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228 金矿(粉红二十五加更)
    “你得快点儿,我要洗澡。”林听雨催促了一句。

    展拓冷哼了一声,道:“是啊,昨天早晨也不知道弄了多久,竟然一觉睡到今天下午。女人,你是不是**得太久,需要找人安慰一下?”

    林听雨瞪视着他,说她昨天**不是**,而是因为身体被改造太难受了?她才没那么傻。估计就算跟展拓说了实话,他也不会信。

    所谓沉默是金,她不置可否,转身走出洗手间。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象刚才那样,嗖的一下就窜出窜进的,将度尽量放慢再放慢……

    “小姐,你太空行走么?走得这么慢,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出去啊?”展拓慵懒又充满嘲讽的说道。

    好想甩他一巴掌有没有?林听雨心道,粉拳暗暗握紧,稍稍加快了一些度。

    还好,这次度终于正常了。

    她走出洗手间,就听洗手间的门嘎吧一声被上了锁。

    “展拓,你昨天……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我的房间?”林听雨问,很想知道昨天出现在她床边、为她梳理经脉的那个人是谁。

    要是没有这个人帮她,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捱得过身体改造所带来的痛苦。

    能够在那个时间出现在她身边,此人对她的事肯定清楚非常,而且必定还拥有很神奇的能力。

    她怀疑这个人很可能是花花世界里的人。

    可是,在花花世界,她只见过土地公和土地婆两个人,一看他们两人的身高,林听雨就能确定。昨天床边那个高大的男子绝对不是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

    那么,会不会是那两个土地口中所说的“神者”呢?

    “你的房间一直在里面反锁着,谁进得去?”展拓冷冷说道,冲了厕所后就开门走了出来。

    “我没去上班,公司里有没有人来电话找我?”林听雨又问。

    展拓道:“这个我怎么知道?你应该看你自己手机吧。”

    林听雨一想也是。刚才她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几个未接来电,不过当时急着洗澡。所以并没细看那几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忽听展拓又道:“昨天见你到中午都没出来。我就给你公司去了个电话,替你请了几天假。”

    林听雨微微一笑,心说:“这个展拓。有时候还真是懂事啊。”忽又觉得哪里不对,奇道:“几天?”

    展拓道:“也就半个月。”

    “半个月?”林听雨大呼。拜托,就算知道她睡过头,常理下。展拓给她请一两天假就到头了,用得着请半个月假吗?

    展拓道:“其实。我想让他们给你办停薪留职来的,又想这事得跟你商量一下,所以,就先给你请了半个月的假。”

    林听雨按捺下心头的怒火。道:“展少爷,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要歇这么多天么?又或者。为什么你觉得我有必要办停薪留职?”

    展拓道:“我打算到南方去渡假,大概要十天半个月左右吧。而且回来之后。还有一系列的活动,时间可能会拖一两个月。”

    林听雨有些抓狂,道:“你去渡假,你去搞一系列活动,为什么要我请假?”

    展拓道:“我去渡假,你也要去。回来后的活动,你也要参加。”

    林听雨一张脸僵硬僵硬的,质问道:“为什么?”

    展拓道:“不为什么。你要是不听话,就不要想在展氏继续干下去。”

    靠,居然敢威胁我?林听雨直接一拖拉板儿朝展拓脑袋砸了过去,吼道:“老娘这就不干了,我看你还能拿什么威胁我。”

    展拓及时地躲了开去,悠哉游哉地道:“这次我去南方是去考察一座金矿的,本来想着拉你入股,不过,看样子你并没兴趣,那就算了。”

    “金金金……矿?”林听雨听得心肝都颤了一下,“喂,等一下。”见展拓要回他自己的房间去,她立刻上前把他拉住,那只被她丢出去的拖拉板也重新回到了她脚上。

    “想详谈先去洗澡吧,这一身味儿啊!”展拓一脸嫌恶地皱眉说道。

    听展拓谈完了明天一起去南方的事,林听雨回到房间,拿起手机去看那几个未接来电,惊讶地现,几个未接来电显示的来电话的人居然只有一个。

    楚飞?!

    “这家伙这么急着找我干什么?”林听雨心中纳闷,犹豫了一下,把手机往床头上一扔。现在,她和楚飞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不想再和这个无情无义的人有什么瓜葛,大家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喂,林听雨,你都睡了两天了,还想偷懒到什么时候?我可是吃了两天泡面啦。”展拓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传来。

    我是你的保姆么?林听雨不愤地想,身子一仰,倒在了床上。

    “如果你不想做饭,那以后的饭菜钱我可一分都不掏了。”展拓又道。

    林听雨噌的一下起身,并且已经一阵风一样地到了门口,打开房门,挤出一脸笑容,道:“急什么,我一会儿就做饭,你先去买菜。”

    展拓道:“昨天买的菜还在冰箱里放着。”

    。

    考察完展拓所说的金矿之后,林听雨跟着展拓一起住进了一家五星级宾馆。

    “喂,这宾馆住上一天很贵吧!”看着宾馆内的各种豪华,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它一点不为过,林听雨忍不住在展拓旁边低声说道。

    展拓无奈道:“放心啦,这次出行的费用都由我来出,不会让你花一分钱的。”

    虽然听他这么说,林听雨稍稍放心了,可是,她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她和展拓,就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一块搭伙吃饭已经很容易让人误会了。现在展拓居然还要拉着她一起投资矿山生意?

    “展拓……”她本来想问问展拓,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她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而天上掉馅饼的事,一旦出现,恐怕背后所隐藏的,不是诈骗就是顶级诈骗。

    所以,她心里很有些不安。

    可是以展拓的身家背景,跑来诈骗她一个穷**丝女,有必要么?是展拓闲得没事干还是怎么?(未完待续)