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0 狗血西游(完)
    说完就孙悟空走到房门口,咣当一声踹开房门,口中怒喝:“好你个沙和尚,居然敢对师父如此动手动脚,真是好大的胆子。”

    沙僧刚刚褪去唐僧的全部衣衫,正想将生米煮成熟饭,毁去唐僧戒体,往后的事就好办多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孙悟空踢门进来,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大师兄,你怎么会?”

    沙僧话未说完,孙悟空就打断她道:“怎么会在你不知觉的情况下回来,是不是?当初你刚拜入门那会儿送我的腰带我已经扔在了野猪精的洞府,你以为你那点把戏,能瞒得过俺老孙吗?”

    林听雨暗中给孙悟空喝了一句彩。

    敢情那腰带是沙僧送给孙悟空的。当时孙悟空在野猪精的山洞里气得火冒三丈,不过,脑子倒是清醒得很,及时地就将这件沙僧用以探查孙悟空动向的宝物给扔在必要的地方了。

    “你是何方妖怪,居然逃过了我火眼金睛的探查?说!”孙悟空怒问,金箍棒伺候,一棒子就打在沙僧的后心。

    话说,孙悟空的力气那可非同一般,再加上这金箍棒不是一般的宝物,他这一棒子打下去,沙僧顿时噗的一声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林听雨那诡异的变态听力捕捉到一种奇特的音波:“沙僧身亡,判定任务失败!”

    呃,这个难道说是……系统提示音?林听雨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对方的这个系统出镜率貌似不太高,中途根本就没出现过,直到任务失败才出来,跟花花世界里的两个土地有点象。

    在林听雨穿越世界的时候。那两个土地基本上不参与,多半都只在她完成任务回到花花世界的时候,才会遇到。

    “少装死,快给俺老孙起来。”孙悟空可说是怒火攻心,又踹了倒在地上的沙僧一脚。

    林听雨走了进来,道:“猴哥,那个。沙师弟好象……好象被你一棒子打死了。”

    “切。这怎么可能?俺老孙刚才那一棒子根本就没使什么力气。”孙悟空不屑地摆了下手说道,拐着罗圈腿跑一边坐着去了。

    看来,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地。

    小白猪原主兴奋地道:“哇,太好了,这个可恶的三八,终于死翘翘了。喂。你斗死了沙和尚,接下来就要走了么?

    这可不行啊。师父没了沙僧,又没了我,如今你也要走,身边就只剩下一个猴哥了。他肯定会伤心死的。你干脆留下来,陪着他走完西天取经这一路得了。”

    。

    林听雨睁开眼来,回忆起穿越成八戒后的风风雨雨。

    那个在沙僧身上的穿越女。她任务失败后响起的那个系统提示音……

    想起沙僧死后那一瞬间生的事,林听雨心中纳闷。暗里琢磨:“我所猜想的那个系统提示音,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土地?而那个穿越女则是跟我一样点燃神灯,在花花世界里穿越的人?”

    花花世界的两个土地居然真的让她在八戒身上一直待到唐僧西天取经完毕。

    而且,让她颇觉无语的是,猪八戒拿出的技能,除了吃就是睡,另外就是实物钉耙。

    作为实物,是可以带入现世的,可是那钉耙的重量太骇人了有木有,以林听雨这副小身板,估计连九齿钉耙的一根钉都举不起来,要来何用?

    林听雨想起当初在西游世界里,她在八戒身上,可以通过吃恢复精神力,后来询问了一下,猪八戒的吃和睡这两项能力,都是可以增长自身修为的。

    而且,因为这两项能力也是所有人类的本能,所以这两项能力可以带入现世。

    也就是说,林听雨现世中的这副肉身,也可以通过这样的能力来提升其体质。

    思考了一番,林听雨选择了“吃”这项能力,顺便又问了一嘴:“有了这项能力后,不会吃成猪八戒那样吧。”

    土地公道:“你想吃成他那样也不可能。人家好歹受了猪悟能这天蓬元帅的影响。所谓‘一人得道,鸡犬飞升’,猪悟能投胎时候带来的仙气影响到了猪八戒,使得猪八戒具有一定的仙体。而你那肉身,是纯种的凡胎。”

    林听雨当时真有点无语。她不就是怕变成猪八戒那体形么,是女人都有点怕好不,土地公没必要给她解释得这么详细的。

    于是乎,林听雨带着她对“吃”的各种憧憬回到了现世。不知道是不是在西游世界过得太过辛苦,她感觉身体有些沉重,想要伸个懒腰,这才现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

    她低头朝压在胸上的那个东西看去,赫然现这是一只人手。林听雨惊悚,继续往下看,腿上还压着一条人腿。再加上耳边传来了轻微的打呼声……

    林听雨脸色顿时黑了一片。她当然记得自己睡觉前的情况,转头看向床侧,果然现拓展那张俊美如妖的脸。

    “拓……展……”林听雨屏足了气大吼了一声。

    “啊!”拓展激灵一下惊醒过来,噌的一下坐起,口中还不自觉地惊呼了一声,待看到林听雨坐在面前,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你这女人,出了什么事,吼这么大声?”

    林听雨质问:“你为什么睡在我床上?”

    拓展道:“打游戏打累了,顺便就睡了。”

    “顺便就睡了?这是可以顺便的事吗?”林听雨快要疯掉了。她虽然三十了,可是,还从来没有跟男人同床共枕过。现在这叫怎么回事?

    虽然她看自己身上的睡衣还穿戴得完好,很清楚拓展并没对她怎样。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最主要的是共睡一床,这在女方来说,就是吃了大亏啊!

    拓展见她一脸怒火冲天的模样,好不耐烦地道:“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么?我又没干什么。再说,就算是干了,你这样子,配我这样子,吃亏的分明也是我吧。”

    林听雨被气得一时哑口无言。她这样子,她这样子怎么了?

    林听雨突然扬唇一笑,白嫩如蛋清的脸透着娇艳,让拓展微微呆了一下。

    却听林听雨说道:“拓展,虽然我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可是,我长着一身十六七岁少女的水润肌肤,保存完好的处子之身。

    可是你呢,你年纪我不知道,不过前一阵子看你的外貌,想来年纪不大吧,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虽然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可是长了四十岁的黑眼圈和五十岁的老树皮。

    咱们两个的样子一对比,还真是没法比呀。”

    拓展的冰山脸绷得更厉害。

    林听雨居然都感觉身体周围的气温在下降,令她打了个寒噤。她有点纳闷,你说这拓展的年纪不大,可是这时候的气场咋会突然这么强呢?

    按理说,象拓展这样的社会小青年,除了喝酒吃烧烤上网打游戏,就没啥会的了。这样强的气场真心不应该出现在拓展这样的人身上啊!

    林听雨因为被拓展的冰山脸冻到,脑中各种歪歪,突地就觉拓展的脸到了自己脸前。她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

    而且,她的心在重重地漏跳一拍之后,就开始如擂鼓一样轰轰地擂个不停,擂得还绝对是《命运交响曲》那种节奏感极强的旋律。

    “你要干什么?”林听雨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可不能怪她花痴啊。要知道她这个年纪,正是猛如虎的年纪,而且,这个拓展……也太帅了。

    话说出口,林听雨的脸莫名地就跟着红了起来。

    她暗怪自己不争气,一颗芳心为神马要为一个社会小青年咚咚跳个不停啊,在往常,她遇到这种社会小青年,肯定都会绕着走的。

    忽地就听拓展道:“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林听雨一怔,这丫的是不是在?她仔细打量一下拓展,现这斯的冰山脸一无变化,不似是在嘲笑她。

    拓展接着又道:“我知道我很帅,不过,你可不要胡思乱想哦。我可是个三观正常的人。”说完他爬下了床,进了洗手间。

    林听雨绝对是花痴了,脑回路有种被拉长的感觉,半天才琢磨过劲来,拓展那句:“我可是个三观正常的人”是神马意思。

    尼玛,要是爱上我,你的三观就不正常了?林听雨要不是想要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肯定已经破口大骂了。

    等她琢磨过味儿来,就听到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有人在里面洗澡。

    “拓展,谁允许你用我的洗手间洗澡的?”林听雨狮子吼再度爆。

    拓展的声音淡定地从洗手间里传出:“我知道你巴不得我用你的洗手间,你就别再装矜持了。”

    她是在装矜持么?林听雨无语地倒在床上。

    结果,今天上班林听雨迟到了一个半小时,因为拓展非要拉着她去吃早茶。好在这是拓展请客,要知道林听雨可没那闲钱吃这么贵的早餐。

    再结果,可想而知,林听雨这月的奖金又泡汤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