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7 王的逆袭(十)
    林听雨悠悠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愚公移山的故事……”

    她将愚公移山的故事讲来,尔后又道:“古人尚且有此恒心,你我又为何不能?我已经开始下旨兴办女学,并且准许女子以功绩提升自己的地位,一步一步来,早晚有一天,女子的地位会慢慢提升上来。

    我要建立一个女子与男人拥有平等地位的新型国度。在这个国度里,女人不再受男子的欺压与鄙视。她们不但与男人同样负责国家与社会的责任,也拥有和男人一样的身份、地位。

    我还要建立一夫一妻制……”

    林听雨将她在现世那个社会制度约略地讲来,这让韩秋水听得神往不已。

    她道:“要是真的能有那样一个国度,能让我们女人的生活改善,同时也能让我们女人有机会去追寻自己的梦想,那可真是太好了。”

    尤其是王所提出的一夫一妻制,那绝对会大大地改善女子的地位。让她们从与其他的女人争宠中摆脱出来,有更多的心思去学习、修炼,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其他有趣有意义的事,这才不枉此生。

    林听雨道:“韩秋水,怎么样,你可愿意与我一起携手,建立起这样一个国度?”

    ……

    樱敏成功救出了卫义。而林听雨和韩秋水也分道扬镳,林听雨继续坐镇,而韩秋水则继续当她的山大王。

    但是,至于她们两个谈了什么,这两个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谁都没有谈起。

    卫义又与韩秋水开战数次,但仍旧屡战屡败。

    “卫义!”林听雨以一种耐心已尽的眼光盯着下方的臣子。

    “臣在。”卫义赶紧惴惴地应声。心虚不已,心中忍不住把韩秋水那个女匪骂了不知多少遍。当然,他这样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又对韩秋水的机智与武功暗中赞叹不已。

    林听雨声音清冷无比,道:“韩秋水是天人吗?你到现在,与她大战数场,结果屡战屡败。是何道理?”

    卫义忙道:“是那女子太过狡诈。请王再给臣一段时间……”

    林听雨道:“不要再说了,朕给你七日时间,招安韩秋水。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朕要在七日后看到你将她带到这里,跪在朕的面前,俯称臣。”

    卫义的脸色好不难看。好象吞了一个苦胆一样。他根本就连韩秋水的马毛都摸不到一根,如何将她带到王的面前?更遑论让那个女人对王俯称臣了?

    见卫义不答话。林听雨道:“卫义,要不要让本王提醒你一句,那个韩秋水可是一个待嫁的女子哦。”

    卫义奇道:“陛下,此话何意?”

    林听雨道:“女人到了年纪就要嫁人。韩秋水也不例外。她与那个未婚夫闹到如此地步,婚约哪里还能继续。若是朝中能有一个她中意的人儿,将她迎娶回朝。她自然而然就成了朕的顺民。”

    卫义道:“陛下,那韩秋水非是寻常女子。她拥有许多女子所没有的文才武功。如何会轻易向男子屈服?”

    这家伙真是不开窍呀!林听雨气得举起手边的砚台就朝卫义砸了过去。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王砸下砚台,卫义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不敢躲啊。不过,林听雨下手很有分寸,砚台砸到卫义的肩头上,虽然让卫义肩头疼了一下,但并无大碍。

    “传朕旨意,封韩秋水为轻骑军右帅……”圣旨后面的内容,林听雨故意没有说出来,让这个卫义自己去看吧。到时候惊得下巴掉地上,可愿不得她啊,是卫义自己不开窍。

    林听雨迅拟旨完毕,让太监递给卫义,道:“拿去黑土岭传旨,若是传旨不成,你就不必回来了。”

    见卫义哭丧着脸收下圣旨,林听雨怕他不开窍坏事,又道:“卫义,你打算如何去传旨?”

    卫义愣了一下,这才寻思起这个问题,片刻后才道:“臣会带两个轻骑卫上黑土岭,只为传旨而去,不为打仗或剿匪。”

    林听雨松了一口气,这卫义,还算没傻透天。她道:“很好,去吧。”

    “是。”卫义退了出去,心中却在为自己默哀:“那个韩秋水心高气傲,如何肯接下这道旨意?我此去,怕是命不久矣。”

    等到他上得黑土岭山寨,打开圣旨这么一看,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呆若木鸡啊!

    那韩秋水虽被卫义喊了接旨,但仍旧坐在她的山大王宝座上,看到卫义的呆瓜样,噗哧一下就笑了出来,悠然说道:“怎么了卫将军,王到底传下怎样的旨意,竟然让你如此模样,哎呀呀,冷汗都流了下来,莫不是生病了么?”

    她一边说一边走下宝座,来到呆傻的卫义面前,伸出手去拭卫义额头上的汗水。

    卫义吓得不自觉退了好几步。

    “你不是来宣旨的么?因何愣在这里不语?”韩秋水问。她自然早就知道这圣旨上写了什么,因为一早就跟林听雨商量好了。

    当初她们密谈那一夜,她就已经决定臣服罗一君,与她携手共建一个男女平等的国度。但,她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让她与卫义再打上几场,让卫义彻底服了她。

    当然这圣旨后面所写的赐婚卫义与韩秋水什么的,则是林听雨适时提出来地,韩秋水当时没有反对而已。

    卫义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神儿,然后结结巴巴地宣旨完毕,让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那韩秋水居然跪下领了旨,还说了一句:“谢主隆恩。”

    这就是……臣服了?卫义脑中空白,一时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女匪成功招安,林听雨率大军开拔,带着大兵回转京城。

    卫义和韩秋水的婚事,虽然卫氏作为三代忠臣,家族在楚国地位非同一般,但既然是王赐婚,卫义的长辈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认同了这件婚事。

    而回到京城,林听雨才听说一件事,就是宰相丘依然在公主的宫院里与宫女青荷幽会,被公主撞到,一时间此事闹得沸沸扬扬。

    “此事,多半是那个裴萧萧搞出来的。”林听雨心道。不过,她倒是应该谢谢裴萧萧,因为如何让公主罗一菲放弃与丘依然的这段感情,一直让她为难。

    她占据着罗一君的这个身体,行事不能不考虑到罗一君的想法。

    现在,倒是简单了。

    罗一菲亲眼看到丘依然与青荷私会,两个人颠鸾倒凤,丑态尽出,岂有不膈应的道理?

    据说近一段时间内,罗一菲已经不再召丘依然进宫了。

    “丘爱卿,朕一回来就听说,你不顾一切地爱了王妹一菲的宫女青荷,真是让朕大感真爱之可贵。”林听雨召丘依然进宫,开口说道,看起来似乎是因为王妹的感情打击一事而在恼怒丘依然,声音显得有几分阴冷

    丘依然正要开口解释,忽地就听王又接着说道:“丘爱卿乃是朕之股肱之臣,既然不顾身份、门第,与宫女青荷生死之恋,实在是让朕感动不已。为免再有人对此事异议,影响丘爱卿的真爱,朕决定颁旨赐婚,让你与真爱青荷共结联理。”

    “陛下三思……”丘依然听到这里吓了一跳,赶紧跪了下去,如果王的颁旨给他赐婚,那,驸马一事还与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的话还未出口,林听雨已经扔了一道旨意到他脸上,冷冷说道:“旨意朕已下,所谓君无戏言,断无再收回的道理,你回去准备准备,好好迎娶青荷。好歹她也是伺候过王妹的,你亦是伺候朕的臣子,这样解释,也算是门当户对。”

    这话不无讽刺,丘依然心知王震怒,不敢再说什么,只得怏怏地领旨下去了。

    不一刻,罗一菲就不顾一切地来闯宫。

    “王妹,因何事急匆匆而来?”林听雨正在看出征后这段时间的朝中奏折,眼睛只抬了一下,便又落在奏折之上,轻声问道。

    “王兄,你真的给丘宰相和青荷赐婚了?”罗一菲含泪欲滴地问。

    林听雨道:“自然是真的。此事焉可儿戏?”

    “可是……”罗一菲不知该怎么说。

    林听雨道:“王妹,丘依然竟然*宫闱,朕不治他的罪已经是对得起他了,你不会还想着与他的婚事吧。”

    罗一菲埋下头去,伤心不已。

    林听雨走过去,轻扶她的双肩,道:“王妹,此男子负心薄幸,你又何必继续忠情于他?天下的好男子有的是,他日必定能寻到真正的良人。”

    “臣妹告退!”罗一菲什么都没再说,行了一礼,幽幽退去。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显得那般的萧条与孤零,罗一君深深叹息了一声。

    接下来的几日,丘依然居然数次进宫,欲要求见公主罗一菲,皆被侍卫挡了回去。他想走公主这条路,继续成就驸马这件好事,林听雨可不会给他机会。

    为了让罗一菲快点忘记情伤,林听雨让她全力督办女学一事,并且派了几个思想开通的臣子给她。忙碌起来,就没有时间再去想感情的伤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