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75 夺舍(十一)
    邵广淑温和笑道:“早晨我门中小辈弟子曾在剿果山寻了许多新鲜的千眼灵果,家主房里留下一些,余下的就吩咐我,将它们分给族中各小辈。

    这些灵果可以帮助排除体内毒素,增益功体,可能萧小姐以前在家中也常吃的。只不过在我们家里,这千眼灵果到底也算是个稀罕物,方才我刚刚亲自送了几颗到你屋里。”

    萧可莹一听有千眼灵果送到自己房中,瞪大了眼睛惊喜道:“婶子,你说得的是真的?是千眼灵果?”

    邵广淑有些犹豫起来,道:“这,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千眼灵果,但家主既然说它是千眼灵果,想来是不差的。”

    萧可莹喜道:“太好了,千眼灵果很难得的,我在家中也只是每月才能分到几颗。”

    萧山笑道:“婶子,你不会这么偏心,只给可莹屋里送去,我屋里却没有吧。”

    邵广淑忙道:“哪儿能呢。我叫萧小姐,其实还有一件事找她呢。”

    萧山奇道:“什么事?”

    邵广淑道:“前日里我父亲炼出了几件灵器,分了我两件。其中有一件是个簪,本来我是很喜欢的,可是此物乃是冰基炼制而成,天然的冰属性,与我和爱晴的属性都不搭。

    此物,本是我特意求爹爹打造,那冰基还是我费尽心力寻来的呢。原打算将它送给娘家侄子媳妇的,她是冰灵根,要结亲了,我这个未来姑姑不能什么也不送不是?

    谁知道那两个孩子不知为什么吵翻了,说什么也不肯再结这门亲事。我爹和未来庆家无奈,只得商量着把将这门亲事给撤了。

    结果,这冰基炼制成的簪灵器就压在我手里啦。我听说萧小姐是冰灵根,这簪品阶虽然不怎么高,萧小姐出身大族未必能看得上,但,我想着它样子好看。萧小姐就算不用它来作攻防灵器用。只是戴在头上装饰,也好过搁在我手里毫无用处。”

    萧山呵呵笑道:“原来婶子是另有宝贝送给可莹啊。”他立刻转向萧可莹,嗔笑道:“可莹。你看看,你一来,别人就全都宠着你了,这个宝贝那个宝贝都给你。我却是没人理了。”

    说到最后。他还一脸无奈兼丧气地叹了口气。

    萧可莹有些得意地哼了一声,就兴高采烈地跟着邵广淑走了。

    林听雨心知大戏就要上演。赶紧用精神力盯住他们,不敢有丝毫放松。

    邵广淑将萧可莹带到了自己的居所。

    萧可莹现,这里除了司徒爱晴之外,另外一个司徒氏的长老司徒清也在。看那样子,似乎正在传授司徒爱晴药理医术。

    “嫂子,你怎么把萧小姐找来了?可是有事?”司徒清笑问。

    邵广淑道:“是啊。有个簪子型的冰属性灵器,我们都用不上。正打算拿给萧小姐瞧瞧。她要是喜欢就送给她。”

    司徒爱晴故作惊奇地问:“可是外公炼制的那个四品冰属性灵器?”

    邵广淑道:“可不是。不然你以为我哪还有别的冰属性灵器?”

    双方对话,听起来一点破绽与无,端的是天衣无缝。可是,这三个女人间的眉来眼去,却是丝毫没有逃过林听雨的精神力。

    “这三个女人,磨叽什么?直接把屋门一关,让江中秀赶紧夺舍不就完了。”林听雨心道。

    却见邵广淑将萧可莹领进自己的房间,在硕大的妆台下面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锦盒,打了开来,递给萧可莹,笑道:“你看看,可喜欢此物?”

    林听雨的精神力都能感觉到那锦盒中的灵器透出的冰寒气息,可见这件灵器的品阶绝对不低。

    盒中所放之物,乃是一个银白色的凤簪,雕刻得极为传神细致,两颗凤眼想来也非是凡物,从上面可以感觉出晶莹剔透的冰灵气。

    此物,萧可莹一见就爱不释手,大喜道:“这只簪子还真是漂亮。”

    邵广淑道:“那还用说。这可是我亲自画的样儿交给父亲,让他老人家去炼制的。”

    “娘,娘,清长老上回拿来的灵药您放在哪儿了?”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司徒爱晴的呼唤声。

    邵广淑道:“萧小姐,你先看着,我去去就来。”

    萧可莹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邵广淑转身出了房间。

    她前脚刚一走,妆台那面大镜子里突兀地就飞出一个光球,直扑萧可莹面门。

    林听雨的心不自觉吊了起来,也不知是希望看到江中秀成功夺舍还是不希望。

    可是,只听萧可莹“啊”的惊呼一声,在她身上绽放出一道白光,竟是将那个扑射她面门的灵魂光球给挡了开去。

    那光球,也就是江中秀的灵魂被弹回到大镜子上,可是不甘心地又再朝萧可莹面门扑射过去。

    先前,萧可莹是没有任何防备,才被这个灵魂成功近身,但她身上不知有什么异宝,竟然可以自动支起防护罩护主,是以亮起一道白光,将那灵魂挡开。

    但此时萧可莹已经有了防备,岂会再让那个灵魂近身,好夺舍自己?

    林听雨暗暗惊叹,这修仙界中的大家族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般,且不说修为怎样,单单这身上各种攻防的宝物都远较普通的修士强得多,种类花样也多得多。

    萧可莹已经御起颈上的一条项链,化成一条银锁链,朝那二度扑射过来的灵魂鞭甩过去。

    江中秀生前虽然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但此时失去肉身,灵魂虽然因着秘法没有立时散去,却也是虚弱无比。再者萧可莹的那条项链看起来也厉害得紧。

    这一催动鞭甩,灵魂光球竟是没有成功躲开,被那项链所化的银锁链甩中,整个光球顿时锐减了两大圈,从原来的拳头大化,变成只有半个拳头大小了。

    外面的邵广淑和司徒清听到室内的动静,已经推门奔了进来,看到室内的情况脸上都现出惊色。

    与此同时……

    “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

    她们二人异口同声地问。

    而司徒爱晴则一脸惊恐地道:“哎呀,娘,清长老,那……那是个什么怪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