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41 蔓珠莎华祭(十一)
    林听雨接下来没再有任何的行动,仍旧依如既往地精心照顾阎君,还象往常一样,每日里在固定的时间给阎君端上桂花糕,好象已经把业火轮回这回事忘到了脑后。

    数日过后,阎君又晕倒了一次,林听雨和那贴身伺候的陈公公,急忙唤人找来了太医。太医的诊断与先前没什么大区别。

    “千年储月花是要不了阎君的命的,起码刚吃了两个月,不会让他产生什么生命危险。可是,太医诊断过后却说他身体每况日下,就差下病危通知书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林听雨心中盘算。

    再加上地狱守卒突然传来业火轮回一事,不得不让林听雨心中又另有一番打算。当然,大体上,还是照原计划行事,只不过,事态的进程需要加快了。

    阎君现在的意志力又再被千年储月花进一步削弱,不到半月内,已经两次晕倒,平时的头痛也越来越加剧。林听雨决定寻机下手,将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完成。

    这一日晚间,林听雨当值,阎君批折子的时候,头痛病又再作,林听雨赶忙上前,道:“陛下,让奴婢为陛下揉一揉头,希望能让陛下的头痛减轻一些。”

    阎君含笑点了点头,道:“好。”

    林听雨替他揉了一会儿太阳穴,想来是阎君感觉到头痛减轻,不由得赞道:“你的手劲和拿捏的位置总是这么合适,不象陈公公,不是手上太过用力,就是揉的地方不对,费半天劲揉的。却没什么效果。”

    林听雨笑道:“是陛下偏爱奴婢,才会这么觉得。陈公公已经在陛下跟前服侍了数百年之久,奴婢才来多久,哪能与他相比?”

    一边,林听雨暗中放出一丝精神力,试着注入阎君的脑际。

    这实在是冒险。

    可是,阎君近来的种种表现。都说明他在第一次晕倒之后。已经开始对自己起疑。

    让太医传出他身体每况日下的传闻,又故意放出业火轮回将至的消息,分明就是他想试探碧瑶是否真的放弃了石雨的那份情。而对他阎君忠心不二。

    阎君虽然表面行事端正,但下手狠辣,且手段极高,暗中以权谋私不浮于表面。这不能不让林听雨心悸。

    林听雨担心阎君在怀疑之下,就下手暗害了自己。所以,这才决定将自己的计划冒险提前。但是,千年储月花虽然已经开始生作用,可是。还没到让阎君真正倒下的时候。

    无奈,林听雨只好冒险用自己的精神力来试着干扰阎君了。希望阎君在千年储月花这么长时间的作用之下,意志力大为减弱。她的精神力干扰能够成功。

    阎君的神态渐渐变得迷蒙。

    但林听雨的心却忐忑不安,拿不准阎君是否真的被自己的精神力干扰了。

    突地就听洛华浓道:“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言罢。那仅余的残魂突兀地射出一股力量,顺着碧瑶这副魂体的指尖就注入了阎君的脑海之中。

    阎君微眯的双眼突兀地睁开,眼睛一瞬间瞪得好大,眼珠外突得厉害。

    林听雨的精神力干扰再加上洛华浓的灵魂一击,终于让阎君在这瞬间真正地失去了意识。

    林听雨心中咯噔一下,心知机不可失,阎君的灵魂之强非是她与洛华浓能够想象,说不定下一瞬就会恢复意识。所以,她迅摸出早在藏在袖间的匕就朝阎君的颈间刺去。

    阎君震了一下,他似乎清楚地看到林听雨持着匕刺过来,身体想要移动,奈何这副阎君之躯,却不听他的使唤,他使足了力气,也没能令自己的身体移动分毫。

    匕深深地插入了阎君的颈间要害,阎君闷哼了一声,从他的王座上委顿地倒落下去。

    其实,他没有立刻就死,但因为此时身体受创严重,意志力瞬间降落到最低点,林听雨的精神力已经成功干扰了他,令他的意识完全陷入到了林听雨的控制之下,没有出引来外界注意的声响。

    阎君非是一般人,如果陨命,整个地府的月亮都会沉下去,所以,他现在还没完全死透,月亮尚还悬在半空里,不会引起地府中人的注意。

    但如此重伤,只要过得一时三刻,必定会身陨。

    林听雨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他,倒在地上抽搐。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原来亲手杀人的感觉竟是这么糟糕。

    坦白说,穿越好几个世界,但是,亲手拿着匕狠狠地刺向一个人,然后看着他的要害鲜血喷涌,看着他倒地抽搐,努力地挣扎想要逃离死亡线,林听雨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掉到了冰窖里。

    她觉得自己犯了莫大的罪恶,永生永世都不能救赎。

    事实上,杀了阎王爷,这真的是一项大罪,洛华浓记忆中的天条有载。可是,林听雨清楚得很,只要这个阎君活着一日,他就不可能放过石雨。

    只有他死了,石雨才有可能得到救赎。

    所以,明知道这是一个永生永世都不能救赎的大罪,但,林听雨还是决定这么做。

    洛华浓本身并没想到要杀掉阎君,出于对这个世界的神仙敬畏,她根本就不敢这样想。直到林听雨穿越过来,她的残魂感应到林听雨的计划,这才明白,想要让石雨好好活下去,需得付出怎样的代价。

    但是,对于想办法杀掉阎君这个计划,洛华浓从来没有犹豫过。

    “很好,我真的帮到你了,希望你能完成我的遗愿。”洛华浓的声音响起,却微弱得连林听雨都几乎听不太清。

    林听雨迅从亲手杀人的糟糕感觉中回神,急问:“你怎么样?”

    洛华浓道:“我刚才放出的灵魂一击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这最后的一丝魂魄也要散去了。”

    林听雨道:“你这又是何苦?”

    “林听雨,记住你答应我的事,要替我把石雨救出十八层地狱,让他好好地活下去。”洛华浓又说了一句。

    林听雨感觉到一丝灵魂融入自己的神灯,之后,就再也感觉不到她了。

    林听雨的神灯较先前又亮了一些,只可惜她心里没有半分喜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