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67 夺舍(三)
    而且这极阴之体,说是修炼的上好体质,但也是做炉鼎的上好体质,司徒爱静自然不敢将自己体质特异的事透露给别人知道。

    她从小又因为修炼、样貌、性子等等样样都比姐姐差,心里存着强烈的自卑感,不敢去当面找父亲对质,所以,司徒爱晴透露给她父亲不肯让她修炼祖传极阴功法的事,司徒岩一直都不知道。

    只不过,司徒岩一直有些纳闷,本来他对两个女儿都是一视同仁,可是为什么小女儿司徒爱静突然有一天就对自己疏远了?

    司徒爱静没有司徒爱晴那样的心机,凡事喜与乐都写在脸上,她有意远离父亲,司徒岩当然感觉得出来,却不知他和自己的小女儿,都已经中了邵广淑母女二人的离间计。

    司徒爱晴和邵广淑的性子如出一辙,她又从小就受邵广淑言传身教,其在虚伪奸诈方面有“青出于蓝”之势,深得司徒岩的喜爱与信任。

    司徒岩当然不会怀疑身边至爱的道侣和至亲的女儿会如此设计他和她的另外一个女儿了。

    司徒爱静起初也一直相信司徒爱晴这个姐姐,直到她十六岁时母亲因病濒死,在死前提醒她小心邵广淑母女的那段推心置腹的话,才令她幡然醒悟,邵广淑和司徒爱晴这对表面上温柔贤淑的母女是何等的阴险卑鄙。

    按理说,修士不太爱得病,司徒爱静的母亲会寿元未尽就因病身死,就是因为被人暗中下了慢性毒药所致。不过,她的母亲当初也只是怀疑是邵广淑给她下毒,却没有证据。因为她的体内并无中毒的痕迹。

    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得了重病,修为扛不过去死的。

    司徒爱静一直谨记母亲临死前的话,小心应对着邵广淑母女两个,凡事隐忍,平时胆小如鼠,行事畏畏缩缩。一直到萧山出现。

    萧山曾不止一次讥讽过司徒爱静的胆小懦弱。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司徒爱静大受刺激,将母亲临死前的嘱咐忘在了脑后,开始挑衅司徒爱晴。

    司徒爱晴见一直对自己忍让的妹妹性子突然变了。而且还觊觎爱恋她的萧山,心中就对她动了杀机。

    可是,司徒爱静终究是司徒氏嫡系的弟子,而且。因为修为低下,她连家门都很少出。家里人多眼杂。何况父亲和祖父也时常拿灵识暗中扫视园中,万一被他们现自己对妹妹不轨,岂不是麻烦?

    要知道邵广淑可是费尽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将司徒爱静的母亲弄死。可是,她可等不了这么久,必须让司徒爱静尽快在自己眼前消失。

    正巧这个时候。她那个暗中拜来的师父江中秀就传讯给她,让她物色一个天赋好的肉身。以供她夺舍。司徒爱晴一想正好。这一天一大早,她就好心地拉上司徒爱静出了家门,说是往坊市去逛街。

    司徒爱静平时一直提防着司徒爱晴,但,想她今天当着父亲和众人的面拉着她一起出来,断不会让她出什么变故。不然司徒爱晴有八张嘴也说不清。

    而且,姐姐好心且盛情相邀,分明是想拉近两姐妹的关系,想让二人因为萧山惹来的不快烟消云散,她若不去,怕是连父亲那关都过不了。

    于是,在父亲严厉的目光下,她终是跟着姐姐出了门。

    司徒爱晴拉着司徒爱静,起初确实在坊市转了一圈,待天色渐晚,就拉着妹妹往家走。中途到了没什么人的偏僻地界,她又说天边的夕阳漂亮,便硬是拉着司徒爱静往城外林子中走。

    司徒爱静修为照她差着好几个层次,被她拉着,根本就挣脱不开。她几次想要质问司徒爱晴到底想怎样,结果,又被司徒爱晴的法术所制,根本就出不了声。

    所以,直到司徒爱静被司徒爱晴强拉着出城,街道上的路人看到的,也都是两个好姐妹相携着一起出城玩儿去了,根本就看不出司徒爱静被司徒爱晴胁迫。

    到了城效秘林,司徒爱晴拉着司徒爱静假装误闯入一个法阵……这实际上是江中秀为了自己闭关所设置的极厉害的法阵,法阵内就是江中秀暂时避居的洞府。

    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司徒爱晴已经打好招呼,所以江中秀一早就知道司徒爱静是个极阴之体,只要修炼度上来,再讨好一下司徒岩,就有可能将司徒氏那部祖传的极阴功法弄来修炼,自然对司徒爱静这个肉身没什么意见。

    司徒爱静一个小小的炼气二层修士,遇到江中秀这个筑基大圆满修士的灵魂,哪里是对手?三下五除二,灵魂就被江中秀的灵魂吞吃了大半,根本无法再存活。

    但是,她心里极怨极恨,也极悔。

    怨恨的是,她与司徒爱晴本是亲姐妹,可是这些年来,司徒爱晴对她从来没有过任何真正的姐妹情;

    还有她的母亲也是被司徒爱晴的母亲所害,她虽然不时地就想,有朝一日能为母亲报仇就好了,可是,又记着母亲临死前的嘱咐,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不要为报仇而丢了性命。

    可现如今,她还是丢了性命,结果母亲的仇仍旧未报。

    她所悔的,就是自己这些年来,为什么这样懦弱,这样胆小?为什么就不能将胆子放开一点儿,去奋斗争取,去努力拼搏?就算父亲不肯传授她那部家传的极阴功法,她也不应该自暴自弃啊!

    如果她过去的这些年,能够好好努力,现在的结果是否能够改变呢?

    她心有执念,不甘心就这样被江中秀的灵魂完全吞噬掉,一心想要替自己和母亲报仇,揭露邵广淑和司徒爱晴母女两的真面目,同时,也希望萧山不要再被司徒爱晴欺骗,变成父亲司徒岩那样,明明是个修为不低的强者,却有许多事都被邵广淑暗中操控着。

    林听雨就在这种情况下穿越过来了。她穿越过来的这个时间段,真有点不是时候,正是江中秀快要将司徒爱静吞噬干净的当口。

    而且,江中秀还这么强,林听雨的精神力修炼了这么久,也就是和她的灵魂强度将将持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