怪异,性情冷酷无情。对于小辈弟子的要求各种苛刻。

    据说,在陈玉他们这一拨弟子还没有入门之前,曾经有一个被派去服侍他的内侍弟子被他活活打死,致使弟子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去接他内侍弟子的任务?

    而且,在那个被活活打死的弟子前后,曾经有无数被派去他那里的内侍弟子。却全都被他以各种理由给哄了出来。

    林听雨盯着任务牌上的十来个任务看了半天。就只有这个任务,她还有几分可能完成。虽然她也有被上官凌一怒之下暴打而死的危险,但总比去妖兽的地盘打妖兽、抢灵药安全一些。

    但。有个关键问题,那个上官凌是否能够接纳她为自己的内侍弟子。

    林听雨寻思半晌,对会满道:“会师兄,我就试着领那个内侍弟子的任务吧。”

    如果这个任务能够成功。她成为了上官凌的内侍弟子,以后一段时间的任务可能就都是这个。不必再去领那些难度高危险更高的任务。

    这样,估计她就能混到陈玉的灵魂恢复了。

    若是不能完成,她也就只能去冒险打妖兽和采摘灵药了。

    衡量利弊得失,她觉得。这被上官凌暴打而死的危险,还是值得一冒地。

    “你确定?”会满问道。

    虽然他也知道现在没有更好的任务可领了,但是。这个任务危险系数也很高,关键是。上官凌若不同意陈玉为内侍弟子,伺候没两天再给退回来,陈玉这任务就又白领了,而且,时间再过去几天,任务牌上的任务可能会更少,也更难完成。

    都是别人挑剩下的嘛!

    出于同门之谊,又是一起入门的,会满的问话中透出几分提醒之意,想让陈玉仔细考虑过后再决定。

    林听雨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颇有些无奈地道:“我试试吧。”

    “其实,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和你抱着一样的心态呢。”会满道。他在外门执事堂工作一个多月,去做上官凌内侍的弟子不下数十,全都被退了回来,所以,对于陈玉接下这个任务,他并不乐观。

    不过,他见自己再一次提醒之下,这位陈师妹仍旧没有打消念头的样子,也只得让对方领了这个任务,拿着任务牌前往上官凌的洞府——凌霄宫。

    靠着这个任务牌,林听雨成功进入了内门精英弟子才能出入的区域,光爬山就爬了近一个时辰,登上数千丈的高峰,才来到了那座在整个太乙门都赫赫有名的殿宇——凌霄宫。

    因为深处逍遥峰顶峰,凌霄宫处于云山雾海的包围之中,看起来分外的飘渺,给人一种仙家的神秘与高绝。

    林听雨来到凌霄宫前,第一个感觉就是此处灵气较之他们这些炼气期小弟子们的聚居之地简直浓郁数十上百倍。而且,可能是此地地势优越,就连灵气的精纯程度也远较太乙门其他地方的灵气强得多。

    眼前,是一座高约百尺的宫殿,雪白的墙面、柱子让它虽然高大巍峨,却不染半点尘世的浮华。淡青的房顶又让它透出一种水墨丹青一样的清秀隽永。

    林听雨观眼前此情此景,微怔一瞬,这才上前,以任务牌轻叩宫殿之门,朗声说道:“外门弟子陈玉,特来服侍上官师叔祖。”

    在修真界,都是以修为论辈份的。象上官凌这样的金丹大修士,高出陈玉两个大境界,所以除非是拜入对方门下,陈玉会称呼“师尊”“师父”之外,理应称呼对方“师叔祖”。

    “进!”凌霄宫内传来一道清冷威严的声音,让林听雨蓦地就感觉到心里发寒。

    宫门无人自开,林听雨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进入宫门之后,她靠着陈玉的灵识就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气息传入鼻中。

    她发现这股清香气息似乎是在移动,而且是朝大殿深处的一条走廊移动的。微一沉吟,她就跟着这股清香走入那条走廊,沿着走廊,来到一处淡雅的房门前。

    房门仍旧是自行打开,林听雨迈步入内,便见一高大英挺之人盘膝坐于一张寒冰玉床之上。

    此人面如满月,印堂饱满,剑眉英挺,鼻如悬胆,一双凤眼有如寒夜之灯,神采无限,端的是器宇轩昂,俊美无双。

    在林听雨遇到那个美到掉渣的拓展之后,她对于俊美的男子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所以,在看到这位俊美到足可惊颤女子芳心的美貌男子之后,她仍旧保持着非常平和的心态,朝寒冰玉床上的那人恭敬施了一礼,道:“弟子参见上官师叔祖!”

    这个明显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儿脸上居然没有那些初见自己美貌的女人脸上闪出现的惊艳与痴迷,上官凌的心微微放下。

    那些被派来的内侍弟子,无论是男子还是女人,在一见到他时,个个都是一副要流馋涎的恶心模样,实在让他忍受无能。

    这个名叫陈玉的女弟子却如此能够把持得住,这不能不让上官凌对她的第一印象颇佳。希望这次不要让他失望吧。上官凌心中淡淡地想,目光却清冷无比地注视着下方站定行礼的林听雨。

    一会儿过后,他见林听雨仍旧保持着施礼的姿势,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奈与不满,这才淡淡地道:“免礼!”

    “谢师叔祖!”林听雨说完挺直了身子,恭敬地站立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地道:“请师叔祖训话,将弟子要完成的工作,要遵行的训戒和规矩告知弟子。”

    上官凌盯着林听雨看了一会儿,看这个弟子面容极嫩,声音也尚处于变声期,再通过其骨龄,上官凌已经能够确定林听雨的年龄。可是,此女的言行举止却透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每日子时……”上官凌开始说起林听雨应该遵行的规矩和注意的事项,以及林听雨每日里需要完成的工作。

    才听到一半,林听雨心中就对许多弟子都无法胜任上官凌内侍弟子的事有几分了然。这个上官凌,屁事还真多啊,什么子时要为他准备茶盏,丑时要为他点灯等等。

    这大半夜的,哪个不回家睡觉,呃,说错了,应该是哪个不回家修炼啊,还要守在这里伺候他?

    上官凌安排的伺候他的工作,一直到巳时才结束,好嘛,这个时辰太阳都升得多老高了,正是别人起来劳作的时候,可是这凌霄宫的内侍弟子才将上官凌伺候完。

    然后,就是去收拾寢室与修炼室。至于说打扫宫殿等粗活,却是不需要林听雨来做。不过,以上诸多工作作完,也已经是午时时分了,林听雨才能得到自由,回自己的洞府休息或修炼。

    不过,仔细算算,林听雨觉得自己每日里还能有少一半的时间归自己支配,心中腹诽一通过后,就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

    “以上本尊说的,你可都记下了?”上官凌说完一遍,便开口问道。

    炼气期的小弟子虽然身体已经开始被灵气滋养,但心智和大脑开发远远不似筑基、金丹修士那么强。他说了大半个小时,内容自然不少,他已经准备好将自己方才说的东西再给下面这个小弟子重复一遍了。

    不想,却听这小弟子说道:“是,都记下了。”

    上官凌微怔,许多来这里的弟子基本上每一个在他讲完之后,都要他再重复一两遍,这才能将他的规矩记全。有时候就算是这样,有的弟子也仅能记住一部分他的要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