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099 三世轮回情(完)
    象茉莉这个小仙,也是在幽冥深谷受了千年的大罪,最后才忍无可忍,魂飞魄散的。

    所以罗烈就算是被送入幽冥深谷,在短时间内小命并不会有什么危险。粉黛想到要先于罗烈来找花神王时,就是猜到因着有这个缘故,新花神王多半会同意她将罗烈暂时打入幽冥深谷的提议。

    听到花神王答应下来,粉黛心头一松。

    罗烈只有被丢入幽冥深谷,才能让她放心。只有幽冥深谷,是强大的仙人够不到的地方,这样她就不必担心罗烈的后台再将罗烈找回。

    至于花神王说的,过几天再去幽冥深谷将罗烈接回。这种事,粉黛是绝不可能让它生地。

    “他来了,看到他你要先下手为强,免得他现在怒气攻心疯狂之下将你伤了。”粉黛嘱咐说道,闪身步入暗处。

    花神王想到这个母亲当初做的那些事,如果换成他,他多半也会象父亲那样失心的,也只得点头应了。

    罗烈是仙人,未走花神宫的大门。

    从大门一路过来都有守卫,罗烈可跟那些人解释不清自己的来路,又因何要拜访花神王。

    他和粉黛一样,都是以仙力隐去形体与气息,直接来到花神王的居室。

    “我儿……”罗烈来到此间居室,轻声唤了一句。

    花神王记得母亲的提醒,见到父亲到来,叹息了一声:“唉,父王,你先委屈一下了。”话未说完,已经启动幽冥界碑。

    这界碑骤然一亮之际。就已经打开了通往幽冥深谷的通道。那罗烈根本就来不及说上一个字,就被这幽冥界碑给强行送走了。

    罗烈在被送走之前,目光落在花神王手中那个只有婴儿拳头大小、正出一道光束的圆碑之上,立刻就认出那是幽冥界碑,心下好不骇然。

    在儿子新花神王消失在眼前的一刻,他还听到儿子在说:“父王,等你冷静了。我就接你回来。”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粉黛突兀地出现在儿子身边。一瞬间,他明白了一切。儿子肯定是被粉黛这个贱人蛊惑,所以才出手暗算自己。

    让他好不惊愕的是。他看到粉黛竟然趁儿子不备去抢那枚幽冥界碑。

    然后……

    粉黛身上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那幽冥界碑一入她的手,竟然就再度投射出一道光束,为粉黛也打开了一道通往幽冥深谷的大道。

    十数息过后。愣在原地的小花神王终于回过神来。身处王位者,自然不是什么傻人。他已经想明白为什么母亲会突然窜出来夺幽冥界碑。

    她肯定是不想让罗烈再重返天庭,打算让罗烈永远困在幽冥深谷。只有幽冥界碑到了她手里,花神王才没有可能利用幽冥界碑前往幽冥深谷接回罗烈。

    可是,他无法明白的是。幽冥界碑为什么会突然对母亲粉黛施法,将她也送入了幽冥深谷。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母亲在被送走前的一刹那抢走了幽冥界碑。现在,打开幽冥深谷的钥匙——幽冥界碑已经被粉黛带入了幽冥深谷。

    本来。他还以为,靠着父亲罗烈——这个老花神王的神力,可以借幽冥界碑之力,将他自己,甚至是将他连同粉黛一同给传送回来。奈何,他等了一时三刻,却没见二人中的任何一个回程。

    这时候,他才焦急起来。可惜他手中已经没了幽冥界碑,也没有任何其他打开幽冥深谷救人的方法,只好跑去花神宫的藏书阁遍查书籍,寻找救人之法。

    而此时此刻,幽冥深谷之中。

    罗烈看着与他同样被送到幽冥深谷的粉黛,不免畅快地哈哈大笑。

    粉黛则是愣神了好半天,手里还抓着那枚被她抢来的幽冥界碑。起初,她还以为是儿子新花神王在她出手抢夺时,神力输入出了差错,将她误送入了幽冥深谷。

    可是仔细想来,她又觉得不对。她有仙家灵觉在身,花神王施展法术时所透出的神力波动,她是可以捕捉到的。可是,她只在花神王利用幽冥界碑对罗烈施法时,才感觉到了神力波动。

    在她争夺那幽冥界碑时,界碑上并没有神力波动传来,也就是说,它是被另外一种东西激的。

    粉黛有些不可置信地拿出素缘仙子送给她的那个玉扳指。

    此物一出,她另一只手上的幽冥界碑就立刻轻微震动起来,放出光束,可惜,这光束只能将人送入幽冥深谷,却无法将人从幽冥深谷送出。

    而且,玉扳指被她拿在手里不过一息时间,那幽冥界碑突兀地剧烈一震,然后就是嘎吧一声,碎裂了开来。

    幽冥界碑一毁,瞬间有无穷鬼物朝这个方向蜂拥而来,迅地将罗烈与粉黛淹没其中。

    。

    “秋仙人,你说,他们在那个地方能够享受多久呢?”素缘宫中假山瀑布后面的山洞内,林听雨悠然问道。

    秋城赋道:“我从来没去过那个地方,所以仙子这个问题,我实难回答。”

    林听雨淡然笑道:“如果,粉黛仙子好好珍藏那枚玉扳指,他们应该会象茉莉仙子那样,忍耐千年吧。”

    听到她口中吐出“茉莉仙子”几个字,秋城赋顿时身心一震,随即便陷入了沉默当中。他虽然早就想到茉莉可能已遭遇不测,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悲惨结果。

    好半晌过后,秋城赋道:“今日,你为何跟我提起她的结局?”

    林听雨道:“她的大仇已报,我就要离开了。可能是心中执念散尽,她已没什么再介怀的,而且,她的仇能够得报,你的功劳也不小,所以,她同意我将她的结局告诉你,免得你再有什么挂念。”

    秋城赋点了下头,遂又问道:“你刚才说起的那个玉扳指的是?”

    林听雨道:“是茉莉仙子在幽冥深谷里所得,借此物,能够让那些恶鬼的能力减弱,能够减轻一些它们对人的啃噬。

    虽然这只是暂时的,但是能够大大地延长仙人在里面活下来的时间。若是没有此物相助,那么进入幽冥深谷的仙人,可能支撑个百年就到头了。”

    秋城赋道:“那,仙子是希望他们好好保存玉扳指,还是没有好好保存玉扳指呢?”

    林听雨失声一笑,道:“无所谓。没有玉扳指,他们的痛苦会难以忍受,但,受苦的时间只有一百多年。有了玉扳指,他们的痛苦会减弱,但是受苦的时间会大大延长。不论哪一种结局,都大快人心哪。”

    因着茉莉仙子的怨念太深,竟然连从幽冥深谷中所得的那枚古怪玉扳指都带了出来,这倒是令林听雨想到了替茉莉仙子报仇的方法。

    玉扳指上所带的那个能够令粉黛直接从下界传送到天庭的能力,乃是林听雨借素缘仙子的*力施为,注入其中。它真正的作用,是影射幽冥界碑传送入幽冥深谷的能力,以及在幽冥深谷里减弱众吃人恶鬼的啃噬能力。

    粉黛再狡猾,罗烈再有见识,也不可能认得这件茉莉仙子从幽冥深谷里带出来的东西。林听雨将它交到粉黛手上时,虽然粉黛对它多有怀疑,但当她真的在性命危机之时借此物逃回天庭时,心中怀疑已经去了大半。

    玉扳指一旦接触到幽冥界碑,就会影射界碑的传送之能,将持着玉扳指的人送入幽冥深谷。在此期间,玉扳指会吸收幽冥界碑的能量。

    所以,在一定时间的间隔内,玉扳指近距离接触到幽冥界碑的时候,再次生影射时会将幽冥界碑中的能量吸干,导致幽冥界碑彻底崩坏。玉扳指也就无法再通过影射进行传送。

    这个时间间隔,足有五年之久。林听雨早就猜到,以粉黛的奸诈多智,多半在被传送入幽冥深谷后,第一时间就想到是玉扳指有问题。

    而事实也正如她所料。

    粉黛与罗烈之间的感情已经破裂,茉莉不会再为他们之间建立了感情而耿耿于怀。

    而且这两个当年将她送入幽冥深谷让她受尽苦楚的罪魁祸,也和她遭遇了同样的境地;再加上幽冥界碑已毁,他们两人根本没有可能逃出幽冥深谷,接下来等着他们的,将是永无止境的痛苦折磨。

    现在,林听雨已经深切感受到,身体里的那个残魂怨念消逝得差不多了。那种恨到茫然、不知怎样做才能消除心中这浓浓怨恨的茉莉已经不存在了。

    秋城赋仍旧一坐就是几个时辰,淡淡地品着茶,让林听雨好生佩服。好在她在这个世界也修行千年,有了相当强的心里素质,陪着秋城赋静坐饮茶,倒没觉得怎样。

    秋城赋离开后,林听雨回到她日常所居的寝宫内,屏退了众仙婢,独自闭目而坐。

    “要走了。”她心道。

    “嗯。”茉莉应了一声。从此后,这个世界上将再没有茉莉,也没有素缘。

    不几息后,林听雨的灵魂已经离开了素缘仙子的身躯,回到了花花世界的中介空间。

    “恭喜,这次任务圆满完成。”土地婆的声音立时在耳边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