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88 伪神灯的救赎(八)
    这话,说得很是在理,荣海棠却是哧笑说道:“陈玉,我听说你这小妮子身上有一枚传送隐息宝符,你可以通过它直接传送到我的宝阁,并且隐去自身气息,连我都无法觉呢。

    这也怪我,我那宝阁的位置,就在海棠殿的一角阁楼上,宗门里的弟子少有不知的。看来,我藏宝贝的地方真是该换换了。”

    她虽是这么说,但,她那阁楼却是有结界保护,若非传送隐息宝符的神奇与逆天,这些小辈弟子根本就没可能进入。

    老实说,传送隐息宝符这玩意儿,陈玉这个刚刚入修真门派不过半年多的小妮子,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啊,更别提有了。

    林听雨也不清楚她什么时候有这玩意儿了,一脸茫然,回忆了半晌,才想起在陈玉储物袋的一个角落里,丢着一枚不知有何用处的玉片。

    这东西只有婴儿拳头大小,上面刻着许多纹理。还是陈玉在挖灵石矿的时候,从泥土里扒拉出来,她就是看着好看,随手就捡起来丢进了储物袋里。

    林听雨想起这东西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体内某个角落里正在修养的虚弱灵魂一震。

    “要是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传送隐息宝符,当时直接启动这东西逃命,估计也不可能被那只妖兽追上吞掉。要不是启动了伪神灯……”陈玉的声音弱弱的响起,透着各种郁闷。

    这真是有眼无珠啊!

    这只是林听雨的猜测,那玉片到底是不是荣海棠口中所说的传送隐息宝符,她并不能确定。

    不过,貌似有人已经想到验证了。荣海棠已经不知施展了什么*术,林听雨腰间的储物袋已经自己飞入了荣海棠手中。

    上官凌淡漠地看着这一幕。只是眸中目光的冰冷较平时浓重了几分。

    荣海棠轻易就抹去了陈玉在这储物袋上留存的灵识与灵力,将里面的东西悉数倒了出来。

    “果然有一枚传送隐息宝符。”荣海棠伸手将那枚玉片拾起,“真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炼气初期修士,刚入门才半年多,居然会有这种宝物在身。先前听容容提起,我还有几分狐疑。现在……你怎么说?”

    她一边厉声说一边冷着脸将那宝符摔在林听雨跟前。

    林听雨眼眶红红的。一脸委屈地道:“荣师叔祖,我真的没有偷师叔祖的东西。”说完,她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转向木容容,问道:“木师姐,你我是好姐妹,你为什么这样奸害我?你明知道我根本就不可能偷东西。”

    木容容忙道:“我知道你是我师妹。可是,偷东西是不对的。你赶紧跟荣师叔祖道个歉,她大人有大量,不会跟你计较这件事的。”

    林听雨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偷任何人的东西。”

    上官凌道:“荣师姐。虽然陈玉身上确实有传送隐息宝符,但是,也不代表她就会擅闯师姐的宝阁去偷东西吧。”言罢。他手一挥,掌上传出一股力道。将被荣海棠强行倒出来的东西又再收回储物袋,送回到林听雨身前。

    林听雨伸手接过,将它重新挂回腰间。只是那枚传送隐息宝符却还在荣海棠手里。

    上官凌道:“师姐,在真相未明之前,这宝符可否让师弟暂时保管?”

    荣海棠将那宝符交给上官凌,道:“当然可以,难道我堂堂一代金丹大修士,还会贪图小辈弟子的这种小玩意儿不成?”

    这宝符,也就是能够短时间屏蔽掉他们这些金丹修士的灵识探查,若是时间一长,甚至根本就不过一刻,金丹修士还是能够现陈玉、木容容这样的小修士。

    而且,它的隐息作用,并不能瞒过元婴修士,从这个方面讲,它的传送隐息作用,对于荣海棠这种金丹大修士来说,根本就没用。

    不过,它于陈玉、木容容这样的炼气初期小修士为说,确实是一件保命的宝物。

    上官凌道:“师姐,口说无凭。既然你们咬定我这个内侍弟子曾经盗取那个九龙朝凤钗,并且将它藏在房中被褥底下,咱们不妨往她房间去搜上一搜。”

    “好。”荣海棠正有此意,立刻爽朗的答应。

    其实,他们两个金丹大修士的灵识之强,足可覆盖整个逍遥峰。只是为了让陈玉和木容容心服口服,此事必须让她们眼见为识。

    荣海棠此时对这件事已经深信不疑,并未多想,甚至根本就没提前用灵识去探查一下春芽园,便与上官凌一齐起身,打算去春芽园看看。

    谁知,突听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落地上出了比较清脆的声音。

    荣海棠的脸色倏的一变,低头就看到木容容脚边躺着一物,却是一个金钗,上有九龙。这九龙象众星拱月一样围着一只凤,龙眼与凤眼皆是晶石镶成,内蕴醇厚的灵气,是为修炼、攻防之佳品,正是她前些日子丢失的九龙朝凤钗。

    她的灵识不是白给的,刚才自然清楚地现,这九龙朝凤钗是从谁身上掉下来的。

    见此钗掉到地上,而且还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木容容满脸错愕,一时间脑子短路,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将这东西塞到了陈玉的床垫子底下,这会儿怎么会从自己身上掉下来?

    此时,便听上官凌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哦,荣师姐,貌似这还真是个不小的误会,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令内侍弟子身上掉下的此物,就是荣师姐在找的九龙朝凤钗。它可没在我内侍弟子的房中,而是在师姐你自己的内侍弟子的身上。”

    木容容一听这话,立刻就觉出大事不妙,忙道:“师叔祖,您听我说,这东西,明明是在那陈玉的床褥……”

    “闭嘴!”荣海棠觉得颜面尽失。

    可以说,自从步入金丹期,她就没再这么丢人过。气愤不过的她,在怒斥一句后还觉得不够,直接一巴掌扇在木容容脸上,出叭的一声脆响。

    这事,说起来也怪她自己。木容容将此事说出,她就信了八成,根本就没想过先用灵识将这丫头身上检查一番再说。不过,她也是根本就没想到,木容容这个二货居然会在贼喊抓贼时,还要把赃物带在身上。

    当然,聪明老辣如她,也猜到木容容之前并不知道此物是在自己身上地。那么,就是有心人栽赃了。

    而依上官凌的性情,若是此事他不事先知晓,绝不可能会在刚才故意用灵力轻触木容容的衣衫,令那九龙朝凤钗掉得那么及时。

    这东西要是在他们进入春芽园陈玉的房中后再掉出来,那倒可能被强行地转换成另外的说法,可是在这个时候掉出来,谁还能说此物的丢失与陈玉有关?

    这件事啊,不是陈玉暗中栽赃,就是陈玉反栽赃。但,既然上官凌会出手,后者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在同一宗门修炼几百年,荣海棠非常了解上官凌的性子。上官凌是绝不可能留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在自己身边的,但他暗中出手帮助陈玉,让这九龙朝凤钗掉得这么是时候,那肯定是站在陈玉一边了。

    这就说明,人家陈玉只是被栽赃后有所现,然后就挑了个木容容不注意的时候,把这东西又暗中还给了她。

    荣海棠越想越气,本来以为那个甥孙盗了这东西就是去哄心上人开心,没想到他的心上人竟然是用此物做这种腌臜事。

    她现在已经想明白了。甥孙罗鼓翼之所以会去盗这个九龙朝凤钗,多半是受了木容容的蛊惑。而木容容想要暗中得到此物,估计就是抱着算计陈玉的目的。

    她可以不计较九龙朝凤钗这东西,但是木容容利用罗鼓翼去盗此物,有没有想过罗鼓翼会是什么后果?这事,荣海棠不能不想清楚。

    木容容就那么确定,她知道此事真相后不会怪罪罗鼓翼?是木容容能够确定此点,还是她根本就没想过罗鼓翼会因此事遭遇什么惩罚?

    “上官师弟,此事是师姐莽撞了,日后我定会给师弟一个交代,今日就先告辞了。”荣海棠觉得无地自容,说完就拉着木容容赶紧离开了凌霄宫。

    那地上的九龙朝凤钗也被她一股灵力卷走,收了起来。

    罗鼓翼可说是荣海棠的心头肉,若说木容容贪图这只九龙朝凤钗,怂恿罗鼓翼来盗取它,荣海棠还能勉强接受。毕竟是罗鼓翼喜欢的人嘛。

    可是,如果木容容只是想阴谋害人,根本就不去想罗鼓翼将会在她的阴谋中有怎样的后果,荣海棠就不能接受了。罗鼓翼没什么脑子,很可能不出几个回合就会在木容容的诸多算计中挂掉。

    为了保护自己的小甥孙……

    荣海棠眸中阴影连连,将木容容重重地摔在海棠殿的地板上。

    木容容吓得花容失色,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不停地给荣海棠叩头求饶:“师叔祖饶命,师叔祖听弟子解释,弟子真不知道那九龙朝凤钗……”

    “够了!”荣海棠怒喝,打断了木容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