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36 蔓珠莎华祭(六)
    林听雨道:“说来奇怪,小奴起初觉得这业火难熬,可是为了要搞清楚前世的那个亏欠,一直强忍,行到后来,小奴只觉魂体欲要被业火烤炙得化去。

    迷蒙间,却见一仙子临体,小奴的魂体似乎被这仙子之能充盈,重新变得凝实起来,而且,小奴也不再象先前那般感觉业火烤炙难以忍受了。”

    “仙子临体?”阎君奇道,眉头不由得皱起,这是怎么回事?再望向下面的小鬼碧瑶时,突兀地感觉到一股熟悉之感。可是这感觉只是一闪即逝,他并未捕捉得特别准确。

    林听雨道:“是啊。说来还真是奇怪得很。”

    昔日的洛华浓曾为天庭仙子,对于一些仙神的绯闻听到过不少,其中,就不乏这位肃穆且正气的阎君的绯闻。

    传说,近万年前,这位阎君还未真正继位,还是地府的太子,年少轻狂的他往人间游玩儿,爱上了一只名叫小鱼儿的鱼妖。

    可是,身为地府太子,婚事什么的,早就被当时的阎君定好了。那小鱼儿虽然与他相爱,二人的婚事却被阎君反对。最后,年少懵懂的他竟然带着小鱼儿私奔而去,不想中途却被阎君抓了回来。

    阎君将小鱼儿投入十八层地狱,以此让太子警戒,不可再与他人相恋,老实地接受他安排的婚事。并且告诉太子,想要进入十八层地狱寻回小鱼儿,就等他以后登基为新的阎君,拿到地狱钥匙。

    太子无奈,也只能安稳下来,接受老阎君为他安排的一切。

    可惜的是。当他日后登基为阎君,拿到了那把堪称万能的钥匙,进入地狱,却根本就没找到小鱼儿的魂魄。其实,小鱼儿只是一个小妖,法力和灵魂都不怎样强大,投入十八层地狱之后。就被业火烤化。从此连魂魄也没剩下。

    阎君听了林听雨的话,再回想刚才那种熟悉的感觉,好象是这小鬼的身形总有些象鱼。这小鬼生前明明是人。死后的灵魂也是人所化的小鬼,与鱼没有半点干系,身形怎么会象鱼呢?

    他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当年那个与自己相恋的小鱼儿,忙问:“你可还记得那个仙子的样子?”

    他这个问题让林听雨暗暗松了一口气。

    阎君实力强大。她也没有几分把握能够利用精神力成功干扰阎君,所以就稍微地施展了一下变身术。阎君既然这么问。就是没现她在使用变身术。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她一个小鬼,鬼魂都凝实得不够,更不可能施展什么法术。

    “这……”林听雨故作一怔。仔细回忆了一下,遂道:“那仙子似是一身红色鱼尾长裙,头梳云髻。外貌看起来好似神妃仙子。只是她……”

    阎君听她话头突地打住,追问道:“只是她如何?”

    林听雨道:“只是她性子给小奴的感觉却是欢脱得紧。一双眼睛灵动非常,好似个在大海中畅游的鱼儿。她在降临小奴魂体内之时,还咯咯地笑呢。”

    阎君不禁瞪大了眼睛。不错,这个仙子,肯定就是小鱼儿,是他这一生唯一真正爱过、也特别亏欠的小鱼儿……原来这个碧瑶没有被业火烧尽,并非是对石雨执念太深,而是她的魂体中融入了小鱼儿的灵魂。

    林听雨说完就埋下头去,掩去心中的紧张。要知道,洛华浓昔日为仙子之时,不知多少次曾往下界执行任务,接触过许多的凡人与妖族。

    她曾经在一处大江边听一只老龟提起过“小鱼儿”这个名字,从老龟言语中,多少可以判断出小鱼儿的性格。但是,她并没有亲眼见过小鱼儿,不知道小鱼儿的性子是否真的欢脱非常。

    所以,林听雨此举,真是冒着很大的险。

    等了半天,林听雨见阎君始终都没有吭声,她心中就知道,自己这次应该是赌对了。

    好半晌过后,阎君才又开口,只是声音稍显沙哑,问道:“这样说来,你此去地狱确实见到了那个被孤重罚的石雨?他可与你说过什么?”

    林听雨叹息一声,道:“他说他逞一时之气,误杀浮莲公主,心中懊悔非常。回想浮莲公主对他,虽是曾有欺骗,但终究是情深意长,他不该因一时之怒就错手杀她。如今脑子冷静下来,后悔也晚了。”

    阎君冷哼一声,道:“吾之爱女被他残忍杀害,他如今说出这番话,又有何用?吾女还能活过来么?”

    就算是转世后重入地府,但前尘已经被一碗孟婆汤带走,无论是谁,都改不了这样的结果。传说那蔓珠莎华会唤醒前世的记忆,但,看到此花真的能够觉醒前世记忆的,又能有几人?

    想到自己的爱女,阎君心中不免又生愤恨。

    忽听林听雨说道:“他犯下如此大错,受罚也是应当。小奴后来询问他,我心中因何对他生有亏欠,他讲道,我与他昔日有情,他不忍忘怀,数度轮回都没有喝孟婆汤,因此屡屡不能为人。”

    阎君道:“此子真是执念太甚,本君数次点化于他,皆不得悟,真是枉费孤当年对他的悉心栽培。”

    林听雨道:“此事,确实是他太过执著,前尘种种,小奴所能记起的实在有限;他又何苦如此执念?但,他既然如此执念,小奴会觉得亏欠于他,也属正常。

    所以,小奴就问他,可有什么心愿,能让小奴替他完成,也好让小奴解了心亏欠,从此安心去投胎,不再纠结与他的这份情缘。”

    阎君道:“哦?他怎样说?”

    林听雨道:“他说,他只希望能早点离开那十八层地狱,离开那个无边苦海,不再倍受折磨。”

    “哈哈……”阎君顿时仰天大笑,遂问道:“怎么,你想替他求情?本君听黑无常说,你想卖身为鬼奴呢。”

    林听雨道:“小奴生前也曾为人母,杀女之恨,陛下此时的心情,小奴怎么能不理解?所以,求情什么的,断不敢为,只是想,日后在阎君身边好生侍奉,替那石雨赎罪,希望能够早点将他的罪孽赎尽也就是了。”

    阎君道:“你为他,倒是不惜一切。”

    林听雨道:“小奴只不过是想尽早地结束这段孽缘,不再亏欠他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