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9 狗血西游(九)
    “喂,那只肥猪怎么这副德性?一副情的样子。”狼王也现了猪八戒的不对头,纳闷说道。

    野猪精则拿起一边石桌上的茶盏,直接将里面的冷茶泼在林听雨脸上。

    林听雨立刻恢复了清明,脸上现出几分茫然。

    其实,她有精神力在身,一般催情的药物对她的影响非常有限,脑子早就清醒了,只不过,做戏得做全套。她可是也接触过沙僧用来给唐僧擦汗的那个手帕哦。

    先前在那猎户家里,林听雨在看到沙僧用手帕给唐僧拭汗时,精神力就现那手帕上有些问题。

    她虽然没接触过那手帕上的肉眼不可见的药粉,不过,沙僧用这块手帕给唐僧擦汗,而接下来她八戒又会被妖怪掠走,那么,那间房间里很快就会只剩下唐僧与沙僧两个人。

    沙僧是来攻略唐僧的,他想要干什么,林听雨用脚丫子想都能想得出来。

    多半是沙僧现唐僧最近几天对猪八戒的好感度噌噌噌的往上涨,心急如焚,所以打算利用药物,先将生米煮成熟饭。

    嘿嘿,所以林听雨把那方帕抢了过来,并且在被掠走之前假装不经意地掉在地上,又利用精神力多少干扰了一下那个沙僧,让他短时间内现不了地上的手帕。

    结果,那手帕就被及时赶回来的孙悟空现。孙悟空有火眼金睛,不可能现不了那手帕有问题地。

    但是,手帕上的药物对林听雨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她及时利用精神力稳定心神,这才能保证心智不失。真不知道现在唐僧怎么样了。

    林听雨知道孙悟空到来,她碰过那个帕子。又不知道她抢过帕子给唐僧拭汗的事唐僧他们有没有跟孙悟空说过,当然要做戏做全套,免得事后孙悟空怀疑她。

    野猪精道:“狼王,这样好了,猪头归你,这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要不是狼王实力蛮横,他是连猪头都不会让出来的。

    话说。好在这只狼王前两天重伤。失去了一只眼睛,不然他要是要整只猪,野猪精也不敢不给。现在。狼王有伤在身,战力大打折扣,野猪精对他的惧意也减少了许多。

    林听雨此时假装被野猪精一碗凉水浇醒,怒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大胆。居然敢抓我来此。你们要知道,我猴哥神通广大。我沙师弟也是法力通天,他们两个哪怕只来一个,就能让你们这两只妖怪粉身碎骨。”

    狼王早就被野猪精的讨价还价搞得不耐烦,此时听到林听雨的话。不由得哧笑道:“你这只蠢猪,还以为你那沙师弟会来救你呢。孰不知,就是他想让你快点儿死。”

    林听雨故作惊奇。道:“你胡说什么?他是我师弟,我们两个都是师父的爱徒。一起保我师父西天取经去的。他为什么想让我快点儿死?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言,妄图破坏我两个感情。”

    她会在这会儿提起沙僧这话头,目的就是想让狼王或者野猪精无防备的情况下说出沙僧害她的真相。不过,野猪精因为实力弱些,受沙僧影响和掌控较大,不大可能会顺着她的话说出太多的真相。

    事实果如她所料,说出真相的是狼王。记得小白猪原主之所以会知道沙僧害她致死,就是因为临死前听狼王讲出了事实。

    此时,便又听那狼王道:“说你蠢你还不是一般的蠢。你也不想想,当初你是怎么被那糊涂唐僧赶走的?若非是你及时跟上了他们,你早就已经是我的美食了。所以说……”

    他说着又转向了野猪精,“这只肥猪我已经盯了好久了,前不久还差一点将她活捉。要不是我受伤需要养伤,你哪有机会抓住她?野猪精,咱们兄弟还是平分她的好,没必要为了这只猪伤了和气。”

    野猪精极怒,道:“狼王,虽然你的确厉害,可是,这里终究是我的地盘。我可不信我们一群野猪围攻,你还能讨得了好去。有句话说得好,强龙难压地头蛇,我最多就只能给你一个猪头,其他的不能再给了。”

    这狼王就算真的差点捉住猪八戒,可是终究还是没捉住不是。现在在他们野猪的地盘上,狼王还想逞凶,真是欺人太甚。

    可惜的是,野猪精正等着狼王的答复,凭空里突地就现出一根棒子,轰的一声就砸在了野猪精的脑袋上。

    孙悟空早就因为沙僧暗害八戒一事气得怒冲冠了。现在又耳听得有人在商量分食自己师弟,呃,是师妹,哪里还忍得住怒火?

    蚊子身还没来得及恢复原形,他就已经一棒子砸了下来,直接就将那野猪精砸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狼王吓了一大跳,眼见野猪精这厮连叫都没叫上一声就玩儿完了,他终于领教到孙悟空是如何得厉害了得了。

    他转身就逃,孙悟空却哪里肯放他走?金箍棒一息间伸得老长,追击而来,直戳狼王后心。

    狼王还没逃到洞口,就感觉到后面风疾,心知对手攻击袭来,赶紧往旁边一闪身,那金箍棒轰的一声就戳到不远处的门框上,轰的一声将门框轰击得粉碎,令墙壁上掉下一堆乱石,将门口堵死了。

    狼王一见无路可逃,眸中阴戾闪过,竟是一拐弯,朝被捆在柱子上的林听雨奔袭而来。

    猴子也不是第一次对峙妖怪了,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孙悟空的度可是快上狼王好几倍,唰的一下就闪身到了林听雨身前。

    狼王刚刚赶到那柱子前,却惊讶地现,孙悟空已经站在那儿等着他了。金箍棒再度砸了下来,狼王想要飞退,却已经来不及。

    孙悟空这一棒子砸下来,顿时将狼王砸得陷入了地下半截。狼王的脑袋更是碎得不太样子,红的白的东西流得满处都是。

    “八戒,你怎么样?”孙悟空上前来解开捆着林听雨的绳子,问道。他象是又想起一事,将腰间的腰带解下来扔了。

    林听雨纳闷道:“猴哥,你腰带解下来干什么?”这情景怎么看怎么怪异。

    “不关你的事,问那么多干什么?”孙悟空没好气地道。

    林听雨这才放下心来。她还以为孙悟空是看刚才她在假装神智不清的时候喊着“猴哥”,所以上来要那个那个。不过,现在看孙悟空这样子,根本就没那意思。

    林听雨忽地觉得,自己的智商貌似开始无限接近猪了。孙悟空如此心志坚定之人,岂会因为她喊了句“猴哥”就动凡心?

    所谓做戏要做足,现在她扮演的可是猪八戒,当下就拉下脸来,道:“你怎么才来呀,都不知道这些妖怪对我搞了什么把戏,刚才我……我好象……”

    她颊飞红晕,一时间无法形容刚才自己的情况。

    孙悟空道:“你是不是碰过沙师弟的那方手帕?”

    林听雨道:“你是说那个红丝锦帕?是啊,我先前见沙师弟拿它出来给师父擦汗,嘿嘿,他一个大男子竟然拿那样的帕子,真是让人看着不舒服,我就把那帕子抢过来给师父拭汗。我虽然是猪胎,可好歹也是个女子不是。”

    “快走吧,回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孙悟空焦急地道,拉起林听雨,踏着跟头云就飞回了猎户的家。

    “八戒……八戒……”还未进门,孙悟空和林听雨就听到师父唐僧在呼唤。

    林听雨道:“哎呀,师父在担心我呢,咱们赶紧进去。”

    “呆子,别急。”孙悟空却拉住她,“这情况不对。”说着就拉着林听雨到了窗外,听墙角。

    这倒不是孙悟空好这口,而是他深知师父的脾性。

    如今他虽然清楚那沙僧表面上是老实巴交,骨子里坏得冒泡,可是,这事要是说与师父知道,恐怕无凭无据的,师父不会相信。

    而孙悟空若是跟三打白骨精似的,直接上去将那沙僧一棒子打死,怕是师父又要不管不顾地将他这大徒弟撵走了。

    所以,他决定先让师父从沙僧那儿吃点儿亏再说。

    “八戒……”唐僧又唤了一句。

    孙悟空怪异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听雨,目光颇有深义。怎么师父被那手帕上的药粉迷了心智,只是一个劲儿的喊“八戒”呢?

    貌似先前八戒被迷心智的时候,喊的是我孙悟空呢。

    孙悟空想到这里,目光变得越怪异,而且,莫名地感觉两颊热。不过这猴子心性坚定,片刻间就镇定如常,静心地听着窗内的动静。

    “你……你是悟净,悟净,你……因何褪去为师的衣衫?八戒,八戒在何处?”唐僧的呼吸有些急促,声音透着沙哑。

    要知道那手帕是专门给唐僧拭汗的,上面的迷药大部分都被唐僧沾去了。他中的药效可是要比林听雨强多了。

    “猴哥,师父在叫我呢。再不进去,师父要生气了。”林听雨在孙悟空耳边低语。

    “老实在这儿待着。我不叫你进去,你就不准进去。”孙悟空不耐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