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3 三世轮回情(四)
    可惜明知道对方在打自己的脸,粉黛也得忍着,还得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聆听,她心里有多难受,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林听雨就知道这个喜欢走阴险路子的粉黛,根本就不敢在众人面前驳她的面子,相反还得毕恭毕敬地受教,不然她占不住这个“理”字,心中就越觉得好笑了。

    当下,林听雨就很尽职地扮演起一个疼爱后辈的长辈角色,对粉黛教导一番,最后还好不关心体贴地说了一句:“若是你在修行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切不可再为罗烈做傻事。”

    之后,她才带着一众婢子仙卫离去。

    粉黛将人送到居室外,心中愤恨不已,但脸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转身回了自己居室。

    这下,新晋仙藉的粉黛仙子自尽之事,就完全有了另外一个版本。粉黛虽然已从下界再度魂归天庭,但是犹恋凡界情爱,对罗烈念念不忘,进而相思成灾,竟至自尽。

    这下,粉黛与罗烈在众仙中的眼中,都挂上另外一番色彩了。当然,这种事,若只是传闻,就算传得再沸沸扬扬的,但没有被抓到实质性的罪行,天庭也不会因为一些传闻就轻易给人定罪。

    林听雨因为有茉莉的记忆,知道这种罪行定罪的标准,所以,很清楚这点流言根本成不了什么事。况且,若是因此罪而定罪,最多就是被扁入凡间,入轮回而已。

    这种程度的惩罚,远远不能消除茉莉心中对那两人的恨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素缘仙子表现出极大的宽容与慈爱。在修行上对粉黛多加指点不说,还经常派人送粉黛一些有助于修行的丹药。

    为表达自己的孝心,粉黛则每日里前往素缘仙子处请安,也很仔细地去完成素缘仙子交代下的一些小任务。借此,她还得到了素缘仙子更多的好处。

    两个玫瑰仙子相处得极为融洽友好,真是羡煞诸多的仙子仙人们。

    不久后,粉黛仙子就被素缘仙子调到素缘宫中成为贴身侍婢。可是让许多原本就服侍在素缘仙子身边的侍婢眼红不已。

    而自从和素缘仙子交往后。粉黛就再也没往南天门去看望罗烈。

    罗烈独自守在南天门,经常听到关于粉黛与素缘两位仙子的传闻,一颗心倍受打击。

    “需知你是花仙。而罗烈只是南天门守卫,你们的仙骨不同,日后的展也会有很大不同……”

    类似这样的话,林听雨可不止一次对粉黛说过。终于在某一天。这话传进了罗烈的耳中,有如针刺。深深扎进了他的心里。

    而粉黛的不再出现,也令他深深以为,粉黛确实是贪恋素缘的高位与高修为,才不再与自己往来。而去一味巴结素缘。这让罗烈也恨上了粉黛。

    事实上,粉黛是怕被人坐实了她与罗烈有情爱而被定罪,这才不敢再来南天门地。

    林听雨自然知道粉黛是真心爱罗烈。可惜罗烈这个人。是真心没有真爱,不然也不会对茉莉凉薄至此。

    他哪怕前往幽冥深谷的边缘去看上几眼。去努力试着救出茉莉,不管最后成功与否,茉莉都不可能产生如此强烈的恨意。

    所以,粉黛与罗烈两个人,最后也只能是悲剧。

    过了大半年以后,关于粉黛与罗烈的流言渐息,粉黛才敢再来南天门,与罗烈叙旧。

    “听说仙子攀上了素缘仙子这个高枝,每日里忙得很,今日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个小将这里,真是让小将受宠若惊。”见粉黛到来,罗烈阴阳怪气地说道。

    粉黛微怔,遂有些无奈地道:“罗烈,你怎么这么说?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最是清楚不过。这些日子没过来,是因为不敢来,你该知道天庭前些日子有关你和我的流言……”

    她这么一提醒,罗烈立刻醒悟过来,虽然心里还有点别扭,但却不好再为这事跟粉黛钻牛角尖了。

    他道:“素缘仙子对你如何?她……还好么?”问到后面一个问题,他觉得心中五味杂陈,完全品不出是什么滋味。

    粉黛哼道:“见了面就问她,看来,你心中还在想着她啊!”

    罗烈道:“粉黛,我岂是无情之人?对你,对她,都是一样的。”他的声音颇显沧桑无奈,好似心中堆积着沉甸甸的无尽痛苦一般。

    粉黛叹息道:“说来奇怪,她对我居然好得很,好象过去的事从来都没生过一般。连我都怀疑起来,难道她心中就一点也不恨我?”

    两人站在南天门外闲聊,并未有什么不合适的举动。

    可是,若是有心人看到,还是会挑出一番是非地。

    “粉黛,你怎么在这儿呢?素缘仙子唤你去呢。”一个名唤小莲的莲花小仙找到南天门,就看到粉黛与罗烈闲聊,立刻上前拉起粉黛说道。“快些吧,我们都找了你半天了,素缘仙子说不定早就等急了。”

    粉黛惊讶,道:“今日不该我当值,她唤我何事?”

    那小莲听出她语气中对素缘仙子的不敬,不满地道:“大罗金仙找你何事,我们哪里知道?你才是她的贴身侍婢,我们都只是在外面服侍。”

    这句话是在提醒粉黛,素缘可是大罗金仙,不是与他们一般的小仙,象“你我他”这样随意的称呼,用在人家身上可是不太好。

    粉黛及时现自己失言,道:“你不用拉我,素缘仙子找我,我自会以最快的度前去。”

    小莲暗中撇了撇嘴,对这个傲娇的粉黛极为不喜。若非是这个粉黛与素缘仙子同为玫瑰仙子,素缘仙子哪里会这么照顾她?

    偏生这个粉黛是个完全不知道感恩的人,早晚有一天,素缘仙子会看出她的真面目,将她打回她那个小屋去。

    小莲与粉黛一前一后,迅回到了素缘宫中。

    “启禀仙子,粉黛来了。”小莲在殿门口请示。

    “让她进来。”殿中传来林听雨的声音。

    小莲立刻示意粉黛进去。

    粉黛步入殿中,便见素缘仙子一脸温和笑意地看着她,道:“你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来?”

    不过,她明显对粉黛的答案并不感兴趣,因为已经冲着粉黛招手,亲热地招呼道:“快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粉黛见素缘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南天门再会罗烈,而且,好象还有什么令人兴奋不已的事,一颗吊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赶紧走了过去,笑道:“仙子,什么事这么高兴?”

    林听雨拿出一枚只有巴掌大小的玉如意递了过去,道:“你可认得此物?”

    粉黛见那玉如意晶莹剔透,上面雕有莲花符纹,亦有仙气环绕其上,不禁摇了摇头,道:“敢问仙子,此是何物?”

    林听雨道:“此乃玉帝所赐的如意玉盏。”

    粉黛听罢顿时一震。

    这玉如意,竟然是近一段时间众仙口中纷纷议论的如意玉盏?

    听说,这如意玉盏一共有五枚,乃是前往天机城府的钥匙,只有五枚凑齐,才可打开天机城府。最近这段时间,仙人仙子,无不以得到这天机城府的钥匙而忙碌奔波。

    天机城府,每三千年才会被玉帝准许打开一次,由五人各持如意玉盏进入,目的是为王母的蟠桃会准备上好的玉笋露。

    这玉笋露乃是用来配制仙家佳酿所需之物,王母蟠桃会上的玉帝卿酒,便是因为加入了少量的玉笋露,酒香千里,数年不散,乃是众多大罗金仙都喜爱的佳酿。也是玉帝引以为荣的仙酒之一。

    只有三千年一度的蟠桃会,这种酒才会被玉帝拿出招待各路足够品阶的仙神。

    不过,这玉笋露却不是什么人都可得到之物。它只长于天机城府深处的一座高峰之巅。据说这座高峰高达几千万里,已经深入宇宙之中,玉笋林立其上。

    每一株玉笋,一般只结一滴仙露。而每隔三千年,这些仙露之中,就会有一滴晋升为神露。

    不过,神露有灵,会自行登上最高的玉笋,并非是什么仙子仙人都能得到的。

    为了激励往天机城府取玉笋露的五个小仙能够取回这滴玉笋神露,玉帝颁下旨意,能够成功取回玉笋神露者,便可被赐金仙丹一枚,助其步入金仙仙藉。

    虽然取回玉笋露的小仙也会得到一定的奖赏,可是这金仙丹才是最大的采头。

    需知普通的小仙,若想步入金仙之列,除了有莫大功勋者,就是要有强大的修为。一般,要步入天庭数百年,才能有机会升入金仙。

    玉帝奖下的这枚金仙丹,就成了步入天庭时间有限的小仙争夺之物。当然,能够得到步入天机城府的如意玉盏,是他们争夺这枚金仙丹的第一步,各路小仙无不争相恐后,寻找门路,想要弄到这个如意玉盏。

    粉黛才刚回归天庭不到十年,又因为轮回下界时间太久,昔日的人脉有许多已经不在,她虽然也想弄到这如意玉盏,但一直苦于没有门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