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86 伪神灯的救赎(六)
    所以,在搬到春芽园之后,林听雨照顾上官凌日益勤勉,而且,绝对严格地按上官凌的命令行事,在工作上不会有一分一毫的差错。

    终于,半个月后,在晌午沐浴过后,上官凌完成一日工作、正要离去的林听雨叫住。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这个给你。”上官凌说着给了林听雨一个储物袋。

    林听雨灵识探入袋中,现里面居然是近百块的中阶灵石和一些修炼丹药。

    林听雨大喜过望,立刻就对上官凌施大礼说道:“谢谢师叔祖赏赐。”

    上官凌点了点头,默了片刻,却又说道:“这是对你工作认真的打赏,你可不要因为本尊赏识你,就产生一些非份之想。”

    林听雨愣了一下,这才寻思过来上官凌话中的意思,忙笑道:“师叔祖,弟子只是个炼气期的小弟子,对师叔祖只有仰慕之情,至于其他的,实在不是弟子这样的人能够向往的。所以,师叔祖大可放心。”

    上官凌点头说道:“嗯,你能明白这一点,说明你比以前的那些弟子明白得多。”

    呃,上官凌这是在赞同她是根本没资格去奢望一个金丹大修士了?这个人都不会谦虚一下吗?林听雨心中腹诽,但表面上却是耳观鼻鼻观心,非常乖巧恭顺地立在下。

    “下去吧。”上官凌又道。

    林听雨立刻退了出来,心道:“怪不得以前那些弟子都会被他赶出去。可是,就算他不喜欢别人暗恋他中意他,可是,他也不至于把人家暴打至死这么变态吧。”

    她摇了摇头。无法理解上官凌的思维方式。再者,以前那些传闻是真是假,尚难定论。

    “陈师妹。”

    这一天,忙完上官凌安排的工作,林听雨刚刚回到自己所居的春芽园,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唤自己。灵识中已经现有人等在春芽园不远处,正是木容容。

    “木师姐。”林听雨露出天真烂漫的笑脸。迎了上去。“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啊?”

    木容容笑道:“看你这小妮子。你怎么不说回去看看我?要知道我这个外门弟子想要进入这里,还有点费劲呢。”

    林听雨道:“快来,到我园子里坐。”一边说一边已经热情洋溢地将木容容拉进了春芽园。进入屋子里坐下。

    “木师姐,找我有事吗?”林听雨问。

    木容容道:“也没什么事。我已经领了荣海棠大修士内侍弟子的任务,所以这些天会住在隔壁的海棠峰。”

    林听雨心中一动。陈玉因为唤醒了伪神灯,所以在临死前的刹那曾经看到过一些未来的场景。其中有一个场景就是木容容进入荣海棠的海棠殿,而且。貌似荣海棠对木容容还非常的喜爱。

    不过,这个木容容之所以能够成功进入海棠殿做内侍弟子还得多亏荣海棠的小甥孙罗鼓翼。这罗鼓翼对木容容有意,木容容就借他之力进入毗邻逍遥峰的海棠峰。

    林听雨忙点了点头,笑道:“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和木师姐常常见面了。”心中却在想:“希望你不要因为上官凌而给我下什么绊子。”

    木容容道:“对了,你平时都什么时候在凌霄宫当班?其实昨天一大早我就来这里找过你,可是等了半天你都没回来。”

    林听雨默了片刻。道:“下回木师姐要是来找我,提前给我个传讯纸鹤。不然等我有空的时候就给木师姐传讯纸鹤,咱们约好时间地点见面也是可以的。”

    木容容脸上有阴霾闪烁了一下,却点头应道:“好。”

    林听雨心中冷哼:“哼,想要从我这里探到上官凌的起居作息时间,你还嫩了点儿。我可不能因为你丢了这得来不易的金饭碗。”

    那个上官凌既然不喜欢对他花痴的莺莺燕燕,如果他知道木容容居然通过林听雨得知了他的作息,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他不牵怒林听雨才怪。

    林听雨毕竟穿越了好几个世界,可是这木容容,就算是有小空间在身,心思较同龄的少男少女深沉些,但照林听雨还差着一大截。

    两女又闲聊了一会儿,全都揣着各自的心思。

    木容容又几次试着套取关于上官凌的消息,却全都被林听雨不着痕迹地给带了过去,结果一个时辰聊下来,木容容什么消息也没套来,最后只得好不无奈地告辞走了。

    送走木容容,林听雨就要上床打座修炼,忽地就听有人灵识传音,声音冰冷还透着几分威压,道:“你来一下。”

    林听雨顿时心中一突,这是上官凌的声音。凌霄宫和春芽园离得这样近,以他之能,怕不是将她方才和木容容的谈话都听了去吧。天,还好刚才她什么信息都没有泄露。

    林听雨赶紧恭谨应了声:“是。”就匆匆离了春芽园,去了凌霄宫。

    宫门无人自开,林听雨迈步走进,到得上官凌的修炼室前,恭敬行了一个大礼,朗声道:“弟子陈玉拜见师叔祖。”

    室门自动打开,林听雨赶紧走了进去,恭敬侍立一旁,道:“师叔祖唤弟子前来有何吩咐?”

    上官凌声音较平时冷上数分,道:“你与那木容容来往甚密?”

    林听雨忙道:“我们一同入拜入山门,只是在过去有些交集,并不怎样亲密。”

    上官凌道:“那好,回去后你且自行与她说,令她不得允许不可再入逍遥峰。”

    林听雨道:“是。”心道:“这个上官凌居然认识那个木容容,他们两个以前有什么交集吗?看上官凌的样子,对木容容如避洪水猛兽……”

    林听雨各种脑补。

    上官凌道:“本尊不喜外人出入我的逍遥峰,你明白吗?”

    “是,弟子明白。”林听雨道。她敢说不明白吗?

    上官凌又道:“还有,你对本尊服侍得倒还贴心,本尊提醒你一句,小心那个木容容。至于其他的,本尊可管不了你太多。”

    这话,让林听雨有些茫然,但她还是乖巧地应了一声:“是。”

    等她离开凌霄宫,回转自己的春芽园,她越想上官凌的话越觉得纳闷。就算上官凌不喜欢花痴的木容容,可是也没必要说出让她“小心那个木容容”这样的话吧。

    上官凌会这么说,林听雨总感觉,这其中有些缘故。

    她一边走一边仔细琢磨,又不自禁回想方才木容容来找她时的情景。

    她觉得,木容容来找她,一是为了套她的话,想从她这里得到上官凌的一些信息。二就是想要告诉林听雨,她木容容也已经成了金丹大修士的内侍弟子,并不比林听雨差。

    可是上官凌的话,却让林听雨觉得,木容容来找她,可能还有第三个目的。而且这第三个目的,肯定还会让她很麻烦。

    林听雨回到了春芽园,灵识将整个园子仔细地探查搜寻了一遍,蓦然有了一个现。

    “那个木容容还真是有一手,这事居然干得神不知鬼不觉,明明她在这屋里的时候,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她是什么时候干的这个事?”林听雨拿着从床垫底下搜出来的东西,愕然不已。

    “难道说,这个木容容除了小空间之外,还有陈玉不知道的其他秘密?”林听雨心中纳闷。

    她开始仔细回忆陈玉留下的那些记忆,希望能从这些记忆里找到蛛丝蚂迹。数次将陈玉的记忆回放、整理,林听雨还真有了点现。

    其实说是现,倒不如说是推理。

    陈玉的记忆里,许多优秀的男子见到木容容都会不自觉地生出爱慕之意,而海棠峰的大修士荣海棠,她是以修炼控心术为主,对于意念力的感知极为敏锐。

    擅长控心术的荣海棠极为喜欢木容容,木容容又很容易就能让见过她的各种男神爱慕她……

    这两点联系起来,林听雨怀疑,木容容是不是有意念控制或者类似控心术方面的特殊能力。不然以荣海棠这样的修为、地位,又因为控心术并不容易对他人产生什么好感,如何会对木容容另眼相看?

    荣海棠很可能是现木容容在她的领域内颇有天赋,所以才会喜欢木容容。

    如果她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刚才木容容坐在这里跟她聊天的时候,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但很可能利用她在这个领域中的特殊能力对她的意识做了什么手脚。

    木容容可能没想到,凌霄宫中的上官凌会这么关注他的这个内侍弟子,在现有人来找她之后,灵识就从没离开过林听雨,结果,将木容容所做的手脚悉数看在眼里。

    可是,上官凌只是提醒林听雨,明摆着并不想插手林听雨与木容容之间的争斗。

    也是,人家一个金丹大修士,来掺和两个炼气初期的内侍弟子的争端,未免也太掉份了。他能够出言提醒林听雨,这已经是相当大的面子了。

    回想一下上官凌平时绷着的一副冰冷面孔,林听雨讪讪一笑。真看不出来,这个上官凌还是个面冷内热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