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1 夺舍(七)
    司徒爱晴关切地道:“哦?身体不适?可让清长老看过?你既然病着,身边更需要一个人照顾,先打开门让姐姐看看吧。”

    司徒爱敏听出司徒爱晴执意要她开门进屋,心中疑惑顿生,担心刚才那个提醒的声音所说的是真,更加不敢开门了。

    她道:“姐姐放心吧,我先前已经传讯给清长老,让她来我这里,帮我看看病情,也不知是修炼出了茬子还是怎么着,我行进有些困难,所以暂时无法给姐姐开门。

    这样好了,若是姐姐实在放心不下我,就请在门口稍待,待清长老一会儿到来,由她破解了我设置在门口的法阵,你就可以进来了。”

    说到这里,她无比庆幸自己平时行事的谨慎,就算是在家里修炼,也习惯在门口和床周围摆下防护法阵,以保证自己修炼时不被他人打扰。

    “哦,这样啊。”司徒爱晴的声音顿了片刻,“那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了,待会儿清长老到来,我与她一同进入。”

    她这么一说,司徒爱敏又有些狐疑起来。司徒爱晴若是真的带着灵魂夺舍她而来,此时应该会转身离去才对,断不可能同意与司徒清长老一同进入她的房间。

    “她已经借灵识探出你在室内的情况,根本无恙,知道你在骗她呢。”此时,方才那道提醒的声音又再她的耳畔响起,令司徒爱敏再度震了震。

    司徒爱敏焦急不已。她到底只有十九岁,从小到大,又只是专注修行,不象司徒爱晴那般从小就被邵广淑调教心机深沉,此时不免有些心慌意乱。

    但是。她修行十几年,心志弥坚,并未完全的手足无措,猛然想起一事,传音说道:“司徒爱晴的修为只比我高出两层,灵识怎么可能探到我所设的法阵之内?”

    言外之意,她觉得林听雨对她的提醒。未必是事实。要知道她在门口和床边摆出的这两套法阵。当可抵挡住炼气大圆满的强者灵识。司徒爱晴只有炼气七层,初入炼气后期,不可能探到法阵内的情况。

    林听雨仍旧以精神力传音:“你不要忘记。她身上还有另外一个灵魂。她的灵识虽然无法探到法阵之内,可是另外一个灵魂生前乃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灵魂之强大,高出你不知多少。她的灵识早就深入法阵之内,将你的一举一动探得明白。”

    司徒爱敏听到这里。额头的冷汗不禁流了下来。

    “你何不真的传讯司徒清长老,她若到来,就算是你打开门让她们进入,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林听雨又道。话音落,她突地又想起司徒爱静的母亲,到底是因毒而死还是因病而死。实在耐人琢磨。

    当初给司待爱静母亲诊断的似乎就是这个司徒清呢。

    想到这里,林听雨便又说道:“司徒爱敏。你虽是旁系弟子,但三长老司徒浩是你亲叔叔,此时,你不妨传讯于他,让他赶来这里看看。”

    司徒爱敏沉吟了一会儿,终于拿出一张传讯纸鹤,打算传讯给司徒浩。

    却听林听雨又再说道:“你这只纸鹤,飞出去会被人截去,就没有传讯玉牌么?”

    司徒爱敏无奈道:“传讯玉牌的炼制成本可是远远高于传讯纸鹤,我一个旁系弟子,哪有那东西?”

    林听雨一听也有些无奈。敢情昨晚司徒爱晴拿出的那个传讯玉牌不是人人都能用得起啊!

    “罢了,你就用传讯纸鹤吧,你且看看它是不是会被人半路截走,就知道今日我与你说的是真是假了。”林听雨道,“我会另用秘法联系司徒浩,让他来相助于你。”

    那司徒爱敏一听顿时喜道:“多谢前辈相助。”

    林听雨无奈苦笑一声,道:“我不是什么前辈。再说,此次助你,也不过是想救我自己。”

    司徒爱敏心想这位前辈会好心提点自己,令自己免于被夺舍的厄运,必定是有什么事要她去做。她倒是个心思通透的人,当下不再多说,立刻传出一张纸鹤,从窗口放了出去。

    她在放出传讯纸鹤之前,将一滴血滴在纸鹤之上,与之建立了心识联系。她感应到,自己这只纸鹤,果然飞到中途,就断了与自己的心识联系,当是真的被人给截了。

    “妹妹,清长老已经来了,你且莫急,她说她这就想法子破了这里的法阵,来医治你。”司徒爱晴的声音突兀地又再门口响起。

    接着,便听一女子又道:“爱敏,你且静下心来,千万不可再运转灵气,待我检查过你的身体,看是否能为你梳理经脉,再做决定。”

    听声音,正是族中的医者司徒清。

    司徒爱敏心头骇然一震,她刚才只放出一张纸鹤,是联系司徒浩的,根本就不曾联系司徒清。刚才她跟司徒爱晴说请了司徒清长老到来,其实只是诳司徒爱晴而已。

    司徒清因何会到来?

    林听雨的精神力探到这里生的一切,心中冷笑,暗道:“这个司徒清恐怕真的有问题。”

    司徒爱敏根本就没有召唤司徒清,司徒清之所以会到来,自然是司徒爱晴叫来的。司徒爱晴破不了司徒爱敏在门口和床边设置的法阵,只能叫族中的强者来帮忙。

    而她此次来,是为帮助师父江中秀夺舍司徒爱敏,找来帮忙的,肯定是她极为信得过的人。司徒清居然在这个时候被她叫来,可见司徒清与她们这一对母女的关系绝对非同小可。

    “清妹,出了什么事?爱敏到底怎么了?”

    司徒清正在门口破阵的功夫,司徒浩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令得司徒爱敏吊着的心徒的一松。

    “我刚才来找爱敏,她说可能是修炼出了茬子。”司徒爱晴赶忙解释,“所以,我赶紧找来清长老,打算破开爱敏妹子安排在这里的法阵,进入屋内给爱敏检查医治。”

    “哦,多谢清妹和爱晴侄女,爱敏交给我就好了。你们还是赶紧回去修炼吧,这里就不麻烦你们了。”司徒浩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