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2 三世轮回情(三)
    “原来是你们,罗烈与玫瑰。”林听雨看到他们二人,淡笑着说了一句,眸中光芒闪烁,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罗烈怔忡了一下,这才想起,对方已经是大罗金仙,而他,却只是一界小仙,赶紧躬身施礼,道:“参见素缘大罗金仙。”

    玫瑰那里见罢,也终于不甘不愿地朝林听雨施了一礼。

    林听雨也不叫起,只淡然问道:“罗烈,你刚才唤本仙,可有什么事吗?”

    罗烈听她的口吻,就好似与他从来不相识一般,心中腾地燃起一团火来,起身质问:“素缘,昔日你与我相约要共入轮回,共赴生死,你为何要自己先行回归天庭?”

    林听雨听罢顿时黛眉一皱,脸现怒意,喝道:“大胆。你小小一个天门守卫,胆敢与这种口吻与本仙说话,真是放肆。”

    罗烈怒火上头,终于明白回归天庭这些年为什么自己一直郁郁了。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守当初的山盟海誓,将他独自丢在下界,而她自己却先行归入仙藉,重新过起了太平日子。

    也正因为她早回归天庭几百年,这才能修炼至大罗金仙,位高权重,再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南天门守将所能攀附。

    “茉莉,你居然如此对我?”罗烈怒目瞪视着林听雨,道,表情显得很是受伤。

    林听雨无语,这个罗烈,难不成还觉得茉莉对不起他?想到这里,她唇间不禁扬起一兵冷笑。

    罗烈道:“素缘,茉莉,我知道在下界转世的时候,是我对不起你。我老是把……”他看了一眼玫瑰,眸中闪过深深的无奈。

    是无奈,而不是恨意,这真是让林听雨接受无能。玫瑰屡次三番破坏他与茉莉的爱情,尤其是对茉莉更是极为残忍,如果他对茉莉是自真心的爱,又怎么可能对玫瑰没有恨意。只有无奈呢?

    罗烈接着说道:“我老是把玫瑰错当成你。这的确是我的错。可是,这件事,你并不能全怪我啊。如果第一次轮回的时候,你能将实情相告,我也不可能错把玫瑰当成你,与她共渡一世。

    还有第二次。你与玫瑰换了魂,你从粉黛变成了素缘。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林听雨清冷无比地道:“怎么,你是觉得我应该和你告辞,然后再离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会放我安然离开?还是……”她说着微一扬下巴指了指玫瑰。“……会听从这位玫瑰仙子的话,将我打入幽冥深谷?”

    她脸上再度现出冷艳至极的笑容,黛眉微挑。眸中闪着有些刺眼的光华,道:“罗烈。如果你将我打入幽冥深谷,他日你魂归地府,知道被打入幽冥深谷的是茉莉,而非是玫瑰,你会去救茉莉吗?”

    罗烈想也不想地答道:“我当然会。”

    林听雨道:“哦?就算是现在的你,没有那个能力,也会去?”

    罗烈忙道:“这是自然。”

    林听雨好象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道:“罗烈,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口是心非呢。”

    言罢,她转身飞离远去,玉帝有交代任务给她,让她下界,她可不想跟这两个人浪费时间。

    “素缘……”罗烈喊道,迈步想要追踪而去,却被玫瑰拉住了胳膊。

    罗烈将她甩开,道:“玫瑰,不要再这样纠缠不休。”

    玫瑰的脸色很难看,听他如此一说,就埋下头,不无悲戚地道:“罗烈,为什么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只有我,只有我是真心爱你的呀。

    我陪了你两生两世,第二世更是有千年之久,难道你我这样长久的感情,还比不过你当初在仙界与茉莉偷偷摸摸,渡过的几十年光景么?”

    罗烈沉默。他也觉得,真心爱他的人是玫瑰,而不是茉莉。若非如此,他心中肯定会对玫瑰两次破坏他与茉莉感情的事愤恨不已。

    可是,他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那个茉莉居然违背与他的誓言,独自回归了天庭。

    是,当初是他错把素缘当成了玫瑰,也的确兴起过将她丢入幽冥深谷的念头,可是,如果素缘将真相说出,他肯定就会分辨出素缘是茉莉,而粉黛根本就是玫瑰。

    林听雨借着仙子的仙识探查到身后南天门生的事,不由得心中冷笑。那个罗烈脸上的表情,已经明白地说明他心中在想什么。

    其实,当素缘是茉莉的那一世,素缘又何曾没有跟罗烈解释过?讲明过?可是,罗烈就认准了她是玫瑰,并且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她打入了幽冥深谷。

    所以,罗烈所以为的“是素缘自己没说清楚”,根本就怨不得他,这只是罗烈在推卸责任。

    “茉莉,你到底想要怎样报复这两个人呢?”林听雨心道。

    这次下界,林听雨迟回来了两天。在完成了玉帝交代的任务后,她转了个弯,去解决了昔日给茉莉和玫瑰换魂的仙巫。

    这所谓的仙巫,实际上就是拥有神奇能力的巫师,较之凡人巫师要强上一些,但手段与位列大罗金仙的素缘相比,那可是差得远了。

    至于这之前林听雨为什么没有动手,就是怕玫瑰仙子知道她有了能力和地位,会防着她而不回天庭。现在既然玫瑰已经回了天庭,她也就没必要再一直隐忍不。

    解决掉仙巫之后,她又去了趟地府,以她现在的身份,随便给阎王一个暗示,那个当年收受玫瑰贿赂、暗害茉莉的鬼官就被揭出多宗罪,被送上了炮烙柱,从此忍受炮烙酷刑,生不如死。

    等她再回到天庭的时候,却得到新晋仙藉没几年的那个玫瑰仙子,即粉黛仙子,竟然自尽的消息。好在有小仙从她居室门前路过,将她救下,这才保全了她的性命。

    小仙细问情由,这才知道她在下界轮回时得罪过素缘仙子,因担心素缘仙子报复她,心生恐惧,是以不敢苟活。

    又有传闻说,粉黛仙子曾经在南天门见过素缘仙子,也不知道素缘仙子当时跟她说了什么,粉黛仙子回来后竟然要自尽。

    因此上,有人认为,那素缘必是个阴毒之人,在南天门外说了什么威胁粉黛的话语,这才令粉黛如此惊恐。

    林听雨听了这些传闻,心中好笑,她原本就是想看看,这玫瑰仙子如此阴险狠辣,在得知茉莉无论修为还是地位,如今都远在她之上以后,还会怎么蹦踏。

    没想到粉黛还真如她所料那般——出手了。

    不过这一次,名唤粉黛的玫瑰仙子貌似扮演的是一个身处低位、柔弱可怜的小白兔。

    既然粉黛已经出手,林听雨自然是有招接招。在她得知粉黛自尽、此时正在居所疗养之后,立刻大惊,带着众多侍婢、仙卫前来探望粉黛。

    粉黛听说素缘仙子来探望,立刻出门迎接。她虽然自尽,但已经是数日前的事,此时已然康复。

    “妹妹快快请起。”林听雨见她在门口施大礼,赶紧上前将她扶起,问起自尽一事。

    粉黛只是低眉不语,泫然浴泣,眉眼间还有惊恐闪烁。

    林听雨握着她的手,道:“粉黛,莫不是你还是不肯忘却与罗烈的旧情?”

    粉黛一震,忙跪了下去,道:“素缘大罗金仙饶命……”

    话未说完,就被林听雨打断:“你已经与他共渡两世姻缘,情缘已尽,不能再如此念念不忘。这样下去,可是不利于你接下来的修行呀。”

    粉黛怔忡,她是想说,她与罗烈已经只有恩义,没有情愫,素缘这么说可是在冤枉她动了凡心,却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让她把话说完,反倒就坡下驴,坐实了她与罗烈*未息的罪行。

    这罪虽不大,却也足可令她与罗烈再被剔去仙骨,再入轮回了。这样下去,不知又要耽误几百上千年的修行。

    如今有个旧敌素缘在眼前摆着,她可不敢再象过去那样一心追求情爱,而放弃修行。

    她忙解释道:“素缘大罗金仙误会了,小仙与罗烈的情与爱,早已经在下界了结,从此后我与他只是道友,我们之间也只有恩义,再无情爱。”

    林听雨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几抹欣慰,道:“这样就好。需知你是花仙,而那罗烈只是天门守卫。你与他仙骨不同,日后的展也大有区别,千万不可因他耽误你的仙途。”

    众跟随而来的侍婢和仙卫这才明白,原来素缘仙子是劝粉黛仙子息心修仙,不要再迷恋凡人情爱,这粉黛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居然闹到去自杀。

    “我听说,你回归天庭后,还常常去找罗烈,”林听雨上前将跪在地上的粉黛扶起,好不语重心长地说道,“为避免闲言碎语,此事日后需要谨行。”

    “是。”粉黛只得答应。

    她实在没想到,以前那朵清纯的小白花,无论是计谋还是修行都不如她的那个茉莉,如今居然以长辈和上位者的语气在教导她。

    在别人眼里,这番教导纯粹时自长辈的关怀与慈爱;可是,看在粉黛眼里,却是*裸地挑衅、卖弄与打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