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5 三世轮回情(六)
    采摘玉笋露,大约一月左右,林听雨眼看着手持如意玉盏的五人离去,便回到了自己的素缘宫,一边静心修行,一边等待那五人的回归。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凡人来说不长不短,但对于修行的仙人来说,连弹指一挥间都算不上,前往天机城府采摘玉笋露的五人已经各持玉仙瓶回归。

    瓶中所装就是玉笋露。

    这前往天机城府采摘玉笋露,虽然涉及到玉笋神露的争夺,但玉帝早有旨意,五人可以互相争夺,但不能搞出人命,否则五人都将被取消得到金仙丹的机会。

    故而,每三千年一次的玉笋神露的争夺虽然激烈,却从没有闹出人命。这一次也是一样,五人皆是安然回归。

    不过,除了唯一的仙子粉黛眉眼间尽是喜悦得意之外,剩下的四个男子皆是面无表情,看不清喜怒。

    那个罗烈,偶然间斜眸看向粉黛,眉眼间竟然有杀意一闪即过。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握了握,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进入南天门,五人皆是面露喜意。不管有没有争到那滴玉笋神露,他们这次成功采摘回玉笋露,必也会得到玉帝的赏赐。

    面见玉帝,当然不能面无表情,摆出一张冷脸。

    借着素缘仙子这副修行了上千年的肉身,林听雨清楚地看到了五人进入南天门的情形,就连罗烈那眉眼间一闪即过的杀气也没有错过。

    她挑唇,扬起一抹冷笑,心中不无意冷意地想:“果然,一旦涉及到利益,感情就出现问题了呀。情之一字。当真是不堪一击。”

    与林听雨一样关注这五人情况的大有人在,因为这五人必定有一人将要晋升为金仙。其中那个女仙粉黛乃是素缘宫里出来的,素缘仙子会关注也是情理中事,所以,她会远远地立在素缘宫的上空远望这五人,一点也不奇怪。

    大约一个时辰过后,五人才从玉帝的金銮宝殿走出来。

    “恭喜粉黛仙子。喜获金仙丹。他日晋升为金仙,可不要忘记咱们这些曾经同行的道友啊。”五人中有人陪笑说道。

    圆滑者不但不会因为曾与粉黛共争金仙丹而留下芥蒂,彼此为敌。反倒借此机会拉近与粉黛的关系。要

    知道仙人要在天庭度过无数的岁月,这种争夺金仙丹的事会常有遇见,而仙人之间关系错综复杂,肚量不放大些。日子会很难过。

    粉黛又不是第一次入仙界,自然知道这一点。立刻扬起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道:“宗会仙人说哪里话,我的背景与各位实难相比,这次只是机缘巧合。再加上各位承让,才让我有这机会。相信各位的机会也很快就会到来,晋升金仙。只是早晚的事罢了。”

    几人一番客套,各自散去。粉黛看着罗烈远去的背影。神色很是复杂。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天机城府之行,总算让她看清了这个罗烈到底有多么自私。

    晋升金仙,哪个小仙不想?罗烈却只是想着他自己,竟然想要争夺已经到她手里的神露。多亏临行前素缘仙子有所提醒,给了她一件宝贝守护这滴神露,不然这次争夺玉笋神露,她必然失利。

    “罗烈啊罗烈,我为了你不惜忍受轮回之苦,最后又陪了你近千年,这份情意竟然还没能打动你,真是令人心寒。”粉黛心道,“说什么你爱茉莉至深,说什么我害茉莉害得太苦,真是笑话啊!在未去天机城府之前,怎么不见如此说?你不过就是因为我没有乖乖地交出神露,拉出茉莉来作为记恨我的理由而已。”

    罗烈无疑不是圆滑的,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待在南天门外守城门了,好歹晋升个巡逻的守将,也比守门强得多呀。所以,当他现,粉黛并没有按他所说的将到手的神露交给他时,顿时火冒三丈,并且说了一番绝情的话。

    粉黛本来就因为他厚颜来要神露的事而心生不悦,再听到他那番无情的话,哪里会不伤心?是以,这回来的一路上,两人已经没有去时的那份亲密。

    这一路上,剩下的四人都在寻找时机出手,想要夺走她身上的玉笋神露。好在她有素缘仙子借给她的宝贝在身,这才能将玉笋神露一直保存到玉帝面前。

    “参见素缘仙子。”粉黛大获全胜,马上就要晋升金仙了,回到素缘宫,自然是红光满面,连带着看眼前那个曾经让她憎恨无比的素缘,也顺眼了许多。

    再一想这次机会,若非是素缘出面,她没可能成功抓住,所以心里还真是对素缘仙升了几分感激。

    林听雨见她神色间难掩喜意,心中不由得冷笑,赶紧上前将她扶起,笑道:“哎呀呀,快起来,恭喜我们未来的粉黛金仙凯旋而归。”

    粉黛听到这话,自然是喜不自禁,却是努力压抑着心头的喜悦,带着几分含羞地说道:“仙子莫要取笑我了。”

    林听雨拉着她坐下,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粉黛忙道:“此事,还得多谢仙子提携,若是没有仙子出手相助,替我弄来如意玉盏,又借我宝罗杯存放、保护那玉笋神露,这次天机城府一行,小仙断不能有如此大的收获。”

    她一边说一边起身,又要给林听雨施大礼。

    林听雨赶紧将她扶起,道:“粉黛,这整个天庭,只有你与我同是玫瑰仙子,其他的花仙虽也算是咱们同族,可是,到底没有你与我亲近,咱们两个理应互相照应,也好在这天庭之中长久的存活下去。”

    粉黛道:“仙子所说极是。以前是粉黛不懂事,被罗烈那副伪君子的外貌蒙蔽了双眼,为了得到他的爱,竟然不惜与仙子敌对,现在想想,我可真是傻得不能再傻了。”

    说到后来,她不由得泫然欲泣,低头拭泪。

    “唉。”林听雨长叹一声,道:“粉黛,过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你我皆是女子,试问天下有哪个女人不曾为爱犯过傻呢?幸好咱们能够及时看透那罗烈的真面目,知道回头是岸。以后咱们提防着他点便是。”

    粉黛纳闷道:“话说回来,罗烈也没什么背景,以前虽然在天庭待过,可是为人死板不知变通,在天庭里也没什么朋友,他是从哪里弄到那如意玉盏的呢?”

    林听雨轻声一笑,道:“罗烈能够轮回成花神王,想来是有些后台的,只不过是你我不知道罢了。”

    罗烈轮回成花神王,本来是秋城赋为了能够让茉莉在轮回的第二世过得好一些,暗中帮助罗烈的。没想到罗烈鱼目混珠,不但没让茉莉过上好生活,反倒借他的神力将茉莉丢入了幽冥深谷。

    林听雨该说这是猪队友的神效么?

    听林听雨如此一说,粉黛若有所悟,道:“也是,这点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再者,我在下界陪他的时候,也没听他提起过这事。仙子,昔日在天庭时,你与他走得那般亲近,可曾听说他提起过这方面的事?”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细想想,罗烈把自己的背景掩藏得如此之深,还真是有些城府呢。可惜当初的我太天真,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提起过去,粉黛看着林听雨有些失神。眼前这个素缘仙子真的不记恨自己过去那般对待她?

    但转念一想,素缘仙子就算是想害她,但是她手中拿到了金仙丹确确实实是真。

    她不久就能晋升金仙,对于素缘仙子虽然还敌不过,但实力强上一大阶,身份也跟着上了一阶,日后她面对素缘仙子,总要比现在这个小仙身份面对素缘仙子强得多。

    粉黛对素缘仙子多有怀疑,但是眼下能够得到好处,她自然不会拒绝。至于那个罗烈,恐怕她日后还真得如素缘仙子所说的那般,得提防着点儿。真没想到罗烈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呢。

    林听雨拉着粉黛聊了一会儿,就放她离开,还很体贴地嘱咐道:“你刚刚回来,当值的事就搁一边吧,好好休息一下。”

    “多谢仙子。”粉黛说着施礼退下。

    她虽然就要晋升金仙,但是,许多大罗金仙身边的贴身侍婢或小厮,都是金仙。

    这些人名为贴身侍婢或者贴身小厮,但实际上都算是大罗金仙的半个弟子,许多没有师承的金仙羡慕都羡慕不过来,所以,没有哪个金仙侍婢或者小厮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人除了要照顾好主子外,还会被玉帝安排一些其他的任务。这其实是好事,玉帝安排任务,一向都有丰厚的奖赏;而且有些任务可以建立大功勋,这就有了晋升大罗金仙的机会。

    从天机城府回归天庭不久,粉黛就闭关,服食金仙丹去晋升金仙了。而前往天机城府的其他四人,除了得到物质上的奖赏之外,职位也都有所提升。

    罗烈终于离开了南天门守卫这个职务,调升到禁卫军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