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85 伪神灯的救赎(五)
    可是这个陈玉,居然在他讲完一遍之后就记住了?这是真的吗?

    上官凌觉得林听雨有敷衍他之意,便道:“那好,你且将本尊的话重复来听听。”

    “弟子遵命!”林听雨赶忙应道,立刻将上官凌方才说的话,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

    上官凌眸中有奇异的光芒微不可察地一闪即过,这孩子仅有这样的修为,居然就能达到这样的记忆力……

    林听雨暗暗感谢上一个穿越的世界她所获得的能力——记,使得她能够将上官凌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出来,这让她在上官凌心中的好感度又再上升一截。

    “很好,你下去吧,子时再来。”上官凌道,声音仍旧清冷,让林听雨无法判断出他的喜怒,更不可能揣测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林听雨忙恭敬应了一句:“是。”然后退了出去,回转自己的洞府,静心修炼《太乙心诀》,待到晚上她吃了点东西,尚差一个时辰到子时时,她就到了凌霄宫外待命。

    凌霄宫门自动打开,林听雨就立刻进入其中,按先前上官凌告诉她的厨房位置走了过去,给上官凌煮仙茶。

    这煮仙茶甚有讲究,而且听上官凌白日里讲的那些细节,林听雨觉得,这个上官凌绝对是个有强迫症的人,估计与他说的步骤稍有不符,他就会不满。

    所以,每一步林听雨都做得极为仔细。

    好在在厨艺方面,林听雨不说是大师级的,但,好歹也是给自己做了十年饭的人,煮仙茶虽然繁复。但只要严格按上官凌说的做,她觉得就不会出错。

    一个时辰后的子时,林听雨准时地将茶递到了上官凌面前。

    上官凌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茶,心中一动,从茶香且浓厚且清新的口感,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弟子绝对是非常严格地按照他所说的步骤煮的这壶仙茶。

    “放下。你去门外守候。”上官凌表面上仍旧看不出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吩咐道。

    林听雨忙应了一声“是”,然后退了出去。给上官凌关好门后,就直挺挺地守在门外。

    待到丑时,她准时地推开房门,将室内用以照明的地灯全都摆上夜明珠。让这室内瞬间光亮有如白昼。

    林听雨很纳闷,按上官凌的修为。夜晚看东西绝对有如白昼。倒是象陈玉这副炼气二层的小身板,夜视能力还很弱,天一暗下来看东西就比较费劲。

    但是,这上官凌奇怪得紧。天黑下的时候没有要求添灯,偏偏要在丑时将室内地灯全部以夜明珠照明,这真是个让人奇怪的习惯。

    心中虽然疑惑重重。但林听雨不敢多问,将地灯上全都摆好夜明珠后。就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没有打搅寒玉冰床上的上官凌。

    上官凌正在闭目打座,似乎已经陷入修炼之中。

    按理说,修士在修炼之时,尤其不喜别人打扰。这个上官凌可真怪,居然让内侍弟子在丑时的时候进入来添灯。而这丑时,貌似也正是他修炼的时候。

    不过,聪明如林听雨,可不会因着好奇心多一句嘴,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她可不想得罪了上官凌,搞不好就得把这份工作给弄丢了。

    林听雨重新退到门外,安静地侍立在门外。

    第一天的工作,就在这样平静中渡过。让林听雨松了一口气的是,上官凌并没有表示出让她退去的意思。这说明,这第一天的工作,上官凌还算满意。

    接下来的数日,林听雨都非常严格地按照上官凌交代下来的事务来做,每一个细节,哪怕是极小的一个细节也不敢有半点差错。

    数日后,外门执事堂的会满给她来传讯纸鹤,通知她,上官凌对她的工作很满意,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就是凌霄宫的内侍弟子了。

    既被定为内侍弟子,林听雨自然就不必再住在这片外门弟子的洞府群,为了工作方便,内侍弟子都会被安排在大修士的洞府附近居住。

    而林听雨则被安排居住在凌霄宫后面的一处名为春芽园的园子里。

    当林听雨被通知收拾东西搬往春芽园的时候,古山灵石矿惨案的消息竟然不胫而走。

    因为木容容等去古山灵石矿采矿的弟子们回来了一批。

    弟子们得知在古山灵石矿许多炼气初期的小弟子都已经死在妖兽口下,全都人心慌慌、提心吊胆的。

    本来这采矿的任务已经算是宗门任务里很安全的一项任务了,可是现在看来,这种任务其实也危险得紧哪。

    当然,修真界里不乏有胆大且看得很开、思想通透的人,这种人是不可能因为矿山出现了妖兽就放弃采矿这项任务的。他们知道在修真界,这种事时常会出现,所以会继续留在古山灵石矿采矿。

    回来的这一批,只有少部分人是被那只妖兽肆虐的情景吓坏了,决定回来修养一段时间。他们差不多都是和木容容、陈玉年纪相差不大的小修士,因为年纪幼,在修真界闯荡时间也不长,看了那种骇人的血腥场景,难免会心惊肉跳。

    不过,剩下的一大部分回来的修士,则是因为任务已经完成,得到了足够的修炼资源才回来的。这种人会在宗门修行一段时间,然后再领新的任务。

    “陈师妹,你那天走得可真及时。”木容容回转洞府群后,就看到陈玉正要出门,便拉着她说道。毕竟她也是第一次遇到那种惨烈的事,所以很是心有余悸,此时回忆起来娇美的小脸立刻就变得煞白。

    林听雨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却是故作惊奇地道:“怎么了?”

    木容容道:“怎么,你没听说那天有妖兽……吧啦吧啦……”

    这小姑娘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讲起一次这样的冒险经验立刻就滔滔不绝,一直说了近一刻左右,这才停了下来。

    林听雨是个很合格的听众,不时地跟着木容容的讲述做出或恐惧或心悸的样子来。

    “听说那只妖兽一口气吞了好几个修士,连劳师兄都被它一口直接给吞了,你想想象咱们这样的炼气初期小修士,得被它吃掉多少。”木容容停顿了一会儿,又捧着小心肝说道。

    林听雨脸色白白地点点头,道:“多亏我那天身体不适,难受得紧,实在忍不下去,只能跟劳师兄告辞,这才躲过了一劫,不然,估计我现在也在那妖兽的肚子里了。唉,可惜我那时都坚持了快一个月,只差几天就完成任务……”

    木容容道:“你能捡条小命就不错啦。”顿了一下,又道:“原来你那天是不舒服,所以才提前退出任务的。”

    林听雨点了点头。

    木容容道:“诶,我看你象是要出门的样子,怎么,是领了别的任务?是猎杀妖兽还是采摘灵药?这种任务可比挖矿危险得多了,根本就不适合咱们这种炼气初期的小修士。而且,还要一个人在充满妖兽的山野里闯荡,想想就让人害怕。”她说着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

    林听雨还没说话,就有路过的邻居弟子听到木容容的问题,抢先答道:“木师妹,你不知道,人家陈师妹现在是麻雀变凤凰了,已经成了凌霄宫上官凌大修士的内侍弟子,这就要搬去逍遥峰居住了。”

    木容容听罢脸色一僵,嘴角抽了半天,这才咧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原来陈师妹是成了上官师叔祖的内侍弟子。”

    林听雨点了点头,纳闷木容容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虽然木容容努力想要掩饰住自己心里的不舒服,但那僵了一瞬的脸色,并没有逃脱林听雨的眼睛。

    木容容很快就神色如常,笑道:“恭喜陈师妹了。”

    林听雨道:“上官师叔祖是个要求严格的人,我也不知道这内侍弟子能当多久呢。但好歹能够完成这次任务,不必被赶出宗门了。”

    木容容含笑点了点头。

    林听雨道:“木师姐,你忙,我得走了。”

    木容容道:“好。”

    其实修士的东西一般都放在随手携带的储物袋里,所谓的收拾东西,真心没啥可收拾的。林听雨施展轻身术迅往逍遥峰赶去,却感觉到身后有一种恶毒的眼神在自己背后停留了一瞬。

    “嗯?这个木容容为何会突然对我如此?”林听雨心中纳闷。

    陈玉的记忆里,一直觉得这个木容容是个善良、大方、活泼且言行举止得体的女孩儿,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香饽饽,修真界中的各种男神都对她另眼相看。

    “难道又是个伪白莲花?”林听雨心想,“话说,她听说我成了上官凌的内侍,就突兀地对我升起诸多敌意,她该不会是对上官凌有意吧。”

    林听雨可没心思去管那木容容是如何想法。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量讨好上官凌,只要上官凌能够将从他嘴边露下来的“几粒米”赏赐给林听雨,那林听雨日后的修炼资源就不用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