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4 三世轮回情(五)
    没想到,素缘仙子今日却将此物拿了出来。

    素缘仙子是大罗金仙,采玉笋露这种小事,是根本不需要她出手地。而且,她也用不上金仙丹。

    “仙子……”粉黛不敢相信素缘仙子是要将这如意玉盏给她,震惊得有些怔愣,唤道。

    林听雨笑道:“此物可是我费尽心力才从玉帝陛下那里争取来的,想来你也知道它的用处,拿去吧,你切不可辜负我的苦心。”

    粉黛真的摸不清这个素缘仙子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居然将这种踏入金仙的机会送到她面前,难道她……已经不记得自己过去是怎样对她的?

    她喃喃地问道:“仙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林听雨道:“这偌大的天庭,可就只有我与你是玫瑰花仙。你我是同族,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呢?”

    粉黛道:“可是我以前……”

    林听雨打断她道:“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是我糊涂,居然相信罗烈那所谓的爱情。我若早知道他的真面目,将他完全让给你又何妨?

    我看你呀,也是被他那副痴情的假面给骗了。你需记住,切不可重蹈我的覆辙,不要被他口口声声的‘真心’给骗了。”

    南天门外,守卫小将罗烈,孤独地拄枪站在那里,心思却已神游方外。他怀念着过去那个清纯无比的茉莉,又忘不掉玫瑰的热情如火,一时间又想着两美同携,共游天下,总好过这仙班寂寥不知多少倍。

    蓦地,一道高大的身影闪现。一个白衣仙人现在眼前。

    罗烈见到此人,赶紧施礼:“参见秋仙人。”

    此人乃是大罗金仙秋城赋。秋城赋目光淡淡,示意他起身,递过来一物。

    罗烈见罢身心一震,骇道:“这是……”

    秋城赋道:“如意玉盏。”

    罗烈向来与众多仙中贵族没有太多交集,昔日他守卫南天门时,就曾听说过这如意玉盏的故事。甚至还见过一个大罗金仙的小曾孙持过此物从南天门出去。前往天机城府。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拿到此物,获得争夺金仙丹的机会。晋升金仙。是他这种小小的南天门守卫想都不敢想的事。

    除非实力大升,亦或是仙魔战争暴,他立下战功,被玉帝赐下金仙丹。否则升入金仙这种事,与他这种地位卑微的小卒是没有任何关系地。

    他不似素缘、玫瑰那样拥有花仙一族传承下来的仙家功法。想靠实力提升步入金仙之列,纯是痴人说梦。至于战功,现在仙魔息战,天庭平和。哪里有立战功的机会?

    就算是有零星的几个机会,也都被那些有背景的小仙抢去了,哪里轮得到他啊?

    可是此时此刻。这如意玉盏居然就摆在自己眼前,这让罗烈一时间有些茫然。他看向秋城赋,脸露询问之色。

    秋城赋淡淡地道:“拿去吧,这是茉莉的心愿。”

    罗烈一惊,道:“仙人所说的……是素缘仙子?”

    秋城赋道:“她并非茉莉,茉莉……已经不在了。”

    罗烈更惊,但很快脸上就现出浓浓的悲戚。

    秋城赋淡漠地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一颗心却冰冷透骨。他仍旧淡漠无比,将如意玉盏硬塞进罗烈怀里,道:“好好珍惜茉莉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一定要晋升金仙。”

    “多谢秋仙人。”罗烈行礼说道,将如意玉盏收起。

    秋城赋道:“不必谢我,要谢的话,就谢茉莉吧。你亏欠她许多。”

    “我知道,是我有眼无珠,中了那玫瑰仙子的毒计。”罗烈说道,“秋仙人,可否告知小仙,茉莉她……到底是如何去的?”

    秋城赋道:“此事你无需多问,还是多多努力争取那枚金仙丹,不要辜负她对你的最后期望吧。”言罢已是化成一缕飘渺仙气,消失无踪。

    秋城赋离开南天门,片刻后便即来到素缘宫的一处僻静之地。

    这是一处假山下方,一个被小瀑布遮掩的山洞里。

    林听雨已经等在了山洞里,静心坐在一张小石桌旁。

    见秋城赋来到,林听雨立刻起身,微一躬身,行了一个平辈之礼,遂指着桌对面的石凳,礼让道:“秋仙人,请坐。”

    秋城赋走过去,坐在林听雨对面,开门见山地道:“我已经按素缘仙子所说,将那如意玉盏交给了罗烈。”

    林听雨一边将秋城赋身前的茶盏斟满,一边笑道:“真是多谢秋仙人了。”

    秋城赋道:“可否告知在下,仙子的用意?”

    林听雨道:“没什么,只是想看看,那罗烈和粉黛二人的感情,到底深到什么程度。”

    秋城赋哈哈一笑,道:“他们二人的感情?不过是苟合的奸夫淫妇罢了。”

    林听雨沉默。

    秋城赋道:“仙子是不是觉得本仙此话颇为粗俗?”

    林听雨道:“不,我觉得仙人的话,再合适他们不过。”

    秋城赋道:“仙子,可否告知阁下与茉莉……”

    林听雨道:“仙人既知我不是茉莉,又肯出手相助于我,想来,已经知道茉莉是何结局。她一生纯良本分,并没害过任何人,甚至连害人的一点点小心思都没兴起过,却落得一个凄惨无比的结局,不过就是因为她爱错了人而已。”

    秋城赋叹息了一声,道:“人心不古,我能完全信任仙子么?”

    林听雨淡然笑道:“仙人若不信我,因何又出手助我?”

    秋城赋道:“修仙千又数百载,我早已窥破了人心。那个罗烈,并非什么良人。”

    言外之意,就是他只是想要看罗烈的好戏,所以才答应帮忙的么?林听雨心道。她沉默起来。

    秋城赋也没再说什么。

    两人静默地对坐,喝着茶,一杯又一杯,一直过了数个时辰,秋城赋才起身告辞离去。

    林听雨并未出门相送。她将二人会面的地点安排在这种隐密之地,甚至素缘宫中的侍婢仙卫都不知道此地的存在,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与秋城赋有往来。

    “这个秋城赋,性情淡薄,沉静温良,单从脾气来看,倒似是一个良人呢。”林听雨心道。

    想起秋城赋居然能够与一个陌生女子对座,光喝茶就喝上几个时辰,林听雨心中感慨啊!仙人是不是都太无聊了,漫长的生命没处去打,好不容易有人请他喝茶,就要这样坐上几个时辰呢?

    数日过后,手中拥有如意玉盏的五个仙人或仙子便持着手中之物一起前往天机城府。

    粉黛与罗烈见面,彼此都甚为惊讶,估计没想到对方手中会有如意玉盏。

    林听雨站在远处,遥望着他们一行五人离开了南天门,心道:“真不知道此次天机城府一行,再回来时,这五人的关系会产生怎样微妙的变化?”

    她所关注的,当然是粉黛、罗烈这两人,不知道他们那所谓的“感情”,是否经过此次事件,还能保存。

    她突地接到了茉莉执念传递的信息:“若是他二人此次事件过后,感情依如过去,我就不必再执著了。”

    林听雨道:“你说的是真的?”

    茉莉道:“我的意思是,从天机城府回来,他们的感情还能依如过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林听雨“唔”了一声,颇有几分了然,遂又问道:“茉莉,你可想好如何报仇了?”

    茉莉沉默。

    林听雨感受到她心中浓浓的恨,还有浓浓的茫然,好象无论怎样做,都无法消除她心中的恨意。

    不过,林听雨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代替茉莉活了近千年,对于世事看得越地透彻。

    茉莉是身在局中,所以不自知,她心中的恨,是源于她对罗烈曾经的爱,若是爱没有了,那浓浓的恨也会跟着减弱。当然,茉莉被罗烈和玫瑰害成这样,她的恨是不可能因为不爱就完全消除的。

    她的恨起源于爱,而爱的对方罗烈却与玫瑰相守两世,最后甚至还建立起了一定的感情。这是曾经与罗烈相约轮回后共同白的茉莉所无法忍受的。

    罗烈说素缘背弃了她与罗烈的海誓山盟。实际上,背弃这份海誓山盟的,正是他罗烈自己。

    不管他是主观还是被动,都是他抛弃了茉莉,而去与玫瑰携手共渡了两世。

    尤其是第二世,他本来是对玫瑰痛恨不已的,却因为与假冒茉莉的玫瑰新身——粉黛共同生活了千年,而与数次迫害茉莉的玫瑰产生了感情。

    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更何况,茉莉最后被害得,在幽冥深谷痛苦了一千多年,最后魂飞魄散。

    曾经的花中仙骨,本来可以在天庭享受着安逸平和的生活,一路修行下去,必能得到数不尽的寿元与福泽。可是,这样的安逸生活就因为她遇到了罗烈而被彻底打破。

    若是她能够与罗烈真的相守两世,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这倒罢了。可是茉莉却落得那样一个下场,在幽冥深谷被折磨了一千多年,最后魂飞魄散。

    林听雨真的替她惋惜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