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8 三世轮回情(九)
    罗烈各种脑补,对粉黛更上恨得牙痒痒。可惜他这次没能成功杀掉粉黛,粉黛是金仙主帅,背后又有个大罗金仙素缘做靠山,他此次杀人不成,回天庭也不可能再有活路。

    所以,罗烈心一横,转身从粉黛大帐里走出,没事人一样,跟李诚等人说了些“主帅嘱咐咱们好好守夜”之类的没营养的话,然后就假装继续守夜。

    没有主帅召唤,其他人可没罗烈那个胆子,敢于擅自去闯主帅大帐。况且,罗烈潜入粉黛的大帐时,谁都没注意到,大家只见他从主帅大长明目张胆地出来,都还以为他是得到召唤才进去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下半夜换班时间,罗烈应该去休息,却跟其他仙人们打声招呼,说是要去小解,借机就远远地逃离了营地。

    众仙也没人会特别注意罗烈去没去休息,等到粉黛被林听雨以*力治好了身上的伤,又被林听雨送回营地时,罗烈正好逃出营地。

    粉黛有仙家灵觉在身,很快就现罗烈逃走,当下,她也没打搅那些或守夜或休息的天兵,就暗中追踪而去。很快,他就现罗烈逃跑的这个方向……花神宫。

    粉黛心中一动,他曾经为花神王,如今看他这架式,是想要暂时逃离天庭了,明摆着是要去花神宫避难。粉黛身为金仙,度自然是比罗烈快上不止一点半点,她较罗烈提前数个时辰就赶到了花神宫。

    “母亲?”

    新一代的花神王,可是粉黛所出之子,见到她突然出现在眼前,不免大喜过望。迎了上来。

    “我儿……”粉黛乍一见到儿子,立刻泣不成声地唤了一句,随即就抱着儿子呜呜大哭起来。

    那花神王皱起眉头,不无关心地道:“母亲,我听说你前世乃是花仙,魂归地府之后,得以重归上界。再为花仙。心里还在为你高兴。可是,母亲,你这般伤心模样。难不成是在上界过得不好?”

    粉黛哭得越伤心,道:“上界生活虽然艰难,但好在母亲有故人照顾,还勉强过得去。只是没想到。你父亲与我重归上界,却因为争夺步入金仙之机而生嫌隙。

    我想。我们虽然因为利益起了一些冲突,但终归是夫妻一场,为娘的在下界时照顾他又极尽心力,我们之间还是有情的。所以对你父亲一直隐忍至今。

    谁想到你父亲心中却始终因错失步入金仙之机而耿耿于怀,对我不依不饶。这次为娘的带着两队天兵下界来执行任务,碰巧你父亲也在这两队天兵之中。没想到他竟然利用夜间扎营之机,暗算于我。害我险些丢掉性命……”

    “什么?”花神王听得大骇,“这怎么可能?您与父王在下界时,可是非常相爱。”

    粉黛哭得梨花带雨,道:“说得是啊。不想到上界后,他见我早他一步登入金仙,竟然嫉恨于我,想来是在下界时,他身处上位,尔后在仙界,他却位在我之下,心里接受不了吧。”

    “那……这可如何是好?”花神王急道。老爹要杀老娘,这事还真是让他难办。

    粉黛道:“我终究是不忍心杀掉你父亲;将他押回天庭,怕是玉帝也要严惩于他。可是你父亲对我却是不依不饶,追踪我到花神宫这边来了。”

    花神王道:“如此……母亲,你快找个地方躲躲,待我将他骗走再说。”

    粉黛摇头,满脸泪痕地说道:“他亲眼见我往这边来,自然是想到我来到你处,你又怎么把他骗走?”

    花神王道:“那,母亲的意思是……”

    粉黛道:“我儿,我知道花神王手中拥有幽冥界碑。此物是打开幽冥深谷,在里面平安出入的钥匙,不知你可否将此宝借我一用?”

    花神王脸色立刻变得沉重,道:“这可万万使不得。此宝只有花神王的天赐神力才能平安打开。若是母亲以仙力强行催动,会连母亲也一并害了。”

    况且,罗烈到底是他的父亲,他也不忍心将父亲送到幽冥深谷里去啊。

    粉黛昔日可是假扮成茉莉,与老花神王罗烈一起生活了近千年的时光。当时的罗烈对粉黛极为信任,曾跟她讲起过幽冥深谷,以及幽冥深谷的钥匙幽冥界碑。

    所以,粉黛才知道有幽冥深谷这个地方,也正是因此,她才会劝说罗烈,将已经变成素缘的茉莉给丢入幽冥深谷。

    花神王的话,粉黛早有所料。毕竟花神王不仅仅是她的儿子,也是罗烈的儿子。她道:“儿呀,你既然不想暂借我幽冥界碑一用,可否替我暂时将你父亲拘于幽冥深谷?待他日,他对我的恨意减弱,再放他出来。”

    花神王沉吟道:“不如我将他暂时扣留在花神宫,母亲尽管去完成玉帝交代的任务,回转天庭复命。他日我见父王对母亲的恨意少了,再放他离去。”

    幽冥深谷神马的,那地方太恐怖了,还是不要送父王去了吧。

    粉黛则道:“不行的。你父亲在天庭有他的人脉与背景,况且,他没有按时回天庭,玉帝会将他当成逃兵来抓;无论是玉帝,还是你父亲背后的人,可能都有你父亲的追踪方式,你将他藏在花神宫,不但护不住他,估计还会被连累,少不得要被玉帝制罪。”

    “那……这……这可如何是好?”年轻的花神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粉黛道:“你父亲就要追来了,你再不快点下决断,你与我都要倒霉。要知道你父亲他……他可是记恨我昔日曾经对他的旧情人不好,对我愤恨不已,还说要杀你泄愤……呜呜……”

    年轻的花神王听到这里,不禁好笑道:“母亲,你这话可就有些过了。”

    粉黛道:“你哪里知道事情真相?”

    为了能说动儿子将罗烈打入幽冥深谷,免得被天庭罗烈的那个强硬后台追踪到罗烈的气息,将罗烈找回去,粉黛可是不惜血本,将她当初如何设计陷害茉莉,如何与茉莉换魂,然后假冒茉莉陪着罗烈生活了多年,生下他这个儿子等等,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若非她怕罗烈的后台手中握有罗烈的引魂灯,杀掉罗烈之后,罗烈不但死不了,反而会被引魂灯召回天庭,给自己惹来无尽的麻烦,粉黛哪用得着这么费劲?

    其实,她是很想直接杀掉罗烈了事地。

    花神王听完母亲的讲述,指着粉黛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怪不得父亲要杀母亲呢,敢情这中间还有这么多的事。

    “他恨我入骨,连带着对你也恨上了,若是追踪至此,看到你护着我,必定也会要杀你。

    他身上有那种会散尽神仙法力的东西,若非我有宝物护身,在仙力快要散尽时启动逃回天庭,又被故人以*力送回,现在,我怕是已经变成了这次任务的逃兵,而且还是主帅逃兵。

    估计我就算没有你父杀死,此时也被玉帝下旨推上断头台了。”

    粉黛说到后来,又是呜呜一阵啼哭。

    花神王左思右想,还真有点怕父亲牵怒自己,连他也杀。他并不知道,他那曾经是花神王的父亲,在死后已经失去了天赐神力,现在只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小仙。

    这种秘辛,是只有天庭中的上位仙人以及地府里的高层才知道的事。

    活人难知死后事,这个新花神王自然不知道,他们虽然是神王之体,但一旦身陨,归入地府的魂魄就与其他魂魄并无什么不同。

    罗烈与粉黛,都是因为前世是仙人,本身就有仙人之魂,这才能在死后再入天庭,重新为仙的。

    想了半天,花神王终于说道:“也罢,就暂依母亲,先将父亲暂时送入幽冥深谷,待过得几日,他冷静下来,我就亲往幽冥深谷将他带回。”

    其实,虽然花神王身上有神力在身,又有幽冥界碑护体,但是,也不是能够随便出入幽冥深谷的。那幽冥界碑只能护住花神王半刻,若是半刻过后,花神王仍旧没能从幽冥深谷里出来,也很可能会被困在幽冥深谷里。

    若非如此,当初罗烈知道茉莉被他误打入幽冥深谷之后,就算他本身没有神力在,无法再启动幽冥界碑,但,也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前往幽冥深谷帮忙寻找一下茉莉。

    可惜,不知是他性格中的懦弱因子太强,还是他太爱自己这唯一的儿子了,怕还年轻的花神王神力不济,无法成功出入幽冥深谷而被困其中丢了性命,所以,并没有去找儿子帮忙。

    无论是林听雨还是茉莉,当初想到这一点时,都无法理解罗烈怎么可以对茉莉冷漠到如此地步?茉莉到底是不是他爱过的人啊?

    正因为幽冥深谷内异常恐怖,连神仙也难渡,所以才会被封印,只留下幽冥界碑这枚钥匙。

    不过,神仙也不是白给的。他们进入幽冥深谷,就算因为没有幽冥界碑而不得出,但是在里面活过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