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87 伪神灯的救赎(七)
    既然已经找出木容容给自己做的手脚,林听雨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她也不会傻到去找木容容评理,而是了一张传讯纸鹤给木容容,约她下午去宗门坊市。

    木容容本来就有意想从她这里套取关于上官凌的情报,肯定是想与林听雨打得越热乎越好,所以痛快地答应了。午时一过,两姐妹就在逍遥峰和海棠峰中间的山梁上集合,一起前往了坊市。

    “唉,木师姐,本来有心想要邀你再到我的春芽园一叙的,”两人从坊市归来,林听雨就有些无奈地说,“可是,上官师叔祖不太喜欢不相干的人出入逍遥峰,此事只能先搁下了。”

    她这是在提醒木容容,以后别跑来逍遥峰了。

    木容容脸皮僵硬地挤出一丝笑,道:“没事,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相聚。”

    林听雨突然想到什么,道:“啊,要不,以后我去海棠峰找你吧。我听说,荣师叔祖可是非常温和又慈祥的人呢,她门下的弟子也常带朋友出入海棠峰,只要别去主峰骚扰到她就行了。以后咱们想聚,我就去海棠峰找你,怎么样?”

    木容容只得附和道:“好……好啊!”

    林听雨欣喜地道:“太好了,咱们就这么说定啦。木师姐,今天咱们就到这儿吧,我得回去修炼了。”

    “嗯,好,我也要回去修炼了。”木容容心里不知在想什么,有些茫然地附和。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成了海棠殿的内侍,有机会靠近凌霄宫,现在可好,竟然被提醒不准再入逍遥峰。

    这是上官凌的意思。还是陈玉那小妮子不想让她有机会接近上官凌?

    木容容眼前不自觉闪现她最初拜入太乙门的某一日,什么法力都没有的她爬上了某座山的山顶,因为一览众山小而心生各种豪情,不想一只妖兽突然窜出来,吓得她脚下一滑,从山顶上跌落。

    原以为就此香消玉陨,谁想这一跌竟然跌进了一个温泉池里。温泉水的浮力救了她一命。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她晕了过去。

    不过。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晕过去之前看到的那一幕。

    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沐浴在温泉里,他的脸透着男子的坚毅阳刚,他的颈白皙不已。他的肩膀结实有力,白皙却又坚实的胸肌上一左一右露出两点诱人的红……

    想到那一幕,想到当时那个男子从温泉里站起,曾将晕过去的自己抱在裸露的胸怀里。木容容就有一种鼻子想要喷血的感觉。

    她承认她是个花痴,可是花痴又有什么不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可是。偏偏有人看她“爱美”就心里不爽,居然不准她接近上官师叔祖。

    木容容回转海棠峰,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而且,就算不是陈玉不想她接近逍遥峰又怎么样。她也不可能任由上官凌身边留着除她之外的女孩子。

    “弟子木容容拜见荣师叔祖,有事启奏。”木容容来到海棠殿门外,恭敬行大礼。朗声说道。

    “进。”大殿内传来一个女子清脆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与此同时。大殿的门自动打开来。

    木容容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殿内就传来威严女子惊怒的声音:“什么?你说的话可当真?上官那个木头脸,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身边留下这样的人?”

    木容容忙道:“千真万确。这种事,弟子怎么敢乱讲?要知道那陈玉正被上官师叔祖宠爱着,弟子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上官师叔祖的霉头啊!”

    说到“被上官师叔祖宠爱着”这几个字时,木容容心头一阵绞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可以被上官师叔祖宠爱。她的小拳头暗暗握紧。

    她深埋着头,做出一副极为恭顺的模样,所以荣海棠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再加上这段时间,她对木容容的言行颇为满意,何况自己那个宝贝甥孙罗鼓翼对这小妮子喜欢得不得了,她爱乌及乌,对木容容也很是喜爱。

    所以,听了木容容的话,她直觉上虽感不可思议,但,也信了八成,立刻起身,道:“上官那家伙向来不好说话,当着他的面,你可敢当面指证?”

    木容容道:“弟子受荣师叔祖大恩,莫不敢忘,此事若是真需要容容当着上官师叔祖指证她,弟子也在所不辞。”

    对于木容容这样坚定的态度,荣海棠非常满意。敢于挑战上官凌威信的小辈弟子,尤其是木容容这个年纪、这个修为,实在是太少有了。

    这起码说明,木容容不失勇气。

    想要在修炼大道上学有所成,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

    “好,我们这就去逍遥峰凌霄宫问个清楚。”荣海棠虽然行事不似上官凌那样让人感觉冷酷无情,却是风风火火,刀山火海都会想都不想就去闯的主。

    何况,上官凌是金丹大修士又怎么样?她荣海棠也同样是金丹大修士。

    她提着木容容,一息间就驰到了逍遥峰上。

    “上官师弟,荣海棠来访。”荣海棠语气中不失亲近之意,朗声说道。

    “荣师姐大驾光临,真是让上官荣幸之至。”上官凌的声音起落之间,他的人已经亲到凌霄宫门口迎接,看到荣海棠手中提着的木容容,他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凌厉与厌恶。

    虽然是同等的修为、地位,但上官凌入门要较荣海棠晚得多,所以对荣海棠不乏恭敬,将她迎入了凌霄宫的大殿之中。

    两人坐定,那木容容恭敬地侍立在荣海棠一旁。上官凌那里已经传音给林听雨,让她准备茶盏。

    荣海棠道:“上官师弟,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要上官师弟给个说法。”

    她不是什么磨叽的人,何况,以她现在的地位、修为,也没必要跟别人磨叽,所以直入主题。

    上官凌道:“荣师姐,何出此言?”

    荣海棠道:“前些日子,本尊丢了一件上好的宝物。”

    上官凌道:“难不成,师姐是怀疑我偷了这件宝物?”

    荣海棠噗哧一笑,道:“师弟说笑了。这宝物,在咱们眼里可算不上什么,不过,在那些小辈们的眼里,可就非同一般了。

    这东西,本来我是打算在我侄女过生日的时候送给她做礼物的,谁知道她的生日还未到,我这宝物却在前些天不翼而飞了。”

    上官凌道:“那,师姐今天找上凌霄宫,是为了……”

    荣海棠道:“我的内侍弟子说,曾经亲眼在上官师弟的内侍弟子住处看到了那件宝物。”

    上官凌剑眉一挑,道:“此话当真?”

    荣海棠拉过木容容,道:“容容,你且将那日你在春芽园看到的情况给你上官师叔祖讲一遍。”

    木容容立刻又把先前跟荣海堂讲的话讲了一遍,说她那日往春芽园找陈玉聊天,不想在她的被褥底下看到了露出来的宝物一角。她暗中仔细观看,才确定那裸露出的东西是荣海棠前两天丢的东西。

    “上官师弟,你不介意将你那个内侍弟子叫过来问上一问吧。”荣海棠道。

    上官凌沉默。

    不期林听雨此时正好准备好了茶点,端上了大殿。

    看到殿中三人都以奇特的目光看着自己,林听雨神态自若,将茶点摆好就要退出去。

    却听上官凌冷声说道:“等一下。”

    林听雨驻足,问道:“师叔祖还有什么吩咐?”

    上官凌道:“你荣师叔祖说,她的内侍弟子曾在你的房中看到她的东西,这事,你做何解释?”

    林听雨一脸茫然,奇道:“上官师叔祖,此话让弟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荣师叔祖的东西,怎会出现在弟子的房中?”

    “那要问你呀。”荣海棠冷笑吟吟地道。

    林听雨露出琢磨状,但只维持了一瞬,就露出一脸的惊恐,骇道:“两位师叔祖,你们该不会是以为弟子偷……偷东西吧。”

    荣海棠道:“若非如此,我那打算送给侄女的生日礼物如何会出现在你的房中?”

    这件礼物丢失,其实她原本不打算查的,因为知道自己那个宝贝甥孙爱上了一个女孩子,以那孩子的性情,八成是他拿走这玩意儿送给心上人了。所以,她不想追究,免得抖落出来,自己那甥孙脸上不好看。

    可是,如果是别人拿了,这事她自然不会甘休。

    林听雨惊恐更甚,连连摆手道:“荣师叔祖,这怎么可能呢?弟子哪有那个本事潜入师叔祖的海棠殿?”

    荣海棠道:“可是,我的内侍弟子却是亲眼在你房间床褥底下看到了我的九龙朝凤钗呢。”

    林听雨更加惶恐,甚至额头上连冷汗都出来了,如豆一般地顺着脸颊滚落。

    她急道:“这不可能的,弟子敢以性命担保。荣师叔祖的东西,弟子就算是再喜欢也不敢觊觎。

    更何况,荣师叔祖口中所说的九龙朝凤钗,弟子连听都没听说过,亦从来没见过,将它偷来更是无从说起。

    您……您太高看弟子了,弟子可是没那个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入海棠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