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4 王的逆袭(七)
    这个车夫已经服侍了丘依然许多年,在他眼里,他们的老爷丘宰相,那可是世上难得的好人,如此才说出一番感叹的话语来。

    丘依然暗道:“王这些天心情极度不佳,难道是因为裴萧萧那个贱人?哼,看来裴萧萧那个贱人还真有些手腕,将王的心都扰乱了。不过,这样倒好,有心的人与无心的人比起来,总是比较容易对付。”

    他思量着如何利用这一点,让王再度引起众大臣的不满,到时候,他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这位好象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貌似他刚刚被王摆了一道,真是不长记性啊!

    这些天被王赶走、丢弃的那些弃子,丘依然却是已经很好心地将他们暗中收入门下。这次这一个,也不例外。要知道,暗卫之中,有些是先王培养起来的,武道、心机以及手段等等,那可是一等一的。

    现在的王不好好利用,反倒因为一个女人迁怒他们,将他们打得遍体鳞伤不说,还将他们赶出暗卫营,先王若是在世,不被气死才怪。

    当然,丘依然才不会去劝阻王,而是好好地利用了一下这些暗卫营出来的卫士们,从他们这里得到不少王昔日暗中做的小动作。

    接下来的半年里,丘依然仍旧常常出入王宫,多半时间都是受王的召见讨论政事,但也有很多时候被公主召见,前往公主宫中。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有许多大臣都觉得,王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八成已经是默许了二人的婚事,所以。对丘依然多是拉拢巴结。

    当初因为太妃灵位入淳于殿及女子依能力提升地位的那两道圣旨而令丘依然被许多大臣不待见,如今他的局面却又再度打开,被人人吹捧了。

    但,最近一段日子,丘依然的心有些不安,因为他已经看到护国将军卫义第三次进宫面见公主了。

    卫义出身的卫氏家族乃是三代忠良,与他一样是王的股肱之臣。非常被王看重。而且。卫义是与公主从小一起长大的,算是青梅竹马。

    本来,他一直在边关驻守。但不知为何,前几天竟然被王从边关调了回来。

    自打他回来后,不过数日,就数次被王召见。并且还接连续三次在公主宫中出入。

    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好现象。他觉得。公主对他已经算是情深意长,曾经不止一次对他暗示心意,他也给予了应有的回应。

    但是王对他们的婚事却没表任何意见,此事让他心中一直惴惴。他思量着。是不是要去探一下王的心意?

    如此想着,他不知不觉地就到了王的宫殿,故而进宫觐见王。

    “丘爱卿此来何事?”林听雨淡笑着问。

    丘依然道:“臣见大将军卫义回到都城。但臣听说,边关最近并不安稳。”

    林听雨暗道:“这个丘依然。这么快就坐不住了。卫义才只去了罗一菲宫中几次而已。”

    卫义会去罗一菲宫中探望公主,确实是林听雨授意,目的就是膈应一下丘依然。不过,她此次将卫义从边关召回,却并不是为了公主罗一菲。

    要知道卫义日后可是会爱上一个在林听雨眼中很是至关重要的人物,一个名叫韩秋水的女匪。这次召卫义回来的目的也是因为这个女匪在陇西闹得太凶,那里的官都到了望风而逃的地步。

    罗一君在世时,就是在这个时候召卫义回都城,并且由王亲自坐镇,卫义出战,才勉强与那韩秋水打个平手。

    可是让罗一君气愤不已的是,卫义后来居然为韩秋水的将帅之才与高武功所折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更让罗一君无法接受的是,卫义竟然跟韩秋水私奔,从此不知所踪。

    在楚国这样的一个极为重男轻女的国度里,卫义会做出这种壮举,罗一君都不知道多佩服他的爱和勇气。

    卫义为了韩秋水,不但放弃了家国大义和一生的荣华富贵,更是不顾男尊女卑的社会观念,义无反顾地为韩秋水放弃一切,与她携手而去。

    这份勇气,绝对不是一般的男人能够面对地,因为,这可是涉及到男人的尊言问题。

    林听雨在罗一君的记忆中找到这一重要事件,也为卫义的勇气与真爱感动。所以,这次,她给卫义下达的命令,对女匪韩秋水是“召安”而非“剿灭”。

    她要将韩秋水这个女中将才收为己用。到时候,她不但会收获一员猛将,还绝对会得到卫义这个大将的绝对拥护与忠心。日后就算是她女子的身份暴露,只要掌握兵权的卫义仍旧忠心于她,就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听丘依然说起召卫义回来的事,林听雨坦承说道:“陇西女匪闹得厉害,那些官员也真是废物,居然被个女人搞得焦头烂额。朕打算亲自坐镇陇西,由大将军卫义率兵征讨。”

    丘依然一听暗中松了一口气,原来王召回卫义是另有他事,同时也是一惊,问道:“王这样做,岂不是与亲征相去不远?一个小小的女贼……”

    林听雨伸出手来,阻止了他的话。她道:“不要这么说,需知女子能力不如男子,只是男子心中旧存的观念而已。可事实上,许多女子都拥有强于男子的一面。只不过男子并不会去注意罢了。”

    丘依然心下暗惊:“王因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女子明明就是卑贱的生物。”这个观念,不单单是在楚国,就算是在整个四宇大6,这个观念都已经根深蒂固。

    林听雨又道:“朕离去的这段时间,就由公主罗一菲与丘相暂时代朕监国。公主于政事可是一窍不通,到时候恐怕就要辛苦丘相了。”

    丘依然一听,心头登时大喜,王会这样安排,对他分明是信任有加,而且,与公主同时监国,也有让他与公主配对的意思。

    他当下朗朗应道:“是。”

    “对了,在亲往陇西之前,朕有一道旨意要,还请丘相代为传旨。”林听雨道,“这项旨意,乃是朕因陇西女匪一事有感而,丘相务必在朕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仔细监办,不可因朕不在京城就有所延误。”

    丘依然忙道:“臣谨尊王旨,定然不辱使命。”待接过林听雨事先拟好的旨意一看,顿时惊道:“开办女学?!”

    “不错。”林听雨道,“朕以为,这次女匪之乱分明就是女子少学律法,不知法之为何物,所以,决定开办女学,一方面教授她们国家法政,另一方面也要进一步开掘女子智慧与武功潜力,免得让这占国家一半的人口荒废掉。”

    丘依然道:“陛下,这女子天生体质羸弱,就算是修炼武功,也难有大的展。再者,她们生性愚昧,开智与学习法政,只怕也难有作用。”

    林听雨道:“丘相此言也颇有道理,只是,她们不学法,如何会依国法办事?开办女学一事,势在必行,丘相不必再有异议,传旨下去。另,此事由你监办,不可有误。”

    丘依然无奈地应了一声“是!”退了下去。

    林听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道:“看这渣男对此事的态度,多半会阴奉阳违。看来,此事还得落在公主罗一菲和裴萧萧那个女人身上。”

    和两个女人讲这件事,就不象跟丘依然讲这么费劲。毕竟,罗一菲和裴萧萧都是女子,而且她们作为宫廷中的女性,在楚国这个地方,已经算是知识女性了,多少有一定的见地。

    罗一菲天生拥有非常强大的巫术天赋,而裴萧萧呢,向来是个自视甚高、也非常有心机的女子,在她们看来,女子其实是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的,也应该得到较现在更好的待遇。

    所以,当林听雨提起让罗一菲和丘依然一起监察开办女学一事,并且特意提起女学所要传授的课程,除了自然历史律法等文化课之外,还要设立武道教学和巫术教学。

    林听雨也知道女子习武,效果可能不如男子好,但若是能借此现一些拥有修炼天赋的女子,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开办女学,此事得到罗一菲的强烈响应,而裴萧萧也被林听雨暗中嘱咐,时刻相助罗一菲。

    安排好这一切,林听雨就带上卫义及大军前往陇西了。

    看着英挺瘦削的王离去的背影,裴萧萧的目光显得迷离而爱意充盈,这才是她深爱的王,想问题和看问题,都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王,等你回来,萧萧一定送你一份大礼。”裴萧萧心道,偷眼看了一眼罗一菲,“公主,不要怪萧萧坏你的好事,需知你还不知道丘依然的真面目,再泥足深陷下去,恐怕再难抽身了。”

    林听雨已经带领人马启程,还不知道裴萧萧为了讨好她,尽快完成任务,同时也为了搞臭丘依然这个爱情骗子,已经为公主罗一菲安排了一场好戏。

    陇西离京城并不是特别远,大约五百里的样子。中途会有王家卫队开道,有许多王的仰慕者得知王要亲往陇西的消息,都来给王送行,希望能有机会一瞻王的容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