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4 夺舍(十)
    “这个萧小姐,在萧氏族中的地位之然,并不亚于她的哥哥萧山,你们且小心对待,不得有半点失礼之处。现在已经无事了,就各自散去吧。”

    司徒风说完,便先行起身离去。

    厅中除了林听雨和司徒爱晴这两个嫡系的女儿,还有几个嫡系的男弟子,早就脑袋扎在一块,低声议论那个样貌好不精致的萧可莹呢,此时听家主说散去,立刻呜啦一声,跑出去了。

    林听雨也是转身朝厅外走去,忽地就听司徒爱晴又在与那江中秀灵识传音。

    “师父,你很喜欢萧可莹这副身体?”

    “什么?师父,这么一会儿功夫,您已经探查到,她的身体很适合修炼那部《冰绝神功》?比司徒爱静的极阴之体更适合吗?”

    “好,我知道了。回去后我就将师父夺舍一事禀报母亲,让她和清长老一起相助师父,成功夺舍。”

    林听雨心中一动:“《冰绝神功》?听到司徒爱晴提起它时的语气,貌似此功法比较适合司徒爱静的极阴之体修炼哦。

    呃,昨日司徒清不就让她将江中秀夺舍萧可莹一事告诉邵广淑么?她一直没说,直到现在才想到要回去禀报邵广淑,看来一直犹豫着。

    她现在才下定决心助江中秀夺舍萧可莹,是不是觉得萧可莹对她的态度令她很不爽啊?”

    不知道这部《冰绝神功》现在是在司徒爱晴的身体,还是在江中秀的灵魂记忆中?

    想到这里,林听雨壮着胆子利用精神力干扰了一下司徒爱晴。

    因为那个江中秀的灵识强度与她的精神力强度差不多,林听雨并不敢轻易放出精神力去干扰司徒爱晴,怕被江中秀捕捉到她的精神力。

    不过。现在为了那部《冰绝神功》,她不得不冒险一试。但她也谨慎得很,只是在与司徒爱晴相错而过时稍微干扰一下,套出此部功法的下落即可。

    两人离得近,就算她的精神力探出去,但只是在司徒爱晴的脑中晃一下立刻就收了回来,那江中秀灵魂终究因为在司徒爱静体内与林听雨精神力一战而有所亏损。所以。其灵识未必就能现。

    司徒爱晴道:“师父,徒儿曾不止一次听您提起过那部《冰绝神功》,它真有那么厉害么?难道说。比我司徒氏祖上传下来的那部适合极阴之体修行的阴寒属性功法《寒玉心经》还要更高深强大?”

    在林听雨精神力干扰之下,司徒爱晴没有在与江中秀交谈时直接说出那部《冰绝神功》的下落,说明此物并不在司徒爱晴的手上。

    这样看来,它必定是在江中秀的记忆里。

    江中秀肉身已失。储物袋什么的,早就到了司徒爱晴手上。若是《冰绝神功》在司徒爱晴手上。林听雨琢磨着或许可以利用精神力干扰,让司徒爱晴交此部功法乖乖地交给她。

    不过,现在看来,这事怕是有点麻烦。她得想办法去探取江中秀灵魂中的记忆了。

    也不知江中秀说了什么。司徒爱晴又再说道:“原来如此。”

    大概是在听江中秀说话,那司徒爱晴停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师父不必心急。成功夺舍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后再传授徒儿这部《冰绝神功》便可。师父夺舍之后。身、魂尚需一段时间的融合,徒儿想要学习功法,也不急于这一时。”

    林听雨心中微动,会不会江中秀怕司徒爱晴在夺舍一事中不卖力气,所以,江中秀说要传授她《冰绝神功》?不过,听起来,似乎并不是现在传授。

    林听雨猜测,江中秀应该是想以此部功法为诱饵,或者说是奖励,让司徒爱晴好好助她夺舍;那么,传授此部功法,也必定是在江中秀成功夺舍萧可莹之后了。

    林听雨决定暂时静观其变。

    若是江中秀在夺舍后将《冰绝神功》传授给司徒爱晴,她就可寻机借精神力从司徒爱晴的记忆中将这部功法给探来。

    而江中秀在夺舍后肯定需要一段时间的修行,才能真正融合新的肉身。她可以在这段时间内想办法将江中秀夺舍萧可莹的消息透露出去,再在萧山那里捅上一把火,司徒爱晴和邵广淑多半就要吃不了多兜着走了。

    不过,江中秀成功夺舍萧可莹之后,肯定会让司徒爱晴又多一强大助力,这点则是林听雨非常不想看到的。

    若是她在江中秀融合肉身之前成功借萧可莹被夺舍一事击垮邵广淑和司徒爱晴这对母女,那么,她将来的日子可能就比较难过了。

    她坚信,那江中秀在夺舍成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除掉她,也就是司徒爱静。

    接下来的日子,林听雨就利用精神力关注着外面的情况,萧可莹活泼开朗,再加上那精致的萝莉面庞,本来是个非常讨人喜爱的小姑娘。但是,她那强烈的恋兄癖,着实让司徒爱晴倒尽了胃口。

    起初,司徒爱晴还在努力地讨好萧可莹的。可是,她现,无论她怎样讨好、接近萧可莹,萧可莹都不领情,而且,还老是打扰司徒爱晴与萧山的好事。

    眼见司徒爱晴多次努力无果,她的母亲邵广淑终于出马了。

    这是萧可莹到司徒府的第三天。别怪司徒爱晴她们心急,要知道江中秀的灵魂脱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寻找到合适的肉身夺舍,对于她的灵魂将会大大不利。

    邵广淑身为长辈,萧可莹大概是觉得这个女人不可能夺走她的哥哥萧山,对她的防备和反感就不象对司徒爱晴那样强烈。

    更何况,除了在她第一天到司徒府来时曾经由家主介绍见过一次邵广淑之外,这两天她都没见过邵广淑,对没怎么接触过的人,自然谈不上喜恶。

    “萧小姐,快来。”

    邵广淑在园子里的假山旁边看到萧可莹正拉着她的大哥萧山,在那里比划着招式,看样子似乎是在和大哥讨论御器攻防法术,便冲萧可莹喊了一声,还亲热地举起手来朝她招了招。

    “婶子叫我什么事?”萧可莹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